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時隔51年再奪亞軍:反田恭平談蕭邦國際鋼琴大賽

在2021年10月舉辦的蕭邦國際鋼琴大賽中奪得亞軍後,反田恭平受演奏會和媒體爭相邀約,終日行程滿檔。然而,他並非一夜躥紅的無名之輩,在挑戰蕭邦國際鋼琴比賽之前,他早已是音樂界冉冉升起的一顆明星。他不僅以鋼琴家的身份活躍在音樂界,還聚集了一批風華正茂的演奏家,牽頭創立了專業管弦樂團JNO,同時涉足音樂製作領域,是一位具有三頭六臂能力的斜杠音樂家。這位27歲的青年音樂家,是以怎樣的姿態迎戰5年一屆的世界級大賽的呢?

12歲時與音樂結緣

——您是從什麼時候決定參加蕭邦國際鋼琴比賽的呢?

第一次知道這個比賽是12歲的時候。我在電視上看到了一個紀錄片,才知道原來還有這樣一個領域。我當時本來是想當足球選手的,小羅、貝克漢在世界盃上一出場踢球,全世界幾千萬人為之沸騰,我憧憬的是這樣的領域。不過,在那部紀錄片中看到,音樂家彈奏完最後一個音符後,臺下的觀眾全體起立鼓掌,我才感受到原來音樂也能讓人這麼心潮澎湃。知道有這樣一個領域存在後,我就意識到自己很渴望站到那個舞臺上了。

——後來您真的報名參賽,是出於怎樣的想法呢?畢竟您在事業上已經取得了長足發展,首演成功後沒多久就成為「一票難求的鋼琴家」…

對於「一票難求」這個評價我非常感激,但另一方面我內心也在想,這僅限於日本,不管在日本多麼受追捧,古典音樂的殿堂還是在歐洲,所以我希望在那邊也能獲得好評。該怎麼做才能實現這個想法呢?當然,以替補(代替缺席的音樂家上場演奏)的身份嶄露頭角也是個機會,但我覺得最快的辦法還是去參加比賽。

如果要去參加(蕭邦)大賽的話,就得提前做準備,所以2017年前後我前往波蘭留學,但是到底要不要報名參賽,我卻一直猶豫到臨近報名結束前。

將近兩次比賽中的4000首曲目數位化

——蕭邦國際鋼琴大賽的預選賽資格審查的是資料和演奏錄音。直到結果公佈後,很多人才知道您報名參賽了,是吧?

很多人看了資料審查的結果都驚訝地表示:「反田居然要參賽!?」我多次被人問到為什麼要參賽,如今是否有必要參賽。也因為這個原因,我多少感到有些壓力,想著絕對不能落選。

我內心報名參賽的意願很強烈,因為我想檢驗一下自己的實力。另外,我想在從小就憧憬的那個大賽的決賽中演奏一首協奏曲(決賽演奏蕭邦的第一或第二鋼琴協奏曲)。

而且,那時候我身邊已經有JNO(管弦樂團,全稱Japan National Orchestra。前身是2018年反田帶頭成立的MLM Double Quartet,2019年發展為MLM National管弦樂團,2021年改名為JNO)的成員了。看到他們不斷向國際大賽發起挑戰,或者在國內也從屬於某個專業樂團,取得首席地位,我也會想,自己不參加比賽是行不通的。想讓JNO在全球獲得知名度,首先我這個發起人得打響自己的名號,否則我們很難成為世界級的樂團——這也是我出戰國際比賽的一個理由。

——眾所周知,您決定參賽後,總會精心策劃周密的戰略。那麼,這次比賽您採取了怎樣的戰略呢?

我對近兩屆蕭邦大賽的參賽者選定的曲目和演奏方式進行了分析,把4000首曲目進行了數位化處理。我研究了第一輪比賽演奏哪首曲目比較容易晉級(蕭邦大賽的正賽經3輪比賽晉級決賽,最終角逐名次),還把最近兩次比賽的評委評價全都過了一遍。上次的評委會主席評價得挺有趣的,當時參賽選手的必選曲目彈奏的都是圓舞曲,他的評價是『沒一個人按照圓舞曲的節奏演奏』,『缺乏創意』。我在消化吸收這些評價的基礎上反覆推敲,最終確定了自己的演奏方式。我的基本思路是,為了在比賽中獲勝,一定要彈奏出能在比賽中不斷過關斬將的蕭邦。

「你不是鋼琴家。你是藝術家。」

——那您實際上是在參考以往這些傾向的基礎上演奏的嗎?

說實話,第一輪我也不知道評委是什麼傾向,至於結果如何更是難以預料,所以只能中規中矩地演奏。第一輪的結果出來後,評委的傾向就很明確了。總之,充分表現出自己個性的選手勝出。個性強的人,或者與此相反,演奏得相當正統的人都晉級到下一輪。我當時的想法是,我隨時都可以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彈奏,但光這樣是不行的。所以,從2017年起教我的波蘭老師的意見就變得非常重要了,他教會了我很多蕭邦樂曲的演奏規則。

——每一輪的曲目都是您深思熟慮之後選擇的吧?

