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治時期台南藝妲花名錄(下):有人專精「房中術」、有人擅長划酒拳

·7 分鐘 (閱讀時間)

(前篇:日治時期台南藝妲花名錄(上):除了要會唱歌跳舞,語言能力也很重要)

三、錦霞

錦霞為稻江產的北妓,隱逸其姓,擅長跳舞、彈唱與應客。 從良後又曾現身於珈琲店。

錦霞寫真(豐饒文化提供)

這裡的錦霞,以及前述的阿珠以及雪艷琴,都將「跳舞」當成一項特殊技能,來作為吸引消費者的特色。臺灣在接觸到日本藝妓文化以前,藝妲並不學習跳舞,乃因日治以後接觸到了日本藝妓,在表演與酒席之中為了迎合消費需求,開始學習舞蹈這項才藝,也隨著唱盤的引進與流行,跳舞成了現代大眾交際應酬的主要娛興之一。

(延伸閱讀:原住民與日本人的恩怨情仇!引爆霧社事件的導火線竟是因為這場婚禮)

四、素珍

擅於房中術的素珍,就是前面介紹的藝妲雪艷琴的姊姊,從「醉仙閣歌妓素珍。小名阿仙。崁城番花巷人。幼時。隨其姉鬻曲於真花園。及其姉嫁後。遂移幟於該閣。」 知其為赤崁人,而非北妓。另一則〈花間瑣語〉:

日前於本闌中,對嵌成諸妓,略加短評,花叢中,竟至起一大衝動,誠出筆者意料外。聞數日前,花仙偕友到醉仙閣小飲時,素珍校書,更加抗議。似謂渠擅長房中術云云一語不離,花仙惘然,默知所對。歸而懟予以採訪不實,然予非箇中人,殊難負此重責。世不乏好奇涉險之士,倘能身親其境,則桃源洞裡,幾許春光,自亦了然心目間也。

引文中可見,藝妲本人對於被視為「擅於房中術」此事感到相當不快,但同時也代表著,撰寫人本身並沒有實際與素珍體驗房中術。會發生這種情況,是因為花系列的作者在撰寫報導時,有的曾經時的與藝妲們邂逅,但有的則是無緣面識,只能輾轉聽說。

另外,消費者與藝妲對「房中術」一詞的反應不同,引文中花仙對於藝妲被書寫的抗議,並非想為其平反這個特色,而是希望消費者們「親身體驗」這個特色屬實與否,顯現出社會風氣對於藝妲擅長「房中術」一事並不害臊。

(延伸閱讀:辮髮、鴉片、纏足三大陋習難除!主因竟是被當成抗日籌碼)

五、黃映雪

而說到待在醉仙閣中時間最長的藝妲,阿雪當屬其中之一: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於花界又何獨不然。本刊第五十六號所紀之黃映雪即通稱阿雪者本具冰玉之姿嬌嬈之態。蒞南隸籍於醉仙閣者幾及十稔。菡萏初開。無不譽為瓊瑤玉蕊。艷色嬌香。美人之目。一時無兩。拜倒于石榴裙下者。不知凡幾。

及其數敗情場。芳心揉碎。玉容消瘦。則又以色衰愛弛。久而生厭。以致「門前冷落車馬稀」人情喜新厭舊。莫怪其然。雪既失意。尋遁去。不見者已兩年矣。一般冶遊廊。咸意其苟不佗傺。必已從良。不期近於鷺門。邂逅遇之。堅邀過從。始詢悉彼美於去年冬間。移艷幟而來廈島。……。

黃映雪寫真(豐饒文化提供)

刊載此則消息時為昭和七年(1932),作者已不見黃映雪兩年。另外,黃映雪原已在醉仙閣待了有十年之久,推測其應在1920-1921年間來到醉仙閣,當是醉仙閣始業時就在的藝妲。引文中所述第五十六號稱:

醉仙閣阿雪。別號內行。細詢其所由來。則因渠一日。為客理殤政。席間。客詢其所好者果屬何等嫖客。雪遽答曰。妓女中。最歡迎者。莫如外行。若君等之內行。妾輩當引避山舍矣。

