旱鴨子下水 向海學智慧

李欣恬/專訪
中國時報

不了解潮汐,不知道每天水位不一樣,楊順發曾經為了抓準潮汐時間,以土法煉鋼方式,連續三個月,天天前往海岸,仍抓不準頭緒,直到好心釣魚人告訴他:「你不用天天來,上網看中央氣象局,都有預報。」

楊順發說,自己的無知,對水的恐懼,都無法澆熄他想把這些嚴重景觀變化拍攝下來,讓更多人看見的心情。基本配備是三腳架、兩公尺樓梯、相機鏡頭、快門線等繁瑣器材。

2015年,楊順發到台南北門南鯤鯓拍照時,發現怎麼會有「水中的房子」?在水中的房子,看起來很美、很荒涼,但楊順發一發現是地層下陷造成的結果,有所感悟,「我看得心好痛,很美,但好矛盾,決定拍下來。」

在那之後,楊順發耗時3年,記錄雲林、嘉義、台南沿岸的地層下陷狀況,集結而成作品《台灣水沒》。每回他扛相機、腳架、梯子,涉水時,都膽戰心驚,也曾摔跤,讓器材泡湯,或是拍完照,出口卻被漂流木堵住,一度出不去,甚至曾經搭船出海,結果引擎壞了,與船東家在船上面面相覷,無法尋得救援,差點上演「少年PI的奇幻漂流」。

「在水中拍照,比在陸地上困難許多,你看不見水面下的路通往哪裡,有時是趁退潮時先多走幾次,熟悉路況,有時得用竹竿,探測路到底在哪。」

楊順發表示,「『台灣水沒』,有三個意義,一是問觀看者:台灣漂亮嗎?如果覺得台灣很漂亮,我們應該為環境做什麼事?二是台灣被水淹沒了,第三是,我把畫面處理得像是水墨畫,看來很美,可吸引觀看者前來,發掘糖衣底下的隱憂。」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