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戰後最大謎團「下山事件」:是誰殺了日本國鐵總裁?(下)

·9 分鐘 (閱讀時間)

(前篇:日本戰後最大謎團「下山事件」:是誰殺了日本國鐵總裁?(上))

遺體散落範圍九十公尺

另一方面,六日凌晨零時二十四分──

上野出發開往松戶的末班電車第二四○一M號,準時從北千住站出發,在零時二十五分通過東武線高架橋下,約是輾斃列車(八六九次貨車)通過後六分鐘。

此時,司機椎名利雄發現在約二十公尺前方、車燈光軸(車燈可照亮前方約一公里範圍)中,散落著許多紅色物體,「像是輾斃的遺體」。二四○一M號在零時二十六分抵達下一站綾瀨站,椎名向該站的安部副站長報告:

「線道上有疑似輾斃遺體,請進行調查。」

二四○一M號離開綾瀨車站後,松本正四郎剪票員和岸勝彌站員二人手持照明器具,向現場(足立區五反野南町九三八─九四二番地先,常磐線北千住→綾瀨之間的路道鐵軌上)前進。

約三十分鐘後,二人發現了沒有手腳、豐腴的人類身體趴倒在鐵軌上。他們用位在小菅刑務所後方,平交道管理員小屋中的鐵道電話,致電安部副站長,回報:「皮膚很白,可能是女性的遺體」。

凌晨一點,接到安部副站長的通知後,上野保線區北千住分區的田中荒次郎分區長,與當天值班的小島陸之助副分區長,一同前往事發現場。此時五反野一帶下起了雨,二人都穿著雨衣。

抵達現場後,二人仰賴照明器具的光線開始調查被輾成屍塊、散落各處的遺體。沒過多久,就在遺體的外套周邊,發現了散落一地的名片,上面寫著「國有鐵道總裁下山定則」。接著又在附近掉落的票卡夾中,發現總裁名義的「東武鐵道優待乘車券」。二人早在五日晚間便透過廣播得知下山總裁失蹤的消息。

他們心想:「這下可不得了了」。總之必須趕快通知警方,於是二人前往距離現場最近的西新井署五反野派出所報案,此時為凌晨一點四十五分──

接下來,現場周邊急速地陷入兵荒馬亂的狀態。二點四十分左右,五反野南町派出所的中山巡查抵達現場,接著國鐵相關人員、警方人員陸續聚集,其中也包含為確認遺體身分而被請到現場的大塚總裁祕書、土井清國運行課長等人。

(延伸閱讀:1949年7月5日上午9點37分,日本國鐵總裁走進三越百貨,從此失去蹤影...)

凌晨三點後,周邊的雨勢增強為豪雨,此時熟知下山總裁的綾瀨站長齋藤也來到現場。齋藤在傾盆大雨中將軀體抱了起來。針對此事,現場留有以下紀錄:

「傾盆大雨中,軀體下方的碎石卻完全沒有淋濕,也毫無血跡。遺體的臉被輾成兩半向下伏趴,但下方的碎石也一樣還是乾燥的白色,沒有血跡。」

身為鐵道員多年來處理過無數自殺遺體的齋藤,覺得這個情況相當「不自然」。這份證言也為之後的自殺、他殺論掀起了巨大波瀾。此外齋藤也發現了總裁的雜物包、手錶等,都當場交給了警方。然而該名警察卻移動了手錶的指針(之後報告得知),導致這個可以推定總裁死亡時間的重要證據失去了價值。

凌晨四點,下山總裁鐵道省時期的祕書、時任上野車站旅客係長的折井正雄也來到現場,查看了輾斃遺體的臉部後,確認是總裁本人無誤。NHK廣播清晨五點的整點新聞中,發表了「發現下山總裁遺體」的第一波新聞。同時各家報社媒體記者開始集結,現場一片混亂。

五點三十分,大雨驟歇,警視廳正式展開現場鑑識調查。東京地檢署的布施、金澤二名檢察官、堀崎搜查一課課長、東京都監察醫務院八十島法醫等,約三十名相關人士來到現場。然而,此時又發生了奇妙的事態。

警方正在進行調查(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下山總裁的遺體共被斬斷為頭部、軀體、右手臂、左腳、右腳踝等五部分,而其肉片更連同遺物落散各處,整個範圍長達九十公尺。搜查一課依據現場的散亂狀況,製作了相當縝密的檢驗圖。

然而這個檢驗圖和之後國鐵自行繪製的檢驗圖相比,會發現包括遺體位置在內,兩者有許多相異點。而照理來說應該要在現場的眼鏡、香菸盒、Zippo打火機等,都不見蹤影。

此外,現場和遺體的狀況,也和一般的自殺現場相當不同,可看到多個不合理處。

像是頭部已經粉碎到不成原形、肋骨也幾乎全部骨折,然而下山總裁當天穿著的灰色羊毛外套不只沒有什麼髒污,也毫無破損。相對地,襯衫、內衣、內褲卻沾滿了油(事後調查確認為植物性糠油),又黑又髒。再者,包括齋藤綾瀨站長在內的數位國鐵職員都證言,這些衣物上都沒有血跡。

即便現場的輾斃遺體留有這麼多不自然之處,當天負責鑑識的八十島醫師卻當場斷言:

