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中國十年,我為什麼回台灣?

政事觀察站
旅居中國十年,我為什麼回台灣?
旅居中國十年,我為什麼回台灣?

作者:瑞秋/換日線專欄

灣的不少主流媒體,從十多年前鎮日報導「大陸多窮多爛、民眾隨地便溺多沒水準⋯⋯」等;到現在卻整天放送「大陸經濟多麼發達,樓蓋得多高、生活多麼便利、科技多麽先進⋯⋯」彷彿只要人到了對岸發展,就能坐擁遍地黃金。

於是,很多人質疑起旅居對岸十年的我:「為什麼要回來?」

首先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很簡單:「個人選擇,干卿底事?」(也就是「老子高興你管得著嗎?」的意思)
再來第二點,也是促成我撰寫此篇文章的原因:台灣某些大媒體「低能化」、「同質化」的「單一角度」新聞,內容水準快要連大陸一個稍具影響力的微信公眾號都不如,讓我實在看不下去。

比方說:昨天看了一篇以前聽都沒聽過的一個「公眾號」發的文章,抗議最近北京政府要禁止所有媒體提到「同性戀」——這篇文章從歷史、政治、社會、人文多個角度深度分析,精彩又具說服力。網址在此:

但很可惜剛剛再確認一下,本文已經「因違規而無法查看」。(下圖為本文截圖)

旅居中國十年,我為什麼回台灣?
旅居中國十年,我為什麼回台灣?

中國大陸「有錢」的背後:社會動蕩不安、暗潮洶湧


相較之下,台灣的新聞媒體,擁有近乎絕對的自由,但偌大的傳播機構報個新聞,卻常是單一觀點不說,內容更弱智又低能。導致大家往往只知道「大陸有錢」的表象,卻不知道,這幾年來其社會動蕩不安、暗潮洶湧,光是 2017 年發生的事情,就夠令當地人惶惶不安,有識之士大都想要儘早移民:


1.去年夏天「廣電局」發出《電視劇內容製作通則》,其規定是這樣的:「不得出现非正常性行为(乱伦、性变态、同性戀等)、一夜情、婚外恋、早恋,不得宣扬灵魂附体、轮回转世、暴露侦查手段等诱导罪犯掌握反侦察的内容,以及不得损害军警等团体和组织的形象,不得宣扬中国封建王朝对于外的武力征服及奢华生活,人物造型不得过分怪异⋯⋯」等十條規定——此《通則》是由中廣聯合會電視製片委員會、中國電視劇製作產業協會兩個機構所發出。


關於這個《通則》,一夜之間同性戀成為「非正常性行為」,整個網路都沸騰了,網上大約有數以萬計的文章從各個角度分析,通過政治手段在影視劇裡限制這些創作自由,荒謬程度有多不言而喻——然而,如今已開始迅速遭到「封殺」、接近全數消失。


2.北京某違章建築發生火災,兩天後北京當局隨即以「消防風險」、「消除安全隱患」為由,在無安置、無賠償的情況下,要求當地居民限期搬離,強力驅趕「低端人口」,迫使上萬居民無家可歸,有的更「被砸玻璃」「被斷水電」「被破門而入」⋯⋯。當時正值北京嚴冬零下攝氏 5 度,當時看到許多媒體報導,這些人因為無處可去而露宿街頭。

而這些新聞,當然在中國全都被屏蔽了。


3.在全國有一千多所分園的「紅藍黃幼兒園」被爆出存在扎針孩子、以及餵食不明藥片等虐童事件,並存在集體性侵兒童的嫌疑。

官方回答:「監控攝影機系統壞了,未發現有人對兒童實施侵害。」而更可疑的是,到後來連這則新聞也被屏蔽。當時,包括受害者、廣大家長在內,大陸全境曾對此處理方式有非常大的抗議、反彈聲浪,如今竟莫名其妙地全數消聲匿跡。有境外媒體報導背後的原因:「好幾個家長都遭遇了死亡威脅,不敢發聲了,只有一個敢發聲的還被刑拘了,也不敢吭聲了。有的孩子家長,還給套房子『封口』。」(相關報導

 

而這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國教育機構,也被「起底」和中共黨政軍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其在美國上市這幾年的「黑歷史」更飽受非議——但全都用「給錢」的方式解決了。


4.有數百年歷史的「豫章書院」被爆出體罰、囚禁、暴力訓練「有網癮」的小孩。學童被「關小黑屋」、被要求當著「老師」面脱去內衣,對着便池吃飯甚至遭到性侵。其中一個學生回家後在家中用膠帶、布條等捆綁母親至其死亡,次日自首。

而諷刺的是,這所學校被爆出此重大醜聞後,許多學生家長和畢業的學生,竟在書院門口拉起各種橫幅標語,「堅決支持豫章書院繼續辦學」。

 

5.這幾年,人權鬥士、抗議者在中國的「被消失」從不間斷,但除了少數境外媒體外,中國大陸本地媒體,自然從來不可能出現相關報導。


個體的發展差異,無法掩蓋整體環境的「資訊封閉、人權不彰」等重大風險

此外,當然還有更多政治鬥爭、清算;黨政權力直接打壓民間或外資企業;罔顧法律與人權的種種大小事件,舉都舉不完⋯⋯。但以上種種新聞,凡是涉及「質疑、批判」政府處理方式的資訊,都在中國被全面屏蔽。而這些新聞事件,如今又有幾個台灣人知道?

