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報》還有生存空間嗎?

本報訊
2015年,《旺報》第六屆兩岸和平創富論壇在台北舉行,兩岸業界人士出席參與。(圖/顏謙隆)
2015年,《旺報》第六屆兩岸和平創富論壇在台北舉行,兩岸業界人士出席參與。(圖/顏謙隆)

民進黨蔡政府吃了秤砣鐵了心,硬是讓社會高度疑懼的《反滲透法》在爭議中強渡關山,寫下解嚴後30年政治史上最黑暗的一天。當年為爭取百分百言論自由而自焚的鄭南榕若地下有知,相信也會對綠營今天的專制獨裁捶胸頓足。

《反滲透法》的惡劣,主要可以從法律和政治兩個面向來分析。無論從哪一個角度看,都是提供一張接近空白的法律支票,讓民進黨政府敵視或討厭的人或機構,隨時可能面對違法的偵辦;被抓到證據者當然要嚴辦,沒有違法亂紀的人,也可以讓你寢食不安、惶惶度日。情治機關維護國安的權力固然擴張,「國安」表面上似可得到更好的保護,實際上卻可能因政府濫權、社會對立而惡化。

法律必須符合「明確性原則」,法條更不能用詞模糊。蔡政府口口聲聲民主先進國家,如美、英、加、德、紐、澳都有類似《反滲透法》的規範;就算他們有類似法規,但「橘逾淮為枳」,先進國家的民主競爭,就沒有聽聞政黨利用網軍來攻擊對手、帶風向的情事,在我國就會發生。

類似的法規在民主先進國家或許可以施行,因為他們有足夠的民主素養,尊重法規的基本精神;但到了我國就極可能被濫用,所以在沒有深入討論、獲得共識之前,絕不能輕率通過。目前,《反滲透法》包含太多未清楚定義的模糊地帶,卻又沒有施行細則,等於授權行政部門一張空白支票,只要在政治上忤逆當局,就可能成為「依法」遂行政治「鬥爭」的對象,那就會回到處處是警總、到處是線民的「綠色恐怖」時代。

在政治上,兩岸關係其實非常微妙,全世界沒有類似兩岸之間,在政治軍事上鬥爭,經濟上卻又如此合作的關係。若兩岸關係在過去敵對時代是一種極端,正常的兩國關係又是另一種極端的話,當前的兩岸關係其實處於中間:非敵非友、亦敵亦友。對岸不放棄「武統」,基調卻是「和統」,兩岸最佳關係,應該是各憑本領的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但《反滲透法》要將大陸視為「境外敵對勢力」,要用對付交戰敵國的手段來對付大陸。

這是將兩岸間的「安全瓣」完全刨除,讓奔走於兩岸間為和平而努力的個人和機構,因《反滲透法》的刀斧已架在頸項之上,為求自保只好放棄努力,斷絕兩岸來往。當兩岸之間沒有互動交流之後,三通可能被斷絕而回到冷戰時代,兩岸的戰爭一觸即發;本來相對遙遠的「武統」,將成為隨時必須面對的巨大風險,蔡政府完全不去思考這種嚴重後果。

《中國時報》創刊超過半世紀以來,堅持自由民主、捍衛新聞自由,立場始終如一;兩岸展開互動之後,不遺餘力擔任兩岸和平發展的建言者與監督者,數十年來態度一貫。而且無論藍綠執政,對政府施政縱然有所評論,都秉於知識分子的良知,提出不同角度之看法,供政府在多元思考下做出最周全的決策,而這也是媒體存在的最主要價值之一。

蔡衍明先生入主中時集團,秉持余紀忠先生愛國家、支持和平統一的信念,加上他在大陸經商20年的親身經歷,提出「台灣人就是中國人」、「兩岸經由融一實現心甘情願的統一」等無色覺醒主張,卻不見容於執政黨,未來非常可能因報社某些報導而被扣上涉嫌違反《反滲透法》的罪名,辦公室與住家被搜索,個人被檢調偵訊,這種壓力和風險任何人難以承受。如果《中國時報》與《旺報》因而必須自我檢查、限縮言論尺度,這不僅是對言論自由的最大戕害,讓台灣民主成就倒退數十年,跟著民進黨指揮棒演奏樂曲的《中國時報》與《旺報》,還有存在的價值嗎?

尤其《旺報》是兩岸社會的溝通橋樑,讓台灣理解大陸,大陸理解台灣,過去10年《旺報》發揮了很重要的兩岸溝通角色。一旦失去《旺報》,失去兩岸溝通媒介,對民進黨長期執政會有利嗎?對蔡總統心嚮往之的「蔡習會」不會是助力的流失嗎?我們期待民進黨及其支持者,放開選戰思維,慎重思考未來如何與大陸民間社會溝通的問題。

回到現實,《反滲透法》壓力太過沉重,《中國時報》與《旺報》正慎重考慮是否撤回長駐大陸記者,並暫停報導兩岸新聞,等待民進黨政府釐清「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中,所謂「指示、委託或資助」的定義與行為規範細則,再行恢復相關報導與版面,一方面避免同仁暴露於不確定刑事風險中,二方面也可以在中華民國新聞史上留下媒體抗議言論遭到箝制的歷史紀錄。

(全文於《中國時報》改換標題刊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