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福島核災9週年》核災區食品安全嗎?災民盼重振家園:我們會用最高標準檢驗

劉俞妗
風傳媒

2011年3月11日,日本宮城縣外海發生日本紀錄規模最大的地震(芮氏規模9.0),隨後引發的超大海嘯與悲劇性的福島核災,造成1萬5897人罹難、2533人失蹤,更在日本社會、尤其是災民心中留下難以痊癒的傷口。9年過去,選擇回鄉的部分災民仍致力於收拾瘡痍家園,然而他們受到汙名歧視,復興在地產業也長路漫漫。

《美聯社》(AP)報導,位於福島縣雙葉郡浪江町的鈴木酒造店,距離海濱的福島第一核電廠僅6公里左右,地震發生當時,身兼釀酒團隊領袖「杜氏」的社長鈴木大介親眼目睹海嘯大浪吞噬自家酒廠,數日後遵從日本政府發布的避難指示,與其他核電廠半徑20公里內的居民一同撤離。鈴木大介說:「沒有人明講,但我們當時都確信再也回不了浪江町了。」

鈴木大介寄望透過受災區出產的日本酒振興家園。(美聯社)
鈴木大介寄望透過受災區出產的日本酒振興家園。(美聯社)

鈴木大介寄望透過受災區出產的日本酒振興家園。(美聯社)

奇蹟保存釀酒酵母

鈴木大介計畫在2021年、也就是震災10週年,回到浪江町原地使用浪江町產的酒米重新開始釀酒,延續18世紀中江戶時期傳承下來的鈴木酒造店。為此,他需要歷代傳承並持續改良的發酵劑。

發酵劑(fermentation starter)是用以生產發酵食品的微生物培養物,而在日本酒釀造過程中關鍵的發酵劑稱為「酒母」,能將米產生的醣份轉化為酒精,不同種類的酒母會影響日本酒的風味口感,各家酒造的酒母當然也大相逕庭。

原本的酒母隨著酒造原址被沖毀,不過就在地震發生前幾天,鈴木大介將自家酒母送往福島科技中心分析,於是鈴木酒造的酒母就這樣奇蹟似地保存下來。福島科技中心是為縣內產業振興提供技術支援的研究機關,每10年都會分析一份酒母樣本,分部會津若松技術支援中心副所長鈴木賢二表示「這都是出於巧合中的巧合」。

鈴木酒造店的酒母奇蹟似地保存下來。(美聯社)
鈴木酒造店的酒母奇蹟似地保存下來。(美聯社)

鈴木酒造店的酒母奇蹟似地保存下來。(美聯社)

核災後,鈴木大介搬至160公里外的山形縣長井市,買下當地一間酒廠的股份繼續釀酒生意。2017年浪江町的避難指示解除後,他定期往返長井和浪江兩地,取浪江收成的稻米和當地的地下水,釀造新的銘柄並命名為「Landmark」,寄望這支酒可以如其名、成為復興家園的里程碑。

重視食品安全 層層把關輻射物質

許多消費者對核災封鎖區的農產品仍有疑慮,鈴木大介在食品安全方面也不馬虎。用以釀酒的地下水源每小時檢查輻射汙染,酒米也必須通過比現行標準更嚴苛的檢驗,而在出廠發貨前,裝瓶的日本酒也需通過最後一道輻射汙染檢驗。

儘管鈴木酒造店的商品經過層層把關,鈴木大介了解,說服消費者接受核災重災區出產的日本酒非常困難。不過他說:「我有信心,我的酒毫無疑問是安全的,我們現在能做的,是將我們為安全而做的努力展現給人們知道。」

使用浪江町的米和地下水釀造的日本酒「Landmark」。(美聯社)
使用浪江町的米和地下水釀造的日本酒「Landmark」。(美聯社)

使用浪江町的米和地下水釀造的日本酒「Landmark」。(美聯社)

在核災之後,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核能署(OECD Nuclear Energy Agency)的食安專家拉佐(Ted Lazo)前後造訪福島不下40次。他說,是否購買核災區食品,全看個人願意承擔多少風險,福島當地的農產品廠確實需要達到國際標準,才有可能說服消費者。

拉佐表示,為了確保、驗證核災區出產的食物沒有輻射汙染之虞,日本政府、私人企業、經銷商和農夫都付出巨大努力,且成就非凡。

根據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 Alimentarius Commission,簡稱CAC,又稱Codex)建議標準,每公斤的食物中,輻射物質碘-131活度要低於100貝克(becquerel,等於每秒蛻變一次),銫-134與銫-137總和活度則要低於1000貝克,而日本福島核災區的食品輻射物質活度則落在10至25貝克之間。

福島縣雙葉郡浪江町的震災慰靈碑。(美聯社)
福島縣雙葉郡浪江町的震災慰靈碑。(美聯社)

福島縣雙葉郡浪江町的震災慰靈碑。(美聯社)

銘記歷史 期望開創新氣象

然而浪江町的重建還有很長一段路。2017年3月31日浪江町的避難指示解除,原本該町21434名居民中,只有1189人(約5%)返回家園,更多人要求町方拆毀住宅,選擇在外地繼續生活。町役所職員表示,許多人仍對當地殘留輻射量抱持疑慮,加上附近缺乏大型醫療設施、商業活動低迷,這些因素都使原居民畏怯返鄉。

儘管日本在2012年成立復興廳負責災後重建事宜,但由於福島核災善後疏散舉措,讓311震災有別於過去阪神大地震,災區重建不如預期。NHK報導,根據兵庫縣立大學調查,災後十年,1965名因核災離開家鄉避難的受訪者中,逾60%仍然有「身為災民」的意識,這個數字是阪神大地震十年後同樣調查結果的2.5倍。

地方經濟嚴重受創是其中一個原因。一名受訪者表示,車站附近的店家接連關門,年輕人也不回來,不知道要幾十年之後才能回復以前的生活。而一名從浪江町搬往新潟市的受訪者則斷言無法回歸9年前的生活,有時想要忘記或隱藏身為災民的事實,但「這一生都會覺得自己是災民」。

鈴木大介也意識到他不能只是重現浪江町以往的景象,他希望鈴木酒造店2021年的回歸能鼓勵當地人回流振興產業,同時吸引新公司入駐。「光是延續地震以前的狀況是不夠的,我們需要集思廣益,開創新景象。」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日本311浩劫9周年》「畢生難忘台灣溫暖援助」 日台交流協會:因為台灣,災區不會一直是「災區」
相關報導》 「福島核污水可以倒進大阪灣!」大阪市長霸氣發言惹議,日本網友批:海灣不是你家開的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義國封鎖 「恐懼感愈來愈具體」
印度色彩節照常舉行 唯禁用陸製彩色粉
最後一次代表王室 哈利人氣不減
女童玩充氣城堡突爆炸 噴飛6m高空墜地亡
大叔娶嫩妻卻頂綠光 揭20歲兒半夜尬繼母

相關新聞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