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名店崎陽軒登臺:日臺便當文化的衝擊與交流

日本網
·11 分鐘 (閱讀時間)

橫濱百年老鋪『崎陽軒』海外第一家分店在臺北車站開幕了。這個臺灣首間日本鐵路便當專賣店所推出的日式便當,臺灣人的接受度如何呢?針對臺灣人的飲食習慣,日本企業在商品規劃上做出了何種應對?日式便當與臺式便當的文化差異究竟是甚麼?

日本燒賣便當進軍臺灣

日本的日式『冷』便當,臺灣人可以接受嗎?針對這個問題,崎陽軒做出了重大的決策,那就是臺灣版的燒賣便當,將以常溫的便當來販售。賣場中還放置了一個不斷冒著白煙、加熱中的燒賣蒸籠,用來強調有販售『熱』燒賣。

咦?原本冷卻著吃也美味的燒賣便當,來到臺灣就變成『熱』燒賣便當了。這對日本人來說應該會覺得很不可思議吧?迎合臺灣人對熱食的需求,再加上日本鐵路便當的號召力,開店首日現場大排長龍,這款臺灣限定的臺灣版熱燒賣便當,賣出了非常不錯的成績。吃過的人紛紛表示:「這個燒賣的風味很棒」、「在日本有買過所以覺得很親切」、「現在無法去日本非常很懷念日本的車站便當,可以在臺北買到真的很開心」等好評連連。

說起便當文化,臺日真的大不同。應該說原本飲食文化就有不同之處。基本上除了冷盤料理之外,臺灣人(華人)都習慣吃熱騰騰的飯菜。而且以中醫的醫學角度來看,吃冷食、喝冷飲對身體尤其是內臟器官會產生不好的影響,因此,臺灣人說到吃飯,首先聯想到的就是熱熱的菜餚。

在臺灣因為有吃熱食的飲食習慣,所以保溫瓶啦、保溫壺、可以加熱的便當盒等保溫道具的銷售量非常好。前一陣子日本演藝圈很流行起床後喝一杯溫水的《溫水減肥法》也是從臺灣人有喝溫水的習慣所傳過去的。在我的記憶之中,除了刨冰、涼麵或是涼拌小菜之外,每天吃的正常三餐都只有熱食的記憶。

回想起來,現今在臺灣便利商店販售的三角形日式飯糰,當初剛上市的時候,臺灣消費者完全不買單。「飯糰是冷的無法接受」、「冷飯一定很硬吧?」等,消費者完全無法想像冷冷的米飯吃進嘴中是什麼滋味、心生抗拒。說來慚愧,當時杏子也是其中一人。在臺灣有一句諺語:「吃冷飯等你。」正確說法是:呷清飯(臺語發音,吃冷掉的隔夜飯)等你。意思就是任何時候都可以,不必準備直接吃,也就是隱喻很從容,隨時候教,隨時接招的意思。

明知冷飯比熱飯多了10%的「抗性澱粉」,熱量也降低3∼5%而且比較有飽足感、很適合減重計畫,但我還是喜歡吃熱騰騰的白飯。曾經吃過冷掉的滷肉飯,哇喔,那滋味真的是無法言語,幾乎是完全無法入口啊。飯,就是要吃熱的,所以在臺灣只有賣溫熱的便當,街上的便當店、車站內的便當販售處都會設有保溫裝置,讓便當或菜色保持在一個溫度,因為,沒有人想吃冷冷的飯菜啊。連列車中的便當也是只有在用餐時間會推出來叫賣,而且也是溫熱的。


日本崎陽軒登臺後,針對臺灣便當市場推出特別款式,其中最大的不同點在於,臺灣版的便當菜色是溫熱的。(臺灣崎陽軒提供)

臺灣便當的「飽足感」

臺式便當必須注意溫度的保持,這種「常溫便當」在設計菜色時就會有所限制。臺式便當的主菜,最具代表的就是炸排骨、炸雞腿、或是焢肉(爌肉)這三種。臺灣人很喜歡吃肉、尤其是豬肉。一個便當裡頭如果沒有放肉,打開時會覺得很失望。比起配菜,臺灣人吃便當比較關注在主菜好不好吃。

