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這一面:渡邊直美遭辱 一面倒批福原愛

陳威臣
·5 分鐘 (閱讀時間)

東京奧運開、閉幕式的策劃統合總監佐佐木宏,因為一年前在策劃團隊的LINE群組中,提案大開日本知名藝人渡邊直美的體型玩笑,遭到披露之後引發軒然大波,在3月18日發出公開謝罪文,並向東京奧運組委會會長橋本聖子辭職。

只不過這次的事件在前組委會會長森喜朗的辱女下台風波後,再次顯現出日本社會男尊女卑的現象,也讓不少女性感嘆,日本社會的性別平權,仍有相當長的路要走。

這次的事件是發生在2020年3月,當時身為奧運開、閉幕式策劃團隊一員的佐佐木宏,在群組內提出了由渡邊直美扮成豬的表演構想,藉以用諧音「Olympig」來代表奧林匹克。由於是直接以渡邊直美的體型來做發想,提出之後便受到群組內其他成員的反彈,因此佐佐木只得撤回這個提案。

事過境遷,當初以狂言師野村萬齋為首的策劃團隊在去年12月解散,改由佐佐木宏擔任策劃統合總監,沒想到這件事卻在3月17日由日本的八卦雜誌週刊文春網路版披露,引發業界的議論,由於批判聲浪排山倒海,佐佐木宏在18日謝罪請辭,也讓東京奧運的女性平權問題再次受到注意。

佐佐木宏提出了由渡邊直美扮成豬的表演構想,藉以用諧音「Olympig」來代表奧林匹克。(湯森路透)

由於2月初當時的東奧組委會長森喜朗,在會議中開玩笑稱女性話很多,如果增加女性理事席次,肯定會讓會議開不完。這樣的發言延燒半個多月,即便森喜朗多次公開道歉也無法平息風波,最後黯然下台,改由奧運擔當大臣橋本聖子接任,並且大幅度的增加女性理事,才暫告平息,沒想到隔不到一個月,又因渡邊直美遭辱而再次躍上媒體版面。

眾所周知,日本社會長期以來男尊女卑,即便是亞洲最先進的國家,但社會形態卻相當保守,單以日本政界來說,即便是有不少女性政治家擔任過政黨的黨首(黨主席)、國會議長或是內閣大臣的職位,但是自1890年日本行憲後,卻從沒出現過女性內閣總理大臣,而國會議員的女性比例,更僅有9.9%(2021年3月)。

相較於台灣已有女性總統,女性國會議員比例更是高達將近42%,日本在世界各國排名僅有166名,也在七大工業國(G7)之中敬陪末座。政界是如此,民間企業也是獨尊男性,女性管理職比例相當低,上市公司僅有5.3%是女性主管(2019年數據)。

即便前首相安倍晉三急欲改變男主外女主內的社會現狀,積極鼓勵女性投入就業市場,作為解決日本勞動力不足的危機,但即便女性走出家庭投入職場,但接踵而來的各種問題,包括育兒、家事等,都成了職業婦女必須面對的難題,再者女性職場的薪資與職位,甚至於升遷都比不上男性,而且還有長期存在日本職場的性騷擾問題,也讓當初高喊「一億總活躍」的日本政府,至今仍無力解決。

再者不少日本男性身處男性優越的環境中,導致經常隨口說出貶低女性的言語而不自知,這樣的社會現象雖然與30年前相比,在法律的保障下已經減少許多,但偶而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相信不少在日本就業的台灣女性,都有過這些令人不快的經驗。

當然日本女性在爭取兩性平權,一直不遺餘力,許多女性在各方面的表現都非常優秀,加上日本政府除了制定許多法律,並增加兩性教育,甚至於在2020年12月宣示,將在2025年的國會選舉時,女性候選人比例提升至35%,不過在3月8日公布的一項數據當中,101位女性國會議員當中,有66%認為這項目標是個不可能的任務,顯示出女性政治家對於日本的性別平權,仍然是路途遙遠。

有鑑於此,不少政治評論家認為,日本政府應該學習台灣,至少在不分區席次上,規範單一性別在一定人數以上,才能夠帶動政治上的性別平權,目前除了像是立憲民主黨、共產黨等政黨之外,其他的政黨包括執政的自民黨等,並沒有在不分區席次有性別人數規範,也難怪大多數的女性政治家,對於日本的性別平權並不看好。

此外,包括日本皇室的女性宮家、夫妻別性、甚至於同性婚姻等,在傳統與保守的廣大日本人當中,都是相當爭議性的議題,女性的聲音也幾乎無法被整個社會接納。更甚者當有名人出現婚姻上的問題或是不倫等,女性遭受批判的聲浪遠比男性還高,社會上的道德要求也是對女性較嚴苛,這也是為什麼福原愛與江宏傑的婚姻出現問題時,在日本幾乎是一面倒批判福原愛的原因之一。

所以渡邊直美遭辱事件,只是冰山的一角,不過從近期的相關事件,倒是可以發現日本女性抬頭,加上札幌地方裁判所判定同志無法結婚是違憲,以及女記者伊藤詩織遭性侵等事件,讓日本社會逐漸產生質變,雖仍無法撼動男性為尊的日本傳統社會,但或許在可見的將來,日本的性別平權能夠更進步吧!

福原愛與江宏傑的婚姻出現問題時,在日本幾乎是一面倒批判福原愛。(取自福原愛臉書)

※作者為本報駐日特約記者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八里重劃區分析?必買重劃區/地段?比中空樓板更好的做法是?

【影片】響賓集團插旗義享天地 高雄限定龍膽石斑、黑鮪魚開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