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畫地為牢 疫情來去下的北車無家者

·1 分鐘 (閱讀時間)
在生命中遭遇關卡的無家者們,圍繞著台北車站生活。
在生命中遭遇關卡的無家者們,圍繞著台北車站生活。

阿吉是「盯著台北車站的一雙眼」,睡在東南西北四方位約150名的無家者他全叫得出名字,知道誰在哪打工、誰有家人子女,誰又無依無根。

街道上的動靜,全在阿吉眼中。疫情爆發後,有些無家者談論著能否禁止移情重災區的人到車站來露宿,阿吉倒覺得最該團結的時候,別搞分化、排斥的舉動。焦慮在蔓延,車站的飲水機貼上禁止使用的告示,無家者更難找到熱水沖泡麵,但泡麵是他們最易取得的食物之一。固定送餐的善心人士也不來了,阿吉還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

阿吉(化名)9點未到便出現在北車。他曾經睡在北側大門與路邊公車站之間的花圃上,如今有了租屋處,仍是每日到車站兜兜轉轉,週末也沒缺席。他說人老了會怕寂寞,自己在家不如來這兒。


【到鏡週刊看完整報導】

更多鏡週刊報導
【時代現場】高溫下的電力政治危機:513、517停電報告
【時代現場】當調查記者蔡玉玲被送上法庭 香港新聞自由的罪與罰
【時代現場】仰光現場報導 政變之後,凋敝經濟下反抗的緬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