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長照】太太失智了 不擅家務的日本歐吉桑很無助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日本的傳統性別分工觀念中,照護是女性的份內事,但這幾年來,參與家庭長期照護的男性,也越來越多了。日本年長男性對於家務並不熟悉,突然必須照料逐漸失能的家人,種種問題便油然而生。

老年失智人口的照護,是日本高齡化社會的迫切之需。部分年長人士礙於安養機構額滿,或者經濟能力不足等原因,便一手負擔起照護罹患失智症家人的生活起居。

這在老一輩日本人印象中,長期照護家人病患是女性該做的事,男性的參與,幾乎是難以想像的。然而,日本照料失智家人的年長男性正年年增加中,到目前為止已達已達100萬人以上。日本內閣府今年的統計資料亦指出,年長人士的照護者配偶占了25.2%,其中約有3成為男性,而且7成年齡達60歲以上。

日本社會學教授津止正敏指出,現在的日本,每3位照護者中就有1名男性。以往生活被工作塞滿,不擅家務,從未料想過參與照護的男性長者,突然之間就得面對照料失智家人的問題,尤其是輔助排泄,連熟悉育兒的女性都會感到抵抗,更不用說是男人了。

群馬縣的大澤先生,是一個癡呆症家屬支持團體的代表。他老婆目前已住院治療,之前老婆在家安養時,一旦她尿失禁,大澤往往都找不到可替換的內褲在哪?而內褲不夠了,也得去女用內褲賣場採買,這對老一輩的日本男性來說也是相當辛苦。改穿尿布也沒有那麼容易,老婆常會因換尿布發飆。

神奈川縣另一個支持團體的副代表岸正先生則回憶,在狹小的廁所低頭幫換老婆尿褲時,對方以為「有陌生男子在脫自己的內褲」,便用力把自己推到牆邊。她認得老公的臉,但沒看到後腦勺就認不出是誰。

「妳在做什麼!」儘管岸正先生不是會家暴妻子的人,還是忍不住還手了,一拳往妻子腿部揍下去。留下的,不只是明顯毆痕,還有心底的懊悔與自責:為什麼我會這樣做?從此,他不再因為老婆的無禮大打出手,改以笑容面對一切辛苦。

琦玉縣一名照護人員指出,即便有些男性對處理其他照護與家事無礙,仍有許多男性難以處理排泄物。被照護的老婆變得像嬰兒一樣,對日本的丈夫來說是一大問題。

此外,男性照護者往往會陷於孤立,難以吐露心聲與疑問。津止教授見此狀況,便在2009年拋磚引玉,創立了「男性照護與支持者的全國網路」,為男性照護者們提供社交場域,至今已迎接第10個年頭,會員也從剛開始的10幾人,到今年3月足足增加到680人。當10年前幾乎沒有男性照護者支持團體,現在日本全國已增加到150個以上。

戎世先生,15年前因為母親罹患失智症,原本對於家事十分陌生的他,也開始了在家照護。他發現有個男性同儕可以互相發牢騷的地方是必要的,因此在11年前加入了津止教授的支持網路。

他照顧失智母親的種種糗事,像是出門在外,該去男廁還是女廁等等,都在支持網的網站上引發話題。他同時並致力推動實現「照護中」識別標誌普及化。

而男性照護者以往以工作為人生價值,如今因為照護而犧牲工作,這是件痛苦的事。「男性照護與支持者的全國網路」的顧問樋口惠子,基於男性照護者的經驗,提出了「零照護辭職」策略,不但是該團體,現在也成了日本政府的政策目標。樋口希望能率先讓男性兼顧照護與事業,維持生活的平衡。

資料來源:週刊現代、日本經濟新聞等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允許做有趣的研究 京都大學諾貝爾獎得主輩出
日本外籍生就業人數創紀錄 尼泊爾留學生成長率最高
日航一年內兩起機師酒精超標事件 日政府:再犯一次就勒令停飛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香港之亂 習近平警告:嚴重挑戰底線
簽9協定 巴西川普反中變親中
日本企業控制狂! 女性禁戴眼鏡
美國大學生 最後悔念了這五個科系
玻利維亞政壇新局 女強人接臨時總統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