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視界》東奧競技場 只吹自然風

李侑珊/專訪
中國時報

2020年東京奧運即將登場,眾所矚目的活動主場館「新國立競技場」,出自日本建築大師隈研吾之手,談起這座被視為東京建設工程中最重要的新建築,他強調,場館不使用機械空調,館內外空氣流動宛如「自然的風」吹拂,並大量使用天然木材,維持一貫的設計風格,以建築開啟自然與人文的對話。

關切暖化危機 大量用木材

隈研吾近日訪台,並接受《中國時報》專訪,下為訪談摘要。

問:氣候變遷是當今各國面臨最迫切的危機,身為建築師,您如何讓自己設計的建築因應氣候變遷?

答:氣候暖化問題嚴重,我希望透過建築設計,表達環保與崇尚自然想法,這也是為什麼我大量選用木材。

使用木頭的材質可以減少二氧化碳排放,我在全球各地的建築設計上,都大量使用當地木材,就是希望能抵抗氣候暖化,我的設計都盡量不要用到機械空調,就像在2020年東京奧運的「新國立競技場」,以木材設計打造出馬賽克狀的結構,就是希望透過建築,能讓「自然的風」吹拂到場館內。

問:談談您最滿意作品。

答:我所有的作品都像自己的孩子,這樣回答,也代表我很喜歡每個作品,就像現階段剛完成的「新國立競技場」,在設計的挑戰上,就是要如何在這麼大的體積下,打造一個空間,符合貼近民眾生活,這是比較不容易的事情。

問:您認為建築師的社會責任為何?

答:社會大眾普遍認為,打造建築物會破壞環境,並且浪費人民與國家的稅金,但對建築師來講,這樣的說法太嚴苛。

盼透過好設計 讓環境變優

談到社會責任,倒不如談談如何是一個好的建築師。我認為好的建築師,他與團隊的設計,不只要能改善環境,還要讓環境變得更好,這也是我力求透過建築設計,表達自然與人文對話的原因。

問:您的建築設計標榜「負建築」精神,也就是喜歡木材、宣紙與石頭等天然素材作為建材,也追求「貼近地面」的建築,其意義與價值?

答:「負建築」的意義是環境一旦超過負擔,就會造成麻煩。我很重視人與人的關係,木質等天然建材是有溫度的,所以我不喜歡水泥建物,但20世紀的建物大多以鋼筋水泥為建材,環境變成輸家,這是時代的特色。但是到了21世紀卻是「負建築」的時代,現代人開始重視環保,我把這個潮流,將自然與建築相互融合,並且將環境建築物高度降低,大量使用當地建材,就是我力推「負建築」的作法與原因。

星巴克洄瀾門市 貨櫃屋吸睛

問:台灣有許多您的作品,花蓮星巴克洄瀾門市為何以貨櫃屋為素材?

答:花蓮是個依山傍海的城市,環境優美,在這裡從事建築設計,努力要做到環境不被破壞,雖然我在這裡使用的素材是貨櫃,成本不高,但就是希望利用唾手可得的建材,創造一個舒適空間,這個做法確實有別於我一般的設計,採用貨櫃,的確是個很成功的實驗性案例。

問:比較台灣與日本的環境,有哪些特色?環境是否影響您的建築設計?

答:台灣的氣候比日本溫暖,台灣有火山與溫泉,地理環境與日本相似,再加上都是海島,造就台灣人與日本人在性格上,非常相似,我在打造台灣建築作品上,會將這個觀察融入,放在我的作品裡。

問:台日在建築設計與教育方面,有哪些不同?如何截長補短?

答:在我的事務所裡,有職員是台灣年輕人,我也時常與台灣的大學交流。現在日本年輕人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喜歡走出舒適圈,出國求學與就業意願低,台灣年輕人卻積極向外發展,可以看到台灣青年學子的活力,建築講究的是創意,台灣積極與其他國家地區互動,無論是教育還是建築業,都可以看到台灣的可能性。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