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為民主法治討個公道

鍾琴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網路流行一則對港、星、台三地政治現況的比喻:香港擁有自由與法治,但是不民主;新加坡擁有法治和民主,卻沒有自由。那台灣呢?台灣儘管號稱既民主又自由,然其執政者卻不斷玩弄和破壞做為二者基石的「合憲法治」,乃至淪落到「民主就是民進黨做主」的譏評笑談。

專制國家也有其「法治」,每個獨裁君主也都會樹立起他自己的一套嚴刑峻法。但這些都不是透過公民討論或現代代議制度建立起來,符合民主自由多元人權價值的「社會契約」。我國從早期的軍政、訓政一路走到1987年解嚴後的實質憲政階段,才總算落實了對於基本民權的憲法保障。此後任何法律的制定,都必須以此上位的憲法為依歸,凡是違背憲法精神的任何法制,都將因其悖逆基本民權而喪失其效力。換言之,任何侵犯或剝奪人民合憲權利的法令,包括言論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集會結社的自由等,都將因其違反了上位的憲法精神而致無效。

關於蔡英文執政下種種倒行逆施,操弄詭術和枉法濫權的作為,國內外識者已有許多揭發和論述。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終極之作」,無疑就是第9屆立法委員在2019年會期最後一天強行通過的《反滲透法》。這個「法」本身就是一個最佳史例:什麼叫做「違憲」,什麼叫做「專制法治」,什麼又叫做「大規模且無所不在的政治整肅」!

陳水扁的貪瀆,還只是間接地腐蝕了社會風氣,有損於國家的經濟財政。蔡英文的惡行,卻是直接侵害了廣大民眾的憲法權利以及公平生存發展的空間。執政黨是想要把所有不同意它的人嘴巴都堵起來呢?還是要把數以百萬計的老百姓驅趕入滔滔巨浪的台灣海峽?

無論大選由誰勝出,所有的惡行都已發生,所有的證據也都已被保存。選前來不及控訴的,選後的檢舉和提告卻絕對不會偃止。所有曾配合過執政者違憲亂政、威嚇人民、整肅異議的人員和機關,特別是政務派任的主管階層,沒有一個躲得過司法正義最終的追查與起訴。

每一個中華民國的公民,對於濫權枉法的公職人員都握有監督和起訴的權利,每一位被迫配合違憲不法行動的公職人員,也請你們準備好完整的會議紀錄和公函文件,以備必要時證明你們自己的無辜和清白。無論此次大選的結果為何,做為台灣真正民主自由道路的捍衛者和守護者,我們責無旁貸,勢必要為台灣社會討回一個「合憲法治」的公道。

(作者為前行政院政務委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