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仇視 防疫漏洞

施威全
中國時報

新冠疫情的陰霾籠罩世界,隔離與檢疫逐漸成為社會的日常,但抗疫與隔離不是孤立與對立,目的是追求自由的生活與往來。

台灣是《國際衛生條例》的參與者,也是受其規範的一環。2009年疾病管制局郭旭崧局長收到世界衛生組織幹事長辦公室主任的信函,表示世界衛生組織接納台灣參與《國際衛生條例》並作相關安排。作為國際衛生工作的一個環節,台灣政府與民間必須體認,抗疫不能封閉,人心不能隔絕,族群不能仇視,疆域不會永久禁鎖。受疫情影響的台灣社會,人們應自助與互助,彼此關懷與合作,撐過艱難,迎接健康與自由的未來。

可惜,族群議題不停地干擾台灣的防疫工作,媒體與政治人物藉著討論防疫,炒作認同政治。《國際衛生條例》主張的「對國際旅行者給予尊嚴、人權和基本自由」,台灣沒有做到。

2月4日首班武漢回台加班機成行,《蘋果日報》以獨家新聞的姿態,大大的標題寫著〈救命班機變成逃難專機,武漢包機超過50位非台灣人〉。這些「非台灣人」,都是台灣家庭的一分子,有居留權的台灣居民,但《蘋果日報》把他們當成是無權返台、偷混入加班機的逃難者。

「非法」的外籍看護,因為照顧台灣人而被感染,衛生當局卻要求她下架被隔離時的直播影片,名嘴們談論她的戶外足跡,動不動怒斥「太誇張了」。她因為台灣人而健康受損,她外出時並不知自己染病,台灣政府與媒體名嘴沒有道歉,沒有感謝。

趁著疫情,民進黨立委林俊憲主張限縮台商與陸配子女的健保權益,基進黨立委陳柏惟高舉「專制共產禁用民主健保」標語,主張檢討某些陸配與他們子女的居留資格,使其無法加入健保,並減縮外籍人士權益。台商、陸配對台灣的稅收、保費與經濟貢獻頗大,此等政治人物卻致力污衊,藉著挑釁來鞏固自己的群眾基礎。

媒體的定調,名嘴的口伐,立委的主張,不是在談防疫,是在談族群。族群論調成為抗疫期間的輿論主旋律,卻與疫情完全無關。媒體與立委們,應該暫時收斂族群主義的血滴子,不讓正在接受治療的台灣,傷口迸裂、出血。

全面執政的民進黨有責任主動宣示,當此時刻,大疫臨頭,病毒是我們共同的敵人,任何涉及健保權益的法律修正案,在防疫期間暫不推動,也不討論。

執政黨也應該看到,許多基層勞動者,冒著風險參與了防疫工作,辛苦倍增,但因為不屬於衛生體系,卻也是最沒受到保護的一群。看護與清潔工,不管是外籍勞工還是台灣人,不管是否隸屬於醫院編制,只要是第一線的防疫人員,應以政府經費支付防疫津貼,提高他們的實質所得。

還有無證移工納入防疫網的議題,關係台灣防疫工作的成敗。約5萬名的所謂「逃跑外勞」,付出勞動力、貢獻台灣經濟的同時,無法領取口罩,有病不敢到醫院,成為防疫缺口。勞權團體早有呼聲,要求將無證移工納入防疫網,不驅離、不處分、重新給予合法身分,政府至今沒有具體行動回應。

健保議題,先擱置族群爭議;防疫線上,務實面對階級差異;讓失聯外勞光明正大地參與抗疫。這三點,執政黨該擔起責任。(作者為倫敦大學伯貝克法律學校博士)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