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自白】台灣早已是獨立國家 兩個中國也是台獨

王怡蓁
上報

正在潛心撰寫回憶錄的施明德,仍然關心政治現狀。從他兩次入獄,長達25年的時間,都是為了爭取台灣獨立。以現狀來說,他認為台灣早已是個獨立的國家,無論是什麼名稱、什麼形式,都沒關係,兩個中國也是台獨。

「國家獨立」跟「國際承認」是兩回事

施明德指出,「政府、人民、領土、主權」是一個國家存在的要件。國號、國歌跟是不是一個國家無關,國際承認與否也跟是不是一個國家無關。他說獨立跟承認是兩件事,承認是國家已經存在,國際上只是追認這個國家的存在,而不是突然要創造一個國家,所以如果沒有國家先存在,國際沒辦法承認。他用一個例子來比喻:「就像一個大肚子的女人,要去戶政事務所報戶口,你孩子都還沒生出來要怎麼報?要先生出來啊。」他說有些獨派人士一方面說台灣還沒獨立,一方面又說要加入聯合國,他認為這很矛盾,還直喊簡直「肖人」。

在統獨議題上,施明德認為台灣早已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他說,只要結束外來的殖民統治,權力來源由人民合法選出的政府,台灣的命運不被外國決定命運,就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這就是台獨。他認為,無論什麼樣的政治形式,名字叫台灣也可以,不一定是台灣共和國,兩個中國也是台獨啊。

施明德表示,他二次在牢裡很重要的決定,都是關於台灣的復國運動,他受到猶太人復國運動的影響很深。他提到1895年,台灣也有過台灣民主國,在與日本交戰下,台灣死了幾萬人,那是慘烈的戰爭,他說日本在戰敗撤出台灣後,主權應該交給台灣民主國才對。但他也提到,有人會質疑台灣民主國那時不存在,他表示以色列也是2000年以後才建國,他認為這些就是歷史事實。

談到「天然獨」,施明德說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不是馬英九發明的,而是美國學者李侃如在中程協議提出。他說自己還是民進黨黨主席時,曾跟國民黨說,不武這點很重要,因為他認為他們不能透支後代的決定權,如果能維持不戰不和五十年,而五十年過後,仍可以開放地決定,就讓後代自己去決定未來。他甚至直指,「不統、不獨、不武」就是「獨」啊。

施明德不但指出,馬英九所謂的「不統、不獨、不武」不是由他所發明,更直指其內涵就是「台獨」。(攝影:李昆翰)

左批藍「親中無恥」 右批綠「排除異己」

談到兩岸議題時,施明德長嘆了一口氣,他說,他有看法,但他正在寫書,實在不想講太多。施明德說,他對國際事務的啟蒙來自兒時讀報,小時候,他每天讀報給臥病的父親聽,父親再向他解釋,從核彈議題談到韓戰,讀了一年的報紙,也奠定了他對國際事務的了解。

談到兩岸,他先批評國民黨。他認為某些國民黨人士從過去的趕盡殺絕、消滅中共的態度,到現在去抱中國大腿,他表示這是很無恥的行為。他說這些人想利用中共的力量,取得台灣政權,他反問,難道中國會不知道?相反的,他說如果中國跟民黨聯手取得台灣政權,就等於是在提醒台灣人中國也會像過去的國民黨一樣壓迫人民。

而他認為民進黨在面對中國或台灣的反對力量時,總是「畫個圈圈排除反對力量」,他說應該是「畫個圈圈有你在內」才對。他解釋:「早就有人住在台灣,土地不是你的,是早就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的。」針對民進黨,施明德說他早在陳水扁執政時就提醒過陳水扁,「戰要有膽,如果要戰就必然有死傷;和要有量,和解要有肚量;拖要有智,有些事沒辦法馬上解決,怎麼拖就要有智慧」,但現在的民進黨在處理朝野問題和兩岸問題時看起來都不具備以上三點。

談到兩岸,施明德先批評國民黨,認為某些國民黨人士從過去的趕盡殺絕、消滅中共的態度,到現在去抱中國大腿,是很無恥的行為。(翻攝自《CCTV》)

感嘆台灣淪「萬年選舉國」 施明德:應該改內閣制

施明德表示,政黨口號淪為選舉道具,台灣好像「萬年選舉國」,選完六都,選總統,永遠在選舉,因此,他建議應該改成內閣制。他認為沒有一個總統一上任就會做事,但總統權力過大的情況下,大家搶著逢迎拍馬,應該像內閣制,有問題就負責任下台。他還提到現在的國會中充斥著三四流的人,如果改為內閣制,首長必須由國會中產生,一流的人勢必要擠入國會,就輪不到那些後面的人。他嘆道,執政黨在處理兩岸問題時,只剩選舉考量了。

更多上報內容:

【有片】2018萬華創意街區翻新老記憶 十二大主題活動帶你探索古今艋舺

【影音】「像帶著火焰的手榴彈」 希臘野火焚城釀至少60死

《大家論壇》剝削視角:網路業者、消費者關係 如中世紀領主與農奴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