施明德控美麗島律師團「誰不是特務」 蘇貞昌:我一生坦蕩可受公評

·4 分鐘 (閱讀時間)

黃國書線民案延燒,而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證實,首任黨主席江鵬堅生前曾坦白自己是調查局特務,並指控駐日代表謝長廷也具特務身分,謝長廷則駁斥施明德說法,雙方各說各話、隔空交戰。施明德21日也再發文質疑蔡政府的轉型正義,並指控美麗島辯護律師多具有特務身分。

施明德引妻子陳嘉君的話「呂秀蓮表示,除了她的哥哥呂傳勝,所有的辯護律師他都不相信」他也說道,美麗島辯護律師誰不是特務?而不是問誰是?所有的辯護律師裡,我只認識尤清,他是我的初中同學。言下之意直指除尤清、呂傳勝外,其餘美麗島辯護律師皆是特務。

施明德接著提及行政院對此的回應「大家都知道美麗島事件是發生在戒嚴時期白色恐怖氣圍底下所發生的民主運動,以當年來講,敢挺身為民主運動辯護的勇氣與堅持,及辯護律師與被告的關係如何,這幾十年來已累積非常多的報導。」

施明德直言,行政院沒有揭露核心問題,並以「敢挺身為民主運動辯護的勇氣和堅持⋯⋯。」形容這15名律師,再度加冕,令他深感不齒。而作為當年坐在被告席上,被唯一判死刑的當事人之一,必須説一句真話「所有辯護律師,沒有一位在法庭上替民主運動辯護。一句都沒有!」

憶及當時狀況「所有辯護律師都只是針對當事人,像平凡律師一樣,在法律範圍內進行辯護,請求減刑,免刑」而答辯詞、狀,沒有一句涉及台灣民主運動的辯護。

至於「什麼是勇氣和堅持?」則要看那些律師,有沒有其他身份。施明德諷刺,若該律師同時具有特務身份,只需坐收律師費,及等待其長官的後謝外,哪裡需要勇氣?

而堅持又是什麼?「當年這15名律師都不是美麗島政團的參與者,是台灣民主運動完全的陌生者。他們主張過什麼?」施明德強調,堅持,必須付出代價,而政院發言人羅秉成口中的勇氣和堅持,如此輕桃、亷價,「憑什麼誤導現代人,替這些律師們戴上桂冠?」

施明德說,江鵬堅生前向他自白,承認自己身具調查員身分。反觀蔡政府駐日大使謝長廷的特務身份40多年來,被懷疑、披露、證實等紛擾不斷。一生打著「美麗島義務辯護律師」這塊招牌,欺世盜名,登權力頂峰、享榮華富貴,對名譽問題,卻數十年如一日,巧言狡辯,朦混一生,令民進黨的黨譽、黨魂及政府,深深蒙垢。

施明德質問「蔡政府一手掌握政權,一手掌握歷史真相的鑰匙,不好好正派轉型正義,還盲目為其護航?為什麼羅秉成不依轉型正義原則,慎重清查律師們當年的真實身分,就輕率地替他們抹粉點胭脂?」

「這就是蔡政府的轉型正義,一切依利害關係定論嗎?」施明德認為,轉型正義不是在清算、報復,而是在追求真相的過程中,尋求和解與寬恕,而蔡政府的促轉會處處顯露針對性、權謀性和選擇性。

促轉會開放閱覽檔案的第一批人,竟是毫無政治受害苦難的年輕野百合學運人士?為何到現在還不讓深受苦難又行將就木的人,去舔舔他們流過的血與淚?最後,施明德問「為什麼我的同案被告陳菊,早已看完他的檔案,迄今卻還不准我看檔案?是因為我關太久,太卑微嗎?還是因為她官大嗎?」權力不能服人,唯有公義。

而同為當時美麗島辯護律師的行政院長蘇貞昌,22日上午回應「我一生坦蕩,備受檢驗,可受公評」他說,當年的辯護律師群其實都非常年輕,有家有小,國民黨放話說誰敢為叛徒辯護,誰就是叛徒的同路人,但這些年輕律師們仍第一次登記軍法辯護、站上軍事法庭。

蘇貞昌表示,當時藉由在法庭辯護的過程,讓被告的主張、信仰、奮鬥得以讓國內外非常清楚,一字一句地顯露出來,推開國民黨掩蓋的真相及謊言,激起海內外民主同伴的浪潮,推開民主的大門,事證俱在,可供檢驗。

更多上報內容:

10月已派168架! 中國殲-16、殲-11又來煩我西南空域

民進黨版修憲6大共識 擬廢考監院、立法院設國家人權委員會

家樂福併購超市向供貨商強索開幕贊助費 公平會認定違法罰150萬

更多相關新聞
施明德:美麗島律師誰不是特務?
呂秀蓮:美麗島男性共同和一隻「粉紅色蟑螂」私交甚密
鄰居、同事都是特務 呂秀蓮分享往事「背脊發涼」
線民風暴延燒 促轉會:轉型正義必經陣痛期
綠轉型舊帳遭揭露 政黨惡鬥不利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