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國家橄欖球隊4戰全勝進軍8強:回顧奮戰足跡,並預測決戰南非的勝利關鍵

日本網

在自己國家主辦的世界盃橄欖球賽中,日本隊在A組分組賽裡以4戰全勝的第1名成績勝出,繼2015年世界盃以來,再次震驚世界球壇。本篇文章回顧這一路上絕不輕鬆的奮戰足跡,並對首次擠進8強淘汰賽之決勝關鍵進行預測。

「日本國家橄欖球隊有這麼強嗎?」

相信許多人在看了比賽結果之後,都發出了這樣的疑問,或是喃喃自語吧。
這是首次由非傳統橄欖球強國舉辦的世界盃橄欖球賽,主辦國日本在分組賽(預賽)中以A組4戰全勝的優異成績勝出,史上第一次進軍8強。

在這看似已令人再滿意不過的成績背後,其實隱藏著許多刻苦的奮鬥以及巨大的壓力。

松島幸太朗的迅足解放了開幕戰的巨大壓力


發揮迅足本領,在世界盃中完成1場比賽3次觸地得分的松島幸太朗,刷新了日本選手紀錄(2019年9月20日,東京體育場,時事通信社)

開幕戰在東京體育場對上俄羅斯時,日本隊陷入了極度的緊張。

因為這是第一次在自己國家舉辦的世界盃,且俄羅斯在A組中排名最低,在歐洲資格賽裡還曾敗下陣來,是因為排名前面的國家失去資格才遞補取得參賽資格。也就是說,對日本隊而言,俄羅斯一戰是只許勝不許敗。

原因還不只如此。上一次世界盃中日本之所以沒能進軍決賽,是因為一次也沒能取得觸地得分4次所能獲得的額外獎勵分數,因此考慮到之後會面臨到的強大敵手,在與俄羅斯的對決之中,目標是至少拿下5積分,包含額外獎勵分數。

承受著諸多原因造成的巨大壓力,日本隊選手的第一場比賽揭開了序幕。然而,宣告世界盃開幕的開球歡呼聲,旋即便被一陣哀號所取代。俄羅斯開的球,日本隊主將側翼前鋒(FL)邁克爾‧萊奇(Michael Leitch)漏接,日本隊球門剎那間陷入了危機。第4分鐘,對方踢出的球,威廉‧杜波(William Tupou)接住了卻又掉球,俄羅斯翼鋒(WTB)Kirill Golosnitskiy一個向前,便輕鬆先行拿下了觸地得分。

將令人不安的氛圍一掃而空的,是上次世界盃裡也大大活躍的翼鋒(WTB)松島幸太朗的迅足本領。

第11分鐘,松島接下中鋒(CTB)提摩西‧拉法爾(Timothy Lafaele)的後手傳球,拿下了本次世界盃日本隊的第一個觸地得分,之後便急起直追,在第38分鐘時再次觸地得分使情勢逆轉。下半場第6分鐘由側翼前鋒(FL)拉布斯向尼(Lappies Labuschagné)觸地得分,下半場第28分鐘松島第3次觸地得分,這也是日本隊在世界盃中第一次由單一選手3次觸地得分,完成帽子戲法(hat-trick)。

雖然初期戰況不佳,但日本隊仍4次觸地得分,以30-10的成績大敗俄羅斯,獲得了5積分。

將精神支柱‧萊奇主將排為候補的大膽策略


雖是中途出場,仍以獻身般的打法一掃僵局的主將邁克爾‧萊奇(2019年9月28日,靜岡小笠山綜合運動公園體育場,時事通信社)

第2戰對手為愛爾蘭隊。愛爾蘭在過去3年曾2次擊敗紐西蘭,去年在競爭歐洲第一的六國橄欖球錦標賽中以全勝成績優勝。雖然在對上日本時掉到了世界排名第2名,但在世界盃開幕時是君臨世界第1的強國。愛爾蘭在第1戰裡對上強敵蘇格蘭,並以27-3獲得壓倒性勝利。