文中解釋阿雪的別號由來,見她與酒客們的互動,顯見在應酬上得心應手。另有寫道黃映雪到廈門後:「築香巢於中山路。以善應酧聲譽噪一時。」 綜合上述,當可知黃映雪為醉仙閣中最資深的藝妲之一,但在醉仙閣移到西門町以前就已離開。阿雪離開醉仙閣後,曾寓居招仙閣:「招仙老妓阿雪曰。君屬內行家。妾當退避三舍。萬不敢班門弄斧。」 可見這「內行」的名號,相當深植人心。

(延伸閱讀:積極推動台灣建設與改革的劉銘傳 最後竟因為「擋人財路」告老還鄉)

昭和七年(1932)醉仙閣移至西門町後的一則報導:「醉仙閣旗亭。自喬遷新舖以來。妓女集。秀者頗不乏人。其中色可觀者。當首推雪艷琴。麗香。阿昌等輩而已。餘者則自儈而下矣。最近新到一妓,曰錦霞,色藝均可與前者相伯仲。」 其中有著前述已談及雪艷琴,而麗香則為三位精通日語的藝妲之一,至於另一位阿昌:

阿昌,逸其姓,稻江永樂町人,現樹艷幟於醉仙閣旗亭,芳紀廿八,且經生育三子。而嬌艷如花,一見猶如二十一二之麗人,工北調,善應酬,以故生意大振。每日局面,冠諸儕輩,惜有隱癖,大為昌病。幸昌善修飾,不知者多為瞞過,則知而有同嗜者。更求之不得也。

日治時期大多數的藝妲,多為二十歲以下,而阿昌反而不同,二十八歲對一個藝妲來說已是高齡,且生過三次孩子,更特別的是,阿昌所呈現的是能提供服務給特殊癖好的消費者,不免是一種應酬手腕,另外有特殊技能者還有擅長猜酒拳的幼絨。 這個「特殊技能」除了藝妲天生的特質之外,還有藝妲為了迎合消費者的要求所學習的技能。

除了陪酒以及應酬能力,面貌與體態也是藝妲時常被書寫的一大特色,就以面貌而言,也有不少以美麗的面貌聞名的藝妲,如阿秋:

阿秋寫真(豐饒文化提供)

醉仙閣歌妓,阿秋,崁南崖,芳紀二十,眉目秀,婉變可人。近以臺灣代表美人入選某報,想讀者所熟知也。其所謂女性美,曲線美,故毋庸頭陀節外生枝,再為吹拍。惜其生過柔順,又脅於鴇母之淫威。……阿秋,曲兼南北管,第學而未工。除天賦之姿容嬌艷以外,似無所短長,惟賦性略似月仙,幾不知愛情為何物。

這則描述除了介紹阿秋的生平之外,更得知因外貌出眾入選報紙的美人代表。而另一則有關阿秋的描述:「醉仙閣阿秋南妓也。其假母某鴇。於日前去世。客有對姬致賀者。有亟表哀忱者。姬則悉以無言答之。日惟默坐冥思。盈々欲涕而已。」

從上一則引文可知其受鴇母淫威,亦可從客人祝賀鴇母過世一事,得知其受鴇母的欺凌,然此種生命歷程,像是鴇母將其手下藝妲作為搖錢樹,虐待其身心等,在藝妲的生命故事裡是屢見不鮮的。

*本文摘自《酒樓物語:臺南醉仙閣的前世今生》,豐饒文化出版。

【作者簡介】

黃李森 彰化和美人,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碩士,研究領域為臺灣史、臺灣及臺南文化史,現為鹿溪文史工作室田野訪談研究員。碩士論文《城市與酒樓:日治臺南醉仙閣經營實態之研究》獲臺南市文化局109年獎助臺南研究出版。

更多上報內容:

【快訊】盟友助台再+1!拜登宣布疫苗協助清單 台灣也在列

【東奧辦或不辦】向政府表達擔憂與質疑 日本破萬名奧運志工辭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