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裡話】瑪莎一句話 家家熬過七年之癢

黃嘉平
CTWANT
難以從喪母之痛走出來的家家,藉由新專輯籌備到誕生過程,讓自己獲得療癒與救贖。(攝影/林勝發)
難以從喪母之痛走出來的家家,藉由新專輯籌備到誕生過程,讓自己獲得療癒與救贖。(攝影/林勝發)

約7年前,家家從「昊恩家家」單飛出道後,一連三發都入圍金曲歌后,專輯製作人「五月天」的瑪莎除了是幕後推手,更被家家視為護身符。家家的第四張專輯,一口氣來了方大同等10多位音樂人參與,她卻彷如身陷「七年之癢」六神無主,也沒什麼動力,直到瑪莎淡淡地跟她說:「把事情做完跟做好,是不一樣的。」才瞬間激起家家的好勝心,她還意外發現自己的聲音像「野生動物」!

理性的瑪莎對於家家而言,既是導師、又像家人,總是能適時伸出援手。(圖/相信音樂提供)
理性的瑪莎對於家家而言,既是導師、又像家人,總是能適時伸出援手。(圖/相信音樂提供)

剛開始製作新專輯時,我心情還處在媽媽過世的糾結狀態中,沒想法、沒動力,但時間逼緊了,瑪莎有天很淡定地跟我說:「把事情做完跟做好,是不一樣的。」我突然被打醒,頭一次知道要什麼歌,比如〈我想要的快樂〉和〈尼尼克〉原本沒有要收進專輯,但我為了說服瑪莎和老闆,我又進錄音室錄Demo給他們聽,終於獲得認可。

做過 就不必擔心失敗

一般收歌都是聽Demo決定,但我每首歌都進錄音室試唱 ,讓製作人看看我唱哪一類型的歌比較好;這對我來說是最好的方法,因為非常踏實,都做過就不必擔心失敗。我也意外發現自己適合哪一種音樂,並勾起對「發片」這件事的好勝心。

試過一輪後,收了二十首歌,分別歸類在紅色的「本我」、藍色的「自我」和白色的「超我」。他們看我是藍色的,但我希望自己是紅色的〈野生動物〉,歌詞「逃開制約的束縛」、「不做等待的寵物」很性感、很野性。

好友Lulu探班為演唱會彩排的家家,帶來用豬腳、黑樹豆燉煮的泰雅族「勇士湯」進補。(圖/相信音樂提供)
好友Lulu探班為演唱會彩排的家家,帶來用豬腳、黑樹豆燉煮的泰雅族「勇士湯」進補。(圖/相信音樂提供)

這首歌是Hush寫的詞,他很自信、勇敢表達自己,我也想像他一樣。回過頭看我上次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的「在家裡」演唱會,我覺得自己已經是了,但我還要繼續下去,也鼓勵大家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這一路,我花了七年。

放空 總被認為超級跩

「在家裡」演唱會總彩排時,瑪莎帶兩個小孩來聽,他說起先不知道小孩能不能適應這麼大聲的音樂,結果他們很喜歡。這是瑪莎鼓勵我的方式,要告訴我總彩排狀況不錯,他的小孩好可愛,但我還是沒抱他們,因為怕弄哭了不好收拾。我真的很需要安全感,總會預設可能發生一百種問題,但這些根本還沒發生。

個性直爽的家家,曾在信義區巧遇街頭藝人翻唱自己的歌,隨即加入一同合唱。(圖/相信音樂提供)
個性直爽的家家,曾在信義區巧遇街頭藝人翻唱自己的歌,隨即加入一同合唱。(圖/相信音樂提供)

瑪莎很了解我,知道我很需要安全感,怕被誤解,所以不太敢講話。他最近說我適合當製作人,可以試試看,我聽了嚇到放空;其實,我連放空都會被誤會臭臉,但這就是我的臉,眼睛大、喜歡飄,不想講話時,別人會以為我很跩,不過我假裝生氣時,是我的朋友就會大笑。

瑪莎很理性,而我是個情緒很多的人,所以除了工作,他還常要安撫我,對於這個我有點慚愧,因為我只會講垃圾話,但垃圾話很療癒,也許就是這樣,我們才會像兄妹一樣。

家家透露常因眼睛大、愛放空,被誤會愛擺臭臉。(攝影/林勝發)
家家透露常因眼睛大、愛放空,被誤會愛擺臭臉。(攝影/林勝發)

更多 CTWANT 報導
【旅攝自拍密技1】反手拿自拍棒 創造男友視角
逛吃北捷環狀線(上) 新店─中和篇
【賀歲當殺手1】單身太久老被虧 安心亞狠斬納豆配對夢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