如果買到的便當內出現有雙主菜(肉+魚),那就會令人感到雀躍、驚喜。臺灣人是以主菜來當選購便當的重點。我經常看到很多人吃完主菜跟白飯之後、配菜(蔬菜)剩一大堆直接放棄。無肉不歡,是臺灣人吃飯最貼切的形容詞。(吃素的人食用素食便當的重點又是另當別論了。)

臺灣的外食文化非常蓬勃,加上很多都是雙薪家庭,媽媽在外上班回家後沒有時間煮飯,幾乎都是買便當回家吃為主流。買外食的費用比自己煮還要划算,重點是可以節省很多時間。所以一到晚餐時間,〝自助餐〞店內就會擠滿了購買晚餐的職業婦女。

日本的家庭主婦買熟食是在超市或百貨公司地下美食賣場入手,臺灣的主婦則是在「自助餐」店選購。自助餐是臺灣傳統的便當店,供應各式各樣熱騰騰的配菜、主菜,讓客人自己挑選後自己拿去櫃臺結帳。一切都是自助的,所以被稱為〝自助餐〞。清炒蔬菜、蒸蛋、煎魚、炸雞腿、炸排骨、滷味、涼拌小菜、炒飯、炒麵…,所有菜色都是由廚師烹調出來的,多少有點重口味但味道相當不錯。

往往買一個三菜一主食的便當,只需花80元上下,100元不到。在臺灣的便當價格是以主菜來區別。說來有趣,魚肉比豬牛肉還要貴,吃魚比較健康,但是吃肉比較有口感、有飽足感,因此大家都很愛買肉。加上如果是在店內吃,白飯、湯、飲料、甜湯都無限供應,對外食族來說簡直就是飽食天堂。便宜、美味、方便、快速。不只深得婆婆媽媽的心;獨居者、勞動者、打工一族、上班族,想吃飯、想買便當,比起上餐廳,大家都習慣去自助餐店報到。


臺灣便當菜的特色在於選擇多,可以自由搭配,飽足感也非常夠。(筆者攝影)

感受臺日飲食衝擊

上述所說的是臺灣人一直以來購買便當的習慣。最近因為外送平臺的興起讓選擇性變更多元化了,不少居酒屋、泰式、港式、英式、法式餐廳、日本料理店等也陸續推出了可外送的便當新菜單。因此現在如果肚子餓了,除了買傳統便當的選項 之外,我們偶而也會買買單價略高的異國菜色便當來嚐鮮解饞一番。

當年第一次在日本便利商店買了冷飯糰,吃進嘴中那種強烈的違和感至今仍是讓我記憶猶新。因為在臺灣連傳統的臺式飯糰也是現點現做,熱騰騰的。第一次體驗吃冷飯糰,說真的有些無法接受,總覺得,加熱後會更好吃。

還有一次我在日本友人家中寄宿,看見朋友起床後打開冰箱拿出昨晚吃剩的黑輪,沒有加熱就直接吃的瞬間,我內心很是衝擊。我忍不住問:「黑輪那麼冰冷,應該要加熱再吃吧?」沒想到朋友說:「不用啊,吃冷的就好。」

明明微波爐就在旁邊,為何不加熱呢?加熱後會更好吃吧?吃冷的食物容易拉肚子吧?等等,看著朋友津津有味地吃著「冰黑輪」,我的腦海卻已經被無數個為什麼的問號給炸開來了。當然,她有邀請我一起吃,我立刻委婉地拒絕了。

但說實在的,有不少日本的食物冷卻後風味依然絕佳。尤其是日本的便當無須加熱、冷掉也好吃的技術讓我深感佩服。原先不喜歡吃冷便當的我,長期在日本旅行的訓練之下,也逐漸喜歡、後來更是愛上了日本的「駅弁」(鐵路便當)與便利商店的飯糰。

如果我人置身於日本、以品嚐“日本美食”的心態來吃的話,我就能接受吃日本的冷便當。這真是有趣的心理現象。在日本很難得可以買到熱騰騰的便當,所以當我偶然發現便當賣場上有〝加熱式〞便當時都會毫不猶豫地購入,因為啊,在日本能吃到熱便當對臺灣人的我來說,是多麼難得的一種享受啊(笑)。