日本隊將萊奇主將排進候補,以大膽的策略迎擊。

這背後有許多原因,包括萊奇在對上俄羅斯時表現不佳;世界盃開幕前在與南非的比賽中負傷的8號前鋒阿馬納基‧馬菲(Amanaki Lelei Mafi)已經回復;由多個選手所組成的領導團隊成功發揮了功效,總之日本隊決定先將萊奇排進候補,在下半場勝負關鍵時再上場。

繼第一場比賽之後,靜岡小笠山綜合運動公園體育場也是人滿為患。愛爾蘭在開場不久便2次觸地得分,以3-12領先。正當場內籠罩著「果然愛爾蘭還是比較強」的低氣壓時,上半場第30分鐘,馬菲因肋軟骨受傷下場,換萊奇上場。萊奇一上場,比賽局勢立刻丕變。

萊奇球一到手便奮不顧身勇往直前,在防守方面也捨身擒抱,之後立刻爬起進行連續擒抱。在萊奇上場第8分鐘時,傳接鋒(SO)田村優罰進2球,比數拉近至9-12。下半場第19分鐘,同樣是中途上場的翼鋒(WTB)福岡堅樹觸地得分,扭轉了比數。第31分鐘,田村罰球成功,比數拉開至19-12。

剩下不到1分鐘時,日本隊進攻至對方球門前,支柱(PR)中島Isileli發生拍前(knock on)。但取得控球權的愛爾蘭隊放棄為了追上7分差距而進行反攻,將球踢出,終結了比賽,目的是為了取得差距在7分之內所能獲得的額外獎勵分數。這是在1週之前還君臨世界排名頂尖地位的強國,承認自己輸給日本的歷史瞬間。

在補時期間戲劇性達成觸地得分,獲得額外獎勵分數


迎戰母國薩摩亞時完成觸地得分,帶給日本勝利契機的提摩西‧拉法爾(2019年10月5日,愛知縣豐田體育場,時事通信社)

第3戰對手,是4年前在英格蘭舉辦的世界盃中也在第3戰對上的薩摩亞。薩摩亞雖在世界盃開幕時世界排名第16名,不甚亮眼,但在過去的世界盃裡曾2次入圍8強,也是強敵。比賽在愛知縣豐田體育場舉辦,對上薩摩亞的壓力使日本遲遲無法掌握情勢,比賽初期雙方罰球不斷。

上半場第27分鐘比數9-6,回歸正規選手的萊奇以擒抱搶下了球,拉法爾觸地得分。拉法爾這名出生於薩摩亞的日本代表迎戰母國時完成的觸地得分,使得日本的進攻更加迅猛。下半場第13分鐘,8號前鋒(NO8)姬野和樹豪邁地觸地得分,為這場在他出生地舉辦的比賽錦上添花;下半場第35分鐘由福岡選手,進入補時的第44分鐘由松島選手分別完成戲劇性的觸地得分。

一掃比賽開頭的僵局,日本隊以38-19比數獲勝,同時完成4次觸地得分,獲得額外獎勵積分。至此3戰全勝,積分為14分,距離入圍8強只差最後一步。

與宿命對手展開死鬥


福岡堅樹觸地得分,點燃反擊的烽火,圖為他華麗的內傳(offload)(2019年10月13日,橫濱國際綜合競技場,時事通信社)

分組賽最後的對手是蘇格蘭。蘇格蘭是日本在上次世界盃中擊敗南非之後,僅短暫休息3天便再次上場挑戰,因而唯一落敗的宿命對手。適逢不合季節的颱風接近,大家擔心比賽是否能夠舉辦,但比賽仍於橫濱國際綜合競技場順利舉行。

