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敢」屏蔽溫家寶的文章?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2021年中國悼念死者的清明節期間,曾任中國總理的溫家寶撰文“我的母親”,追憶家母楊志雲,曝光了許多家庭往事和和在中國從政的感言。除了全面回憶自己母親“一生簡朴,活得清白”以外,也說出了:“我同情窮人、同情弱者,反對欺侮和壓迫。我心目中的中國應該是一個充滿公平正義的國家,那裡永遠有對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質的尊重,永遠有青春、自由、奮鬥的氣質。我為此吶喊過、奮鬥過。這是生活讓我懂得的真理,也是媽媽給予的”這樣耐人尋味的表態。

溫家寶在文章中除了回憶自己“極富同情心”,並且“善良的”母親“窮苦不堪”,父親在文化大革命的“災難”期間“沒有逃脫政治的漩渦”以外,還在多處流露出這位前任中國總理的從政感受。溫家寶在文章中透露:“ 對於我擔當大任,媽媽是憂慮的。”

在寫給兒子的信中,溫家寶的母親楊志雲告誡他:“你今天能位居人臣,如此高的地位,沒有任何靠山,家裡更不用說了,得來多麼不易。你的性格是力求完美,但國家這麼大,人口這麼多,很難做到完美。”母親要求溫家寶做到“要上通、要人和,千萬記住孤樹難成林。”

對此,在中南海工作了28年,其中擔任總理10年,如今已經退休的溫家寶在信中坦言:“對我這樣出身的人來說,‘做官’ 本是偶然之事。我奉命唯謹,如履薄冰、如臨深淵,受事之始,即常作歸計。”

誰敢屏蔽限制溫家寶的文章?

與中國官媒通常以“七嘴八舌”之勢,多平台、多渠道轉載報道高層領導人個人撰文的做法不同。中國前高層領導人這篇罕見的個人表述文章只於2021年3月底至4月初期間連載在《澳門導報》。該報的自身定義是:“以推動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和改革開放大局……以宣傳與弘揚中華文明與中華文化為使命”的綜合性媒體。

而除了《澳門導報》以外,包括鳳凰網、網易在內的新聞門戶網絡都曾在第一時間轉載了溫家寶的這篇文章。但截至4月19日發稿,相關文章的內容已被屏蔽,點擊進入後得到的信息是:“404 抱歉-您訪問的頁面不存在!”

而在即時通訊社交網絡微信上,雖然可以通過搜索關鍵詞“溫家寶”以及“我的母親”找到包括“知政前沿”和“東川發布”在內少數公眾號轉載的這篇文章。但相關文章的分享、轉發、收藏和留言評論功能均已經被禁止,理由是“該文章違反《微信公眾平台運營規範》”。

有關溫家寶本人和家人是否像他自己說的那樣清廉,一直是外界關注的焦點。在文章中,溫家寶特別強調:“1985 年我調人中央,媽媽從未因我的升遷向組織提過任何要求,更沒有打我的旗號給家裡辦過任何事情。媽媽和爸爸一生從事神聖的教育事業,全靠微薄的工資度日,死後沒有留下任何財產和積蓄。”

溫家寶“簡朴的生活習慣貫穿一生”?

而這樣的表態與《紐約時報》的普利策獲獎調查文章“總理家人隱秘的財富”中的內容有很大的出入。這篇發表於2012年,也就是溫家寶離任退休一年前的文章指出:公司與監管記錄顯示,現年90歲的總理母親楊志雲不僅不再貧窮,而且絕對富裕——至少在紙面上。記錄顯示,僅她名下一項對中國一家大型金融企業的投資就曾在5年前價值1.2億美元(約合7.6億元人民幣)。

同樣與溫家寶最新在給母親的信中有關:“我從小就知道生活的艱辛,簡朴的生活習慣貫穿一生”的表述不同,《紐約時報》曾在上述調查報道中指出:溫家寶擔任領導職務期間,他的很多親屬變得極為富有。其中包括溫家寶的兒子、女兒、弟弟及妻弟。對公司與監管記錄的調查顯示,在總理的親屬中,有些人的生意風格十分強勢,他們掌控了價值不低於27億美元(約合170億元人民幣)的資產。

仔細尋找中國境內的互聯網訊息平台,會發現還是有包括“中國基建資訊”在內的網絡平台轉載報道了溫家寶的這篇追憶母親的文章。但有關其從政感言的內容幾乎沒有體現。相關文章多聚焦溫家寶在文中提及的母親2009年2月因其在英國劍橋大學演講時被“扔鞋”,擔心兒子受到刺激,而突患腦血管栓塞,從此視力減退、說話困難、行走不便的講述。但截至4月19日發稿,在包括新華社、中新網在內的中國官媒上,無法看到與這篇溫家寶追憶母親文章有關的任何信息。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