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有阿信、韓國有大長今...台灣有《阿霞》觸動人心

·5 分鐘 (閱讀時間)
母女擁抱背影(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母女擁抱背影(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阿霞就像你我身邊的姊妹、鄰居或菜市場夫人,充分彰顯出台灣女性特有的溫柔與堅毅,更是你我時代的細膩寫照阿霞,台灣角落的一位平凡女性,人生陷入低谷時因緣際會獲得南投集集小鎮清潔隊員一職,潛心為鄰里奉獻。

體貼細膩的她,無意間幫助了長官,也成為團隊信任的一員,後受拔擢高昇,殊不知自己已成為地方派系鬥爭人馬手中的棋子。

就在阿霞終於下定決心接任地方政府高階職位、全心為民眾服務後,旋即遭有心人士構陷入獄,她才發現早已被捲入一樁密謀已久的官商勾結弊案……幸好在這顛簸的路上,阿霞的公婆始終是她最堅強的後盾,年幼的女兒讓她不輕言放棄,一位意外結識的友人也在身邊默默守護著她。

===鏡文學《阿霞》搶先看===

雨還是嘩啦嘩啦的下著,絲毫沒有放緩的跡象。這已是台北連續第七天下雨,道路濕滑,坑洞滿佈,路過的車輛及行人險象環生。

到醫院檢查發現確已破水,阿霞隨即被安排到待產室,由護士替她裝上胎動偵測器及測開指,過程雖不舒服,一心盼望志榮快快到來及女兒平安問世的阿霞,已無暇他顧。

只是,都過了四個多小時,志榮卻遲未現身。倒是志榮的妹妹怡婷,從媽媽那裡得到消息,搶先一步到醫院探望阿霞,一見到嫂嫂就問:「我哥還沒來?」

阿霞點點頭,露出一絲不安的神情。

怡婷見狀,拿起手機打給志榮,連試幾次都無人接聽。

和阿霞同齡的怡婷,大學畢業後留在台北工作,接獲嫂嫂即將生產的消息,打電話給哥哥,當時志榮說他在新店工地,因工人一直埋怨下雨滲水無法施工,主管要他到工地察看,隨後就會趕往醫院。

四個小時過去,仍未見到志榮身影,不由得讓怡婷及阿霞擔心起來。

腹痛的頻率愈來愈密集,宮縮也由後腰開始逐漸擴散到前方及腹股下方,阿霞被推進產房,志榮仍未現身,只有怡婷在外等候,既要等待嫂嫂順利生產、小侄女出世,也要等待哥哥儘快到來,還要向遠在南投的父母回報長孫女出生的最新情況。

沒想到哥哥還未現身,警察卻先出現在她面前,身旁還跟了哥哥的同學兼同事阿杰。阿杰和志榮是大學同學,志榮和阿霞結婚就是由他擔任伴郎,學生時代志榮曾邀阿杰到南投看廟會,當時怡婷也在家,對他並不陌生。

還未來得及問阿杰出什麼事,警察先開口問明怡婷身分,確認她是志榮的妹妹,告訴她志榮已經不幸車禍喪生。

聽到噩耗,怡婷直覺不是真的。她轉頭看阿杰,希望他能說這是黑色幽默、是開玩笑,或是什麼荒唐的理由非得編造這謊言不可;阿杰卻沉默不語,過了半晌才點點頭,示意她警察所言不虛,讓她跌入絕望的深淵。

她倒抽一口氣,不停的深呼吸,想釐清眼前這一切紛亂:嫂嫂仍在待產,小侄女即將出世,哥哥還未見上女兒一面,爸媽也仍在巴望孫女誕生,志榮怎麼可能就此撒手人寰?

怡婷不斷的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眼淚卻已不爭氣的滑落,久久不止,直到電話響起,是媽媽。還在猶豫如何開口,倒是媽媽先說哥哥發生意外,要她趕往醫院處理。

原來,志榮從工地前往醫院,途經一段彎曲起伏的山路,因拓寬受阻,加上連日豪雨濕滑,險象環生,一心想儘快見到女兒的志榮,一個不留神衝出邊坡,整個人跌進山漥,過了許久才被路過的民眾發現,警消趕抵時已無生命跡象,從散落的背包找到身分證件及名片,聯絡公司確認是志榮,再由公司找到阿霞待產的醫院及志榮的母親,這一折騰,已耗掉四個多小時。

再也無法不去相信哥哥車禍喪生的怡婷,驚覺現實竟是如此殘酷,只好勉強收拾紛亂的思緒,悲傷的隨警察及阿杰,轉往另一家醫院處理哥哥後事,留下仍在產房的阿霞與即將出世的小侄女,面對這人生巨變。

剛離開不久,小侄女呱呱落地。護士告訴阿霞,小嬰兒身高48公分,體重2495公克,臉上有一些小紅疹,醫生說等長大些就會好,其他一切正常,還替小女嬰蓋上藍色的腳印,代表從此跨出人生的第一步。

但這才剛開啟的人生步伐,卻有些顛簸。

《阿霞》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欲知下回請點此>>>https://bit.ly/3eskNq9

《阿霞》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阿霞》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你可能還想看>>>

人的一生僅僅是這樣嗎? 《驟雨來臨前》誰是人生贏家

東方版《暮光之城》!滅門血案後… 《牡丹》的噬血純愛

母愛是無私還是自私? 扭曲的愛系列《抱歉,我討厭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