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智言怒喊「不教了」...兼任教師四大困境一次看

苦勞網

【苦勞網記者張智琦/台北報導】導演易智言日前在臉書痛批到政大兼課卻遭校方羞辱,鐘點費只有6百,還被學生騷擾,一怒表示「不教了」,隨後大學兼任助理教授李律也發文揭露兼任教師血汗低薪問題,引發各界關注。其實,兼任教師處境比易智言說的更糟,包括沒續聘保障、低薪只能兼職多所大學、請假困難、遭校方差別待遇等等,即使工會抗議多年,教育部仍未改善。

全台大學兼任教師已達4萬多人,多所大學的兼任教師人數都超過專任教師,但他們時至今日仍不受到教育部重視,工作權、薪資、授課權益都欠缺保障,我們訪問了現職兼任教師和高教工會,整理出兼任教師的四大困境。

困境一:沒納勞基法,常遭恣意解聘

高教工會辦公室主任陳書涵表示,兼任教師多是一年一聘,也有半年一聘的情形。他們遲遲不能納入《勞基法》或《教師法》,不像專任教師有基本的續聘保障,導致校方可以用「課程調整」等理由任意解聘兼任教師,處境就像是免洗筷。

北科大兼任教師郭耀中表示,他過去曾在世新大學擔任兼任教師長達七年,卻在2017年突然被通知不續聘,即使他和其他教師抗議,之後教育部還是沒改善,兼任教師到今天依然缺乏工作權保障。

困境二:血汗低薪,多所大學兼課維生

大學兼任教師的收入以鐘點費計算,兼任講師時薪為6百多元,兼任助理教授時薪為7百多元,若只上一堂課,兼任助理教授一學期僅能賺到2萬5,一個月不到7千元,且因教育部允許私校兼任教師薪資與公立「脫鉤」,很多私校兼任教師的時薪還停留在5百多元。

「當教書匠實在活不下去!」目前在北部四所大學擔任兼任助理教授的徐姓教師表示,他曾把兼任教師當成正職,最多時曾一學期兼27個學分,奔波北中南各校兼課,但是賺的錢還是不夠,所以他現在只好另找工作當作主業,兼課變成副業。

徐姓教師認為,問題不是出在鐘點費太低,而是「承認的工時太少」,他強調,兼任教師除了每周在教室上課,還包括備課和批改作業的時間等等,都應該納入工時,恢復每學期給付5.5個月的薪資,也應該比照專任教師按比例給予研究津貼。

郭耀中也說,因兼任教師薪資太低,他得兼其他工作才有辦法維生。

困境三:請假困難,校方未投勞健保

兼任教師要請假也十分困難,儘管教育部稱《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有保障兼任教師請假權益,但陳書涵表示,實際上幾乎沒老師請到假,即使成功請假,兼任教師往往還要拿請假時數的鐘點費去付代課教師的費用。

依據《聘任辦法》,校方也有為兼任教師辦理勞健保的義務,但徐姓教師指出,很多私校也沒照做。

陳書涵批評,《聘任辦法》僅為法規命令,並非「法律」而無罰則,導致學校有恃無恐,教育部也放任違法情形發生,不夠重視兼任教師權益。

此外,兼任教師還常常被校方當成「外人」,不能像專任教師一樣使用學校各種教學資源。陳書涵舉例,兼任教師到圖書館借書,還要找專任教師擔保,或者押保證金才能借書,福利待遇也矮人一截,顯示校方不把兼任教師當成長期穩定的人力。

徐姓教師也提到,學校沒有提供他教職員證,要借書也必須另辦借書證,感覺受到差別待遇。

郭耀中則說,前陣子校方來信要求兼任教師要遵守防疫義務,可是卻沒有好好保障兼任教師權益,比如宣布延後開課,也沒有講薪水何時給。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