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好日/烽火之外 巴基斯坦的善與愛

日日好日
信傳媒

(圖片來源/日日好日授權,下同)

搭上飛往巴基斯坦的班機,很難忘記站在隊伍裡,我的心臟如何用力地跳動,緊張、興奮又不安著。整架飛機上約三十位乘客,只有三位女性,婦女們坐在家人身旁,包裹傳統頭巾,將秀髮扎得乾淨,一絲不苟般瞪著大而深邃的雙眼。我壓低了灰色棒球帽的帽緣,掩飾身為一位異國單身女子的不合時宜。

出發前沒有與太多人告知我的去向,不願他們為我擔心,這趟旅程充滿了不確定,但我意志堅定,也不願花費口舌在勸告與阻擾的反駁之上。巴基斯坦,這四個字曾飄飄渺渺的像一個很遠很遠,與自己毫無關聯的天涯。最常被聯結上的字眼:攻擊、爆炸、塔利班。

越是寥寥無幾的資訊,越是讓我想一探究竟。總有些沒被看見的美好吧?那居民們平常都在做什麼呢?我莫名的感覺這輩子,若沒親身走一趟,去看見巴基斯坦在媒體框架之外真正的面貌,我會在死去時遺憾不已。

飛機降落時夜色已深,街燈是銀白色的,我愣愣望著,像極了灑落在地面的星盤。心臟噗通,噗通,不知道自己是哪來的衝勁就這樣隻身飛越千里,多麼真實的感受到我的身體正在往心的方向前進。那一刻,我明白了我追求的不是冒險,而是生命,是這樣深深刻刻活著的感覺。

我從拉合爾一路往北,利用沙發衝浪住在當地人家裡, 沒有遇見任何一位旅人,手機裡倒是多存了十幾支當地朋友的電話,他們總是熱情款待,又憂心忡忡的,擔心著我的安危。前往北方罕薩山谷時,路途險峻無比,沿途的唯一城市,吉爾吉特更是軍方管制區,外國人是不被允許單獨走在路上的,於是我只是吃個晚餐,後面也跟了個配長槍的警察。一方面是保護,一方面也是層層的限制。

罕薩山谷是世界上最多雪山高峰聚集的區域,從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馬堡出發,整整22個小時的路程顛簸,我在這裡遇見世界上,最美,最純樸最和善的人們,看著腳下的谷地溪流,遠方的峰林白頭,村子小巷裡戶戶人家滿面笑容每每回想起來我就想掉眼淚。

我記得抵達爬上海拔四千公尺的眺望台,那心臟緊緊的有些激動與缺氧的呼吸困難;罕薩特有的明日茶(Tomoro Tea),拿起小鐵壺的右手不停顫抖著,因為一切太美不真實的像一場夢;我記得琥珀綠色的Attabad Lake在陽光下波光粼粼;我記得走在中巴公路上,毫無緣由的四個巴國人停下車,送我一大罐可樂。

「 這是給你的禮物。」他們說。給你,不為什麼,這是巴基斯坦最令我感動的地方,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互助的精神。他們擁有的不多,但重來不吝嗇於付出。 一趟一趟的旅程後,遇見一雙雙善良的雙手。我閉上眼睛,我喚拜聲裡感覺到草原與微風,我感覺到平靜。伊斯蘭教真正的教義呀,是善待他人,無私互助。

想起在清真寺廣場上有人對我說過:「太多宣稱自己信教的人其實根本沒有讀過可蘭經,更別說以聖戰之名行殺戮之實的激進份子,他們是資本主義下被操作的魁儡,會去傷害無辜的人心中根本沒有神。」

我想我沒有足夠立場與資格去評論世界上的紛亂,但所有宗教都是一樣的吧,中心思考都是一種善念,如今又怎麼會成為拿來分化人們的臨界呢?退一步想想,不論種族、膚色與信仰。放眼四海的人類們,也不過都是血肉之軀,依存著一口氣在地球上如此脆弱地活著。宇宙之大,太多我們伸手不及的力量,也許後退一步。

在批評任何人事物之前試著先思考與理解,生命可以更寬廣。

本文轉載自《日日好日》,作者:Mika on the road,非經同意請勿轉載。 

更多信傳媒報導
智慧物流創業家李立中 共享經濟開啟貨運配送新時代
日日好日/被約束下得以延續的西巴丹島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