「沒有他殺的疑慮,這是自殺。」

對此提出異議的,是東京地檢署的布施檢察官。他要求醫師對「自殺」的結論提出說明,八十島醫師回答:

「軀體的部分沒有屍斑,這是在鐵道自殺者遺體上常會出現的現象。當遺體受到巨大損傷時通常就不會出現屍斑,這也顯示本案為『活體狀態中遭到輾斃』的可能。」

的確這也許表示了活體輾斃的「可能性」,但並不能成為判定「自殺」的根據。布施檢察官無法接受這樣曖昧的回答,立即要求司法解剖。下山總裁為當時備受矚目的名人,八十島醫師也同意了檢察官的要求。而八十島便是日後主張活體輾斃(自殺說)的慶應大學中館教授的學生。

(延伸閱讀:曾經有一段時間 外國人住在日本江戶要面對「永無寧日的危險」)

東大法醫判定為死後輾斷

六日上午十點三十分,放置於白色木棺中的下山總裁遺體被送至東大醫學部法醫學教室。之所以會送至東大法醫,是因為當時山手線以中央線為界,分為南側與北側,北側屬東大法醫,南側則屬慶應大學法醫管轄。

負責指揮解剖現場的是古畑種基主任教授,執刀的則是桑島直樹博士。在布施、金澤兩位東京地檢署檢察官、警視廳搜查一課關口警部補、同部門的鑑識課員、東大藥學部裁判化學室秋谷七郎主任教授等人的陪同下,解剖開始。東大的解剖結果如下:

.死者血型為A型(極為罕見的AMQ型)

.遺體在解剖時的體重約為六十六公斤(生前約七十五公斤)

.遺體共被切斷為軀幹(含兩腿根部)、頭頸部、右臂、兩腳等五大部分。

.軀幹胸腹部的內臟受到嚴重損傷,骨盆粉碎,雙腿懸吊在腹部皮肉之上。

.頭頸部幾近粉碎,包含局部頭髮的臉部皮膚已剝離。腦部脫離頭蓋骨,只留下約三分之一。

(依照這些遺體狀態,推測下山總裁應該是臉朝下伏趴在鐵軌上,從列車前進方向來看,其兩腳踝放置於左側鐵軌上、肩膀則是在右側鐵軌上,以上半身稍微傾向機關車方向的姿勢遭到輾斃)

.遺體幾乎沒有血液殘留。心臟開了一個洞,周圍卻也完全沒有看到血液。

.在頸、肩、手腕、左腳踝的斷面上,沒有看到自殺(活體輾斷)應該會留下的生命反應。換言之,下山總裁應屬「死後輾斃」──死亡後才被放置於鐵軌上。

.遺體各處共計有三百八十處擦傷、撲打傷等痕跡。大部分傷口也都沒有生命反應。不過手腳的皮下出血、睪丸、陰莖、眼皮、內臟的黏膜出血等局部傷口卻有明確的生命反應。

(可推測下山總裁生前曾遭人施暴,且這些傷處除了手腳和部分臉部外,幾乎都集中在衣物遮蔽之處。此外,兩手腕有皮下出血的痕跡,且其點狀血痕呈環狀排列,認為雙手可能曾遭綑綁。實際執刀解剖的桑島博士也表示,「兩手腕可能曾被綑綁,造成血液無法流通的狀態」。)

有關此手腕的傷痕,當時GHQ曾留有文書記載。

一九四九、七、十一「搜查進展報告」(備忘錄) 致公安課長(PSD) 舒哈克發 警視廳公開了衣物、持有遺物的清單。鑑識結果表示兩手腕和兩腳踝處有出血,生前可能曾被綑綁。

.死因不明。但否定窒息死的可能。死亡時間僅推測為五日晚間,其餘不明;不過之後(七月十一日)運用氫離子測定等方法,將死亡時間縮短為五日二十一點三十分前後二小時以內(也就是八六九次貨車輾過前約三小時,這個時間和日暮里的塗鴉「5.19下山桶」吻合)。

(延伸閱讀:這位傳奇女優靠著一對巨乳 讓AV帝王村西透的事業起死回生)

六日十九點三十分,在記者俱樂部公布了東大法醫的司法解剖結果,翌日各報皆刊載了此消息。六日十二點(警視廳公布解剖結果為死後輾斷前七小時以上),增田甲子七官房長官在記者會上發表了以下內容:

「鐵道專家認為,下山總裁在遭輾前已經死亡。」

由以上種種可以推定,警視廳──或說政府、GHQ──最初是抱持著「他殺」的見解。然而之後卻以搜查一課為主,強硬且不自然地將下山總裁的死誘導為「自殺」。

*本文摘自《下山事件 最後的證言》,凌宇出版。

【作者簡介】

柴田哲孝(Shibata, Tetsutaka)

一九五七年出生於東京,日本大學藝術學系退學。曾參加八六年、八八年的巴黎達卡拉力賽,也會前往國外秘境行釣,喜愛戶外運動。二○○六年以本書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與日本冒險小說協會大獎之評論.寫實記錄部門獎。○七年以《TENGU》(祥傳社)獲得大藪春彥獎。另有著作《KAPPA》、《日本怪魚傳》、《DANCER》等。

更多上報內容:

振興醫院已幫連戰夫婦打疫苗 周玉蔻再爆「還有蔡爺爺蔡奶奶」

7/21最終表決 澳洲布里斯本將拿下2032年奧運會主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