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談心/柯朋宇圓夢哽咽憶青春 又黑又瘦遭虧像吸毒犯

過去多在拍戲的柯朋宇,近期終於圓夢推出個人單曲。(圖/趙文彬攝)
過去多在拍戲的柯朋宇,近期終於圓夢推出個人單曲。(圖/趙文彬攝)

[周刊王CTWANT] 33歲的柯朋宇出道後參與多部戲劇演出,均有不錯成績,但其實他的初衷是當歌手,近期終於圓夢,推出第一首個人單曲〈非賣的青春〉。雖然如願發行自己的作品,不過柯朋宇仍覺得不圓滿,因為他的外婆在去年3月因癌症過世,提到外婆他忍不住紅了眼眶,表示:「好不容易出歌了,我的外婆卻不在了。」

外婆是柯朋宇最忠實的歌迷,只可惜他的作品沒能在外婆在世時推出。(圖/趙文彬攝)
外婆是柯朋宇最忠實的歌迷,只可惜他的作品沒能在外婆在世時推出。(圖/趙文彬攝)

柯朋宇曾在2019年時,於家鄉高雄舉辦音樂會,當時外婆穿著喜慶的紅衣到場欣賞,就像是要參加寶貝孫子的喜事,回想起當時的場景,柯朋宇說:「那時候我唱國語歌跟日文歌,怎麼不唱一首台語歌呢?這樣外婆才聽得懂,我好像不夠體貼。」雖然外婆聽不懂歌曲的意思,但一直用很炙熱的眼光觀賞演出,非常以他為榮。

柯朋宇跟媽媽感情很好,上節目宣傳時他還邀請媽媽一起參與。(圖/取自柯朋宇臉書)
柯朋宇跟媽媽感情很好,上節目宣傳時他還邀請媽媽一起參與。(圖/取自柯朋宇臉書)

問及外婆是否看過孫子的戲劇作品?柯朋宇笑回:「不太敢給外婆看,因為她很傳統,我演的角色都是吸毒、吃軟飯跟床戲,不過很感謝外婆願意來看音樂會,不然她可能真的不知道孫子在幹嘛。」而外婆跟其他關心晚輩的老人家一樣,時常擔心他吃不飽、穿不暖,當時他將這些關心視為理所當然,現在則全變成奢侈的回憶,他也提到外婆是自己青春的一部分,因此把家人的愛放進新歌中。

個性纖細敏感的柯朋宇,對於別人的冷嘲熱諷會覺得有些在意與受傷。(圖/趙文彬攝)
個性纖細敏感的柯朋宇,對於別人的冷嘲熱諷會覺得有些在意與受傷。(圖/趙文彬攝)

除了外婆,媽媽也是柯朋宇生命中非常重要的女人,他在大學時毅然決然來到台北,也坦言媽媽很沒有安全感,常擔心他在外面發生意外,因此他先斬後奏,在志願表上填了台北的學校才告知媽媽,「其實後來我覺得太自私,但又不想壓抑自己的夢想,所以選擇不看到媽媽的擔心。」當時媽媽開車載他到台北,分開前一起吃了晚餐,母子倆都故作輕鬆,直到回到房間,他才驚覺自己真的是一個人,便在宿舍大哭,而妹妹也說媽媽回去後難過落淚,提到這段往事,他哽咽說:「很謝謝媽媽給我很大的空間,讓兒子可以自私地去追夢。」

柯朋宇很感謝媽媽給他很大的追夢空間讓他做自己。(圖/趙文彬攝)
柯朋宇很感謝媽媽給他很大的追夢空間讓他做自己。(圖/趙文彬攝)

〈非賣的青春〉想表達大部分的人會否定某段時間的自己,柯朋宇也有過不自信的時期,他透露自己小時候又黑又瘦,同學都說他像吸毒犯,結果他竟真的被教官約談,但他也解釋同學間的感情很好,只是在開玩笑,但是否真的不會在意?他表示:「我是個很後知後覺的人,當面被冷嘲熱諷我會聽不出來,回家越想越氣,這是我很痛恨自己的地方,當下瞬間變弱雞,事後再受傷。」

因為參加《娛樂百分百》的狼人殺單元,讓柯朋宇有頗高的討論度,但也不時遭網友罵翻。(圖/取自柯朋宇臉書)
因為參加《娛樂百分百》的狼人殺單元,讓柯朋宇有頗高的討論度,但也不時遭網友罵翻。(圖/取自柯朋宇臉書)

柯朋宇個性敏感,先前參加《娛樂百分百》的狼人殺單元,被稱為「狼人殺始祖」,因為一開始表現亮眼,得到製作單位青睞,開始固定參與節目,卻開啟了他的「尷尬期」,由於他很想把遊戲玩好,但又跟其他人不熟,因此不敢亂開玩笑,表現得相當尷尬,結果被網友罵翻,雖然知道自己容易走心,他還是忍不住看網友評論,有人痛罵「光看到柯朋宇的名字就不想看」、「看到他就噁心」,讓他委屈說:「我到底做了什麼,讓你聽到我名字就噁心。」後來他學會不去看留言,也跟狼人殺夥伴們變熟,表現才越來越輕鬆自然。

現在的柯朋宇比較懂得調整心態,各方面的表現也更輕鬆自在。(圖/趙文彬攝)
現在的柯朋宇比較懂得調整心態,各方面的表現也更輕鬆自在。(圖/趙文彬攝)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專訪 不管怎樣都是妳 曾沛慈(上)/完美主義來了……回家開始撿頭髮
毛孩煉獄直擊3/「寶媽」狗園犬隻現況慘 骷髏犬、全身病悲情畫面曝光
女就醫驚見「五臟六腑反著長」 醫曝真實原因:恐帶來巨大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