臺灣人長年習慣外食,因此便當的份量通常都較多。圖為臺灣相當有名的鐵路排骨便當,左下為宜蘭櫻桃鴨便當(筆者攝影)。

日本便當的多元豐富

日本便當之所以吸引我,是因為含有許多臺灣便當沒有的特色。比方說菜色的搭配有海鮮、有山菜、選用地方代表性食材做出的地方料理、便當盒的設計非常有特色等。

還有,便當的內容除了白飯+熟食的組合之外,方便食用的飯糰、豬排三明治、刺身、壽司、新鮮鮭魚卵、海膽等以鮮度獲勝的主食種類也不少。附有甜點、便當造型很可愛的兒童專屬鐵路便當盒,更是深深奪走了臺灣小朋友的心。臺灣的便當從未出現過兒童版菜色,因此臺灣小朋友在臺灣吃便當,打開便當盒時內心都是非常地空虛、寂寞、冷…

反觀,臺灣的便當菜色與地區性沒太大關係,無論去什麼城市購買,嚴格說起來便當主菜就是固定的雞腿、排骨跟焢肉(爌肉)這三種基本款。除了一間名為鐵路便當的專賣店與池上便當的便當盒是用木片製作,便當盒全都採用一次性使用的紙盒居多。結論是無論是北、中、南的便當店,便當的菜色都不會有太大的差異。

杏子每年一月都會去東京新宿車站附近的京王百貨新宿店參觀【元祖有名車站便當與全國美食大會】。能把日本全國知名人氣便當一次買齊,讓我開心不已。有幾年在會場內還出現了臺鐵紀念便當的販售專櫃,數量限定、具有加熱功能的鐵製圓形便當盒、印有臺鐵標誌的手提袋與常溫的臺灣排骨便當菜色,讓日本鐵道迷們一早就前往排隊拿號碼牌、爭先搶購。

在臺灣若想要吃鐵路便當,就只能在臺鐵站內便當販售處「臺鐵便當本舖」或臺鐵列車內購買。種類有排骨、素食、鯖魚、爌肉等。售價為60元、80元、100元三種。高鐵(臺灣新幹線)列車便當目前推出的是均一價100元的「香滷肉排盒餐」、「香烤雞腿排盒餐」以及「素鵝鮮蔬盒餐」這三種。與看了令人眼花撩亂、上百種以上的日本車站便當驚人陣容相比之下,臺灣鐵路便當的選擇性相當有限,讓鐵道迷的我有些小小的遺憾。

我的家中有一個日本鐵路便當盒的收藏櫃,展示著我到目前從日本帶回來的各種造形鐵路便當盒。其中又以新幹線列車造型的收藏品最多。去日本各地挖掘不同的車站便當,是我每次旅日的最大樂趣之一。
現在我一邊吃著熱騰騰的臺式便當,一邊懷念之前在東京車站還有新大阪車站盡情購買鐵路便當的時光。引頸期盼能早日再去日本收集我還沒有吃過的特色鐵路便當、繼續燃燒我的鐵道魂。


日本的鐵路便當種類非常豐富,也發展出各地特色。臺灣則是臺灣鐵路局的特色便當,長年成為旅客的最愛。(筆者攝影)

標題圖片:日本知名燒賣便當「崎陽軒」登臺,在臺北車站開分店,同時也給了臺灣車站便當文化新的衝擊。(筆者攝影)

哈日杏子 [作者簡介]

土生土長的台北人。小時候接觸到日本的動漫與流行歌曲後進而愛上了日本、開始了日語學習。1996年首次在四格漫畫作品《早安日本》中創造了【哈日症】這個造語,之後引發了台灣的哈日流行現象。對日本的大正時期風格與卡娃以文化、鐵道、美食無法抗拒。代表著作有《早安日本》(1996年・尖端出版)、《我得了哈日症》(1996年・時報出版)、《哈日杏子のニッポン中毒》(2001年・小学館出版)、《爆裂台北》(2002年・アルク出版)、《GO!GO!台湾食堂》(2004年・まどか出版)等共34本。
相關資訊請見 臉書、部落格及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