沒有錯,在這些令當地人不安的事件發生的同時,北京 CBD 的大樓還在不斷地蓋;中國的經濟也還在持續發展;每天都還在誕生新的百萬、千萬富翁⋯⋯。

但這些,其實都不是「中國到底能不能待」的重點。重點是每個人「想要的是什麼」——我的觀察是在中國,總有人拼命「想逃」,也有人拼命「想進」。


有人去非洲極權戰亂國家致富;有人去以色列靠買賣軍火致富;有人在紐約從銀行家一夕變成流浪漢;有人到北京市中心打拼,也只領著兩、三千人民幣⋯⋯。

個體的發展差異,總是會比「國家整體環境」的狀況來得鮮明,但無論「正反」案例,我們實在不應單看「個案」,而忽視了整體環境中的「概況」——

在北京、上海,有車有房有戶口不缺錢者,何嘗不愛中國?但這樣的人整體來說,究竟有多少?且要付出什麼代價?這恐怕才是我們「面對中國」時,真正應該宏觀看待與深入分析的。

在這裡,想分享一段非常經典的名言:


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 1892-1984),為了讓世人記住納粹屠殺猶太人這一血腥恥辱,說過一段知名的話。而在美國波士頓的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上,亦銘刻著此段文字:

「起初他們(德國納粹黨)追殺共產主義者,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

批判「工資低、經濟差」的同時,別忘了也看看「我們擁有的」:


再來,談談台灣。


我從不自詡是個「純正」的台灣人,也因此,我自認在台灣看到的東西,會比部分「特別愛台灣」的人要來得稍微客觀些——從歐洲回來之後,我看到了台灣非常多難能可貴的地方。

暫且不談「青年工資低」、「世代衝突」、「經濟停滯」等問題(事實上,在歐洲許多國家,目前也面臨這全球資本主義造成的困境);也不談所謂「無可取代的民主自由」等抽象(但其實極其重要的)價值。我們就單從「社會保障」和「公共設施」來說:


1.公共交通:首先,台北的捷運,起碼與我去過的七個國家(印尼/馬來西亞/荷蘭/英國/西班牙/義大利/澳洲)和中國北京相比,我沒覺得哪個國家的地鐵能同時滿足乾淨整潔有秩序、準點便捷且不擁擠的條件;此外台灣的捷運上不能吃東西/乘客遵守秩序排隊和買票(參照義大利地鐵相關新聞),工作人員友善(感受一下歐洲的地鐵工作人員態度),大家不爭不搶不擠(北京地鐵已經不是「擁擠」而是「危險」,下圖附北京早高峰)。澳洲的地鐵雖然環境也很好但時常故障和晚點,而歐洲地鐵罷工亦早已成習慣。

別說捷運不重要,捷運作為一個每天通勤的工具,在很大程度上也影響了國民幸福指數,我在北京住了三年,最讓我痛恨的就是地鐵。

旅居中國十年,我為什麼回台灣?
旅居中國十年,我為什麼回台灣?

 

2.公共醫療與衛生:除了「全民健保」讓國外政府都率團來台取經之外,台灣醫護人員的普遍敬業態度,更是只能用「感人」來形容。相較之下,北京的醫護人員簡直沒把病人當人看,從頭到尾正眼都沒看過我的著實遇過不少,態度差到令人髮指。台北的醫護人員的敬業,每次都讓我非常感動,世上居然有這麼溫柔的醫護人員。

此外台灣醫院設施相對新穎齊全,全北京連「三甲醫院」裡面內部都破爛陳舊,更別說一般醫院的衛生條件了。

3.「公共廁所」:別小看「上廁所」,這其實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生理環節,也是我評估一個城市宜不宜居的重要指標。

在台北,至少每個捷運站都有足量廁所,且絕大多數餐廳都有乾淨堪使用的廁所「免費提供民眾使用」。這個設置,在我印象中的英、荷、義、西、中等國,可說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做得到。例如義大利的「公廁」都起碼要收取一歐的費用,而且還很破爛髒。而在 2 千 3 百萬人口的北京,其地鐵最繁忙的一號線卻只有兩間廁所,而且屎尿常常溢出,完全無人理會遑論及時打掃清理。

