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報觀點-習貼身左右手 平衡三角關係砝碼

羅印?
中時電子報

旺報【羅印?】

中俄之間的「辦公廳外交」或「大祕外交」最早始於習近平掌權2年後的2014年。這項外交機制運作迄今,顯示中俄關係的特殊性與敏感性,同時也是北京作為平衡中美俄大三角關係的重要砝碼。

「大祕外交」要能成熟運作,需要有主客觀條件的密切配合。主觀要件是,代表雙方最高領導人的「大祕」,必須能直上最高層,是領導人身邊最核心的貼身幕僚,「大祕外交」才能發揮最強影響力。

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無論黨內級別(中央政治局委員,副國級)或者工作執掌(中辦主任,黨中央大內總管),甚至是與習近平密切的個人情誼,都是執行「大祕外交」的不二人選。

栗戰書與習近平很早就熟識。兩人的仕途起點都是河北,當年栗戰書在擔任河北省無極縣委書記時,習近平正擔任與無極縣相鄰的正定縣委書記。習對於這位貼身的左右手,自然是有高度的信任感。

客觀條件指的是「大祕外交」運作的需求面。值得注意的是,大陸外交部選擇在3年之後才對外正式宣布中俄在2014年建立了兩國辦公廳磋商機制。

官方之所以現在才證實「大祕外交」機制運作,主要考量還是離不開中美俄大三角關係。

近期中美在應對朝核危機上逐漸取得共識,同步對朝施加強大壓力;而在美軍轟炸敘利亞期間,中方罕見地在聯合國相關議案上投下棄權票,立場與美趨近。更不用說習川會後兩人關係升溫,美不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換來中方對北韓發揮更大影響力。

凡此種種或許都會引起莫斯科的側目與疑慮,中俄關係難道要被上升中的中美關係所侵蝕或犧牲?此刻,正是栗戰書重演「大祕外交」的關鍵時機,他的角色將不僅是習近平的化身,更是北京平衡對俄關係的重要砝碼。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