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自行人間蒸發的人,與幫你逃離工作和家人的公司

·5 分鐘 (閱讀時間)
People crossing a street in Tokyo
一些人選擇自行人間蒸發,對家人來說可能是難以承受的痛。

在世界各地,從美國到德國再到英國,有些人決定從自己的生活中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們在半夜離開家園、工作和家人,開啟第二次人生,許多時候不會回頭看一眼。

在日本,這些人有時被稱為「jouhatsu」。 這是日語「蒸發」的意思,但它也指故意消失在空氣中的人,並繼續隱瞞他們的下落,這可能會持續數年甚至數十年。

「我厭倦了人際關係。我帶著一個小手提箱就消失了,」42歲的杉本說,他在這篇報道中只用了自己的姓氏。 「我只是逃過了一劫。」

他說,在他的家鄉小城,因為他的家人及其在當地的顯赫生意,每個人都認識他,他們都期望杉本接過生意。 但是把這種責任強加在他身上,讓他非常痛苦,以至於他突然永遠離開小鎮,沒有人知道他要去哪裏。

Streets in Japan
Streets in Japan

從無法逃避的債務,到沒有愛的婚姻,各個人「蒸發」的動機都各有不同。

無論出於何種原因,他們都會求助於幫助他們完成整個過程的公司。這些行動被稱為「夜間搬家」服務,以秘密的方式,協助人們人間蒸發。他們幫助想要隱匿的人,脫離原有生活,並在秘密地點為他們提供落腳處。

「通常,搬家的原因是積極的,比如進入大學、找到新工作或結婚。」

「但也有令人悲傷的搬家——例如,比如輟學、失業或逃避跟蹤狂,」在90年代日本經濟泡沫破裂時創立了一家夜店的羽鳥勝(Sho Hatori) 說。

起初,他認為經濟破產將是驅使人們逃離困境的唯一原因,但他很快發現也有「社會原因」。 「我們所做的是支持人們開啟第二次人生,」他說。

社會學家中森弘樹(Hiroki Nakamori) 十多年來一直在研究人間蒸發者的問題。他說,「jouhatsu」一詞最初是用來描述1960年代決定失蹤的人。

二次人生

日本的離婚率(現在仍然)非常低,因此有些人認為,與其通過複雜的正式離婚程序,不如直接離開他們的配偶。

Woman withdrawing money from an ATM
在日本,失蹤者很容易獲得資金而不會通知可能正在尋找他們的人。

中森弘樹說:「在日本,很容易人間蒸發。」隱私受到嚴格保護,失蹤者可以在不被標記的情況下自由地從提款機取款,而他們的家人也無法取得可能捕捉到他們所愛的人在逃的監控視頻。

「除非有犯罪或意外等其他原因,否則警方不會干預。家人所能做的就是向私人偵探支付很多錢。或者只能等待,僅此而已。」

「我很震驚」

對於被拋棄的親人來說,被遺棄以及隨之而來要尋找他們的失蹤親友,是難以忍受的。

「我很震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女士說,她22歲的兒子失蹤了,此後一直沒有聯繫過她。

「他兩次就業都以辭職失敗收場,他一定為自己的失敗感到痛苦。」她開車到他住的地方,搜查房子,然後在她的車裏等了幾天,看他是否會出現。他從來沒有出現過。

她說警方沒有提供幫助,並說他們告訴她,只有懷疑是自殺時,他們才能介入。但由於沒有紙條,他們不會提供幫助。

「我知道這是防止跟蹤者,擔心信息被濫用。這也許是一項必要的法律。但罪犯、跟蹤者和無法尋找自己孩子的父母是不同的,出於私隱而令他們都受到同樣的對待,這是什麼道理?」她說。

「根據現行法律,沒有錢,我所能做的就是檢查屍體是否是我的兒子,這可能是唯一留給我的東西。」

失蹤者

A woman in Tokyo
The police rarely help families searching for their loved ones

對於人間蒸發者自己來說,在他們離開過去的生活一段長時間後,仍然會有悲傷和遺憾的感覺。

「我一直覺得我做錯了什麼,」把妻子和孩子留在小鎮上的商人杉本說。

「我有一年沒見過 (我的孩子)。我告訴他們我正在出差。」

他強調,唯一的遺憾是離開了他們。杉本目前住在東京住宅區的一處隱蔽處。

Tokyo
東京是人口達3700萬的大城市。

協助杉本逃離家園的那家「夜間搬家」公司,是由一位叫埼玉的女士經營,她也要求只用姓氏接受訪問,她本人同樣是一位在17年前自行人間蒸發的人。

當年在經歷了一段身體遭受虐待的關係後,她「消失」了。她說: 「某種程度上,我是一個失蹤人士,即使是現在。」

「我有各種類型的客戶,」她繼續說,「有些人會逃避嚴重的家庭暴力,或是出於自我原因和私利(而消失)。我不會評論他們。我從不會說,你們的案子不夠嚴重這些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掙扎。」

對於杉本這些人來說,她的公司幫助他應對自己的掙扎,但即使他設法消失,這並不代表昔日生活的痕跡會不存在。「只有我的長子知道真相,他才13歲,」他說,「我忘不了的是,他對我說,爸爸自行決定自己的生活,我無法改變。這聽起來比我成熟,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