4.富足的「人文環境」:台北幾乎每個社區都有公有圖書館,還可以通過網絡訂書,營業時間最長者從早上 8 點半到晚上 9 點, WiFi 暢通。當然,如通宵營業的誠品書店、各有特色的獨立書店等,也早成為國際知名的城市特色。

這些人文土壤,或許無法成為立即的「賺錢工具」,但卻是一個城市文明與否、能否孕育思想和具有開創性人才的重要指標。


5.服務態度和人民素質眾所周知:禮貌、乾淨、友好、熱情、有秩序⋯⋯這些台灣人的高素質,相信去過很多地方旅遊回來的人,更會有所體悟。

6.性別平權走在亞洲前端,亞洲第一個透過釋憲同性婚姻合法化國家。反觀大陸至今仍因為社會壓力和傳統觀念,隱藏自己的性取向的人屢見不鮮,同妻受害者數量驚人。


7.台灣在亞洲稱得上是非常開放、多元的:在如今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土壤中,我常常驚奇地發現和台灣人談論民族、政治、性、宗教、文化差異時,台灣人的開放程度真的很高,不會因為彼此意見相左,急於爭論和「糾正」對方。而個人經驗,在中國大陸相對受比較極端的民族主義影響,凡與當地人談論抵觸其「民族自尊」的事實時,反應常常很激烈極端。

8.台灣法制較為完整,民眾法治觀念強烈,在生活中處處可見案例:比如不小心騎摩托車上國道,路上不停會有人提醒;在室內吸煙也會被及時制止;在捷運吃東西或插隊亦會被提醒(反觀在義大利、西班牙、法國,「逃票」已經成為「文化」);很有環保觀念(在中國大陸的「分類垃圾桶」形同虛設,台灣垃圾分類相對細緻同時普及到校園裡);衛生觀念⋯⋯等。

別讓思考的盲點,造成「一面對強國,骨頭就軟了」

回台之後,我確實看到許多台灣人變得「非常沒自信」:好像國外(包括中國大陸)的一切都是好的,台灣的所有事情都是差的——這也不好那也不好,簡直一無是處。

誠然,台灣面對著勞動條件不佳、低薪過勞、房價高企、產業發展停滯等等問題,然而世上沒有一個完美的烏托邦——只要多些信心、正視問題,並努力著手改善,這些問題不會永遠存在。

但如果在媒體的影響下,「連自己都對自己毫無信心」、甚至「凡中國的一切都比台灣好」的心態成為社會主流——則不要說「經濟統戰」、「滅台論」了,台灣「天然亡」將不是危言聳聽。

而我們看中國大陸,更不該只聚焦其「沿海大城」中,極少數「看似成功案例」的發展,而忽略了其整體大環境之中,那無處不在的「意識形態審查」、「言論管制」和隨之而來,可能讓你在當地所有努力,瞬間因政策風向一轉而化為烏有的高風險。

要不要「到中國大陸發展」、要不要「回台灣」,都是個人選擇,其「結果好壞」依據每個人的條件不同、目標不同、價值觀差異等,一定也會有所差別,這一點沒有什麼好特別批判的,也是由個人自己決定、自己承擔。

寫作本文,只是希望大家可以多接觸不同面向的資訊、聽聽「台灣(部分主流媒體)以外」的聲音,不要因為長期暴露於被聚焦呈現的「中國強、台灣弱」資訊,而造成思考上的盲點或誤區。

當然,我想多數人,在日常生活中其實並不會有上述「過度貶抑台灣」的心態,如今許多言論,大概仍多半是「媒體宣傳」或「情緒發洩」下的結果——至少在我實際生活中所接觸到的所有外國人,和我看到的都一樣:台灣「好」的地方,比「差」的地方多太多了。

不過要是連台灣人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甚至急著無視事實、一味吹捧對岸政權,那還真是沒人會瞧得起你了。

關於作者:

瑞秋。出生於台灣,旅居中國大陸十年。新聞系出生,大四空檔跑去澳洲打工度假七個月,同時擔任自由寫手,大學畢業獨旅歐洲三個月(荷義西英),喜歡洞察人間。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若連自己骨頭都軟 ,還有誰會瞧得起你?」——談旅居中國大陸十年,我為什麼回台灣》,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關聯閱讀】
為什麼中國同學羨慕台灣的自由,卻還認為我們該「回歸祖國」?
「台大學生遊中國,感嘆早已贏台灣很多」── 與其說這是中國與台灣之別,不如說是對「廣大」中國的片面個人觀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所有言論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並經作者保證文章內容並未侵犯任何人之權利或違反相關法令。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