上半場第6分鐘,蘇格蘭的傳接鋒(SO)芬‧羅素(Finn Russell)先發制人觸地得分。上次世界盃中成為擊敗日本關鍵的傳鋒(SH)格雷格‧萊德勞(Greig Laidlaw)冷靜地追加射門(conversion kick),蘇格蘭一舉領先7分。
但日本即使被先發制人也並未動搖。開球進入敵陣之後,便封印踢球動作,進行緊密防守(所謂「地面戰」)。第17分鐘,福岡以華麗的連續攻擊突破防守,在被對方擒抱而失去平衡的瞬間將球內傳給松島。福岡與松島兩位王牌合作無間,獲得了「法拉利」的外號,在驚險刺激的戰況之下順利觸地得分,比數7-7拉平。

這個令人讚嘆的觸地得分,一舉將局勢扭轉為對日本有利。

第25分鐘松島超越得益線(gain line),之後鉤球員(HO)崛江翔太、鎖球員(LO)詹姆斯‧摩爾(James Moore)與杜波進行了一連串完美內傳,最後由支柱(PR)稻垣啓太觸地得分。第39分鐘拉法爾踢出絕佳傳球,由福岡向前猛衝,觸地得分。此時比數21-7,來到下半場,第2分鐘翼鋒(WTB)福岡以擒抱將球從對手手上奪下,獨自往前奔跑50公尺觸地得分。比數差距一舉拉到了28-7。

蘇格蘭不甘示弱,回擊了兩次觸地得分,但日本進行堅韌的擒抱防守,反應迅速,沒讓蘇格蘭拿下追加分數。比賽尾聲日本堅守自陣,徹底防禦,最後在形成集團的情況下攻守交替,比賽時間結束,由殿衛(FB)山中亮平將球踢出場外。

日本抵禦了蘇格蘭在終局時的猛攻,成功雪恥,並首次入圍8強淘汰賽。

下一次勝利就不算爆冷門了


分組賽裡得分數第1名的田村優的踢擊,或許便是對上南非時的勝負關鍵(2019年9月20日,東京體育場,時事通信社)

「這場比賽並非只為我們而存在。」萊奇如此說道。

「有許多人因颱風來襲而面臨困境。為了準備這場比賽,許多人用海綿吸水、擦拭地板和椅子,準備了這個場地。在上場前我們交談,大家都認為正因為是遇到天災的日子,日本的人們才更需要這一天的這場比賽。」

萊奇說這段話時,心中想起的或許便是即使經歷無數意外狀況與情節開展,仍誠摯面對自身課題,一路努力贏取勝利的日本國家橄欖球隊的軌跡。

萊奇又補充:「前方是未知的世界。」

世界盃橄欖球賽分為由20個國家分成4組進行競爭的分組賽,以及從分組賽勝出的隊伍所進行的8強淘汰賽。在淘汰賽的舞台等著的,是與分組賽全然不同的熾烈競爭。

首戰的對手是南非。4年前日本在比賽即將結束時成功觸地得分扭轉比數,以34-32獲勝,被認為是世界運動史上爆出的最大冷門。
此次世界盃中南非在首戰迎擊紐西蘭落敗,在B組成為第2名,但在4場比賽中共達成27次觸地得分,為分組賽中最高紀錄。體型龐大且力道強勁的馬喀佐列‧馬比比(Makazole Mapimpi),以及身形雖小但行動靈敏、加速能力驚人的切斯林‧柯爾畢(Cheslin Kolbe),這雙翼的形成戰力需要特別留意。

另一方面在日本這邊,松島在此次比賽中5次觸地得分,與其他選手並列第1,福岡則是4次,與其他選手並列第3,外號「法拉利」的2位王牌也都狀況絕佳。
然而在8強淘汰賽中,觸地得分的次數或是額外獎勵分數都毫無關係了,唯一重要的便是在比賽中的比數上贏過對手。分組賽4場比賽中以9次追加射門、10次罰球,共獲得48分,得分排名第1的田村的踢擊,或許便是左右勝負的關鍵。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