大概從2016年起,我開始正式考慮選曲的事情,實際上在巡演中我也嘗試彈奏蕭邦的曲目,判斷自己擅長哪一首。我一直認為曲目順序的安排和呈現方式也會納入評委的考量當中,所以我對現在的自己想表達什麼、如何表達思考了很久,才定下了曲目。頒獎典禮上,評委凱文·凱納對我說:「看得出你選曲是下了很大功夫的。」他一向以嚴苛著稱,能得到他的認同,我非常高興。還有巴西評委亞瑟·莫雷拉·利馬臨走前對我說:「你不是鋼琴家。你是音樂家,是藝術家。」開始我感到很震驚,但後來仔細一想,這可能是最讓我欣喜的評價了。比賽期間,歷屆比賽獲獎的鋼琴家們都給我提出了寶貴意見,讓我很受鼓舞。

——聽說您當時還特意設計了髮型,被當地媒體稱作「武士頭」。

當然要靠音樂一決勝負,但僅靠音樂很難。我想,要是有什麼標誌性的特徵就好了。除了評委,還有必要讓當地人也記住我的臉。現在SNS和Youtube都很發達,於是我就留長了頭髮,蓄起了鬍鬚,希望能吸引全世界觀眾的目光。

——健身方面,聽說您也在進行肌肉訓練之類的運動?

我在俄羅斯的莫斯科音樂學院留學時,在馬林斯基劇院聽過鄧尼斯·馬祖耶夫演奏的普羅科菲耶夫的第二鋼琴協奏曲。這位鋼琴家身高198cm,身體健壯。他的琴聲非常響亮,感覺都能蓋住樂團的聲音了。聽了他的演奏後,我不禁感慨自己彈出的聲音是多麼孱弱無力。所以我就開始健身了,我想骨骼是改變不了了,但肌肉還是可以改變的。

我也擔心蕭邦國際鋼琴大賽賽場(華沙愛樂音樂廳)的音響如何,協奏曲能否彈奏出不遜色於樂團的音量。所以我姑且多多進食,勤動手指練起來。我本來就是肌肉型體質,稍微動一動就會長肌肉。

立志成為音樂全才——鋼琴家和指揮家

反田的藝術活動沒有止境。雖然他陸續收到來自四面八方的「橄欖枝」,邀請他前去演奏,但他下一步的計畫卻是去維也納,拜湯淺勇治為師學習指揮,柏林愛樂樂團首席指揮家基裡爾·別特連科曾受教於其門下。而且,反田還有更遠大的夢想…

——今後您也打算以指揮家的身份正式開展藝術活動嗎?

樂團演奏的音效帶給人的愉悅感是無可替代的。鋼琴當然是很美妙的樂器,但我從小就很希望能全身心地沉浸在音樂當中。接下來期待自己能夠盡情地投入到指揮的學習中去。在鋼琴和指揮中投入的精力大概會在6:4或7:3的樣子吧。為了提高自己的能力,我希望每年能有10次左右指揮樂團的機會。加深對樂團的理解,也能反哺鋼琴演奏。做指揮的話,我還想學習歌劇和芭蕾。歌劇已經從莫札特開始學習了,最終希望有機會指揮歌劇《魔笛》。

——聽說您還有創辦音樂學校的設想,是嗎?

如果JNO能走紅的話,接下來就是辦學校了。我想創辦那種由活躍在一線的演奏家授課的文憑課程和面向大眾的音樂學院。蕭邦大賽上跟我並列第2名的亞歷山大·加吉耶夫(義大利)和第3名的馬丁·加西亞·加西亞(西班牙)也表示要為自己的祖國創辦音樂學院。我和他們相約,我去他們的學校,請他們也來我的學校。不過目前還什麼都沒定下來,能不能實現這一願望,大概取決於這5年間JNO和我的活動情況吧。

標題圖片:上平庸文 攝於北青山的施坦威東京旗艦店

越懸澤麻衣 [作者簡介]

東京藝術大學音樂學系樂理科畢業。東京藝術大學研究所音樂研究科碩士課程以及博士後期課程結業。音樂學博士。在學期間獲得安宅賞、阿堪薩斯音樂賞、同聲會賞。同大学院音楽研究科修士課程、および博士後期課程修了。音楽学博士。2011至2013年,獲德國學術交流會(DAAD)獎學金赴賴普翠菲大學留學。現任昭和音樂大學、洗足學院音樂大學、橫濱市立大學等兼任講師。日本貝多芬協會理事。著有『貝多芬和巴洛克音樂:「樂聖」從先人學了什麼』(音樂之友社)、譯著有『從樂譜到音樂 巴洛克音樂的演奏法』(道和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