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專訪 蔡總統:北京想看台灣分裂 但台灣人對主權民主自由意見一致

新頭殼newtalk |林序家 綜合報導
新頭殼
總統蔡英文。 圖:張良一/攝
總統蔡英文。 圖:張良一/攝

[新頭殼newtalk] 2020大選倒數2天,總統蔡英文在《時代雜誌》今(9)日刊出的專訪中,對於外界解讀香港抗爭讓她「撿到槍」有助競選連任一事,她認為,香港的情況不應該解讀成哪一個特定的政治人物受益或者不利益,而是台灣的人民需要一個很堅定的領導者,能夠為台灣堅持台灣應該堅持的事情,能夠很清楚地講出台灣人的心聲,北京最想看到台灣是一個分裂的社會,「但是從現在來看,台灣人對於台灣的主權、民主自由這件事情上,其實意見還算蠻一致的」。

蔡英文是去年10月接受《時代雜誌》(TIME)專訪,針對當前國際局勢、台美關係、外交情勢、兩岸關係、香港問題等議題說明立場,該刊於今天刊出相關報導。以下為專訪全文。

問:在川普總統當選後,您打電話恭賀他勝選,後來演變成一個外交事件,也對雙邊關係造成一些影響。請問您是否後悔當初打了這樣的一通電話呢?

總統:當初打電話的過程,其實是一個很自然的事情,也就是當一位友好國家的元首當選的時候,我們打電話去致意及恭喜。我想我們現在看到兩岸關係上的轉變,真正的問題是在於中國在這個區域的戰略企圖心越來越強。還有再加上美國跟中國之間在這個地區的衝突。另外,當然還有您現在看到正在香港發生的一些事情。

所以對於中國來講,它所謂的台灣問題,就變成它在處理其所面臨的區域或國際問題中的一部分。也就是說,我們以前看到所謂的兩岸關係,現在確實已經是區域問題的一部分,也是一個全球的問題。

問:川普總統在與中國的談判中曾說過,所有事情都可以討論,包括美國承認「一中政策」。 川普總統以善於交易和談判聞名,您是否擔心他在和中國進行貿易協商或其他協議時以台灣為籌碼?

總統:首先,我要釐清的是,美國的「一中政策」跟中國的「一個中國原則」,是不一樣的東西。現在美國國內不論是哪一個黨派,不論是在國會、行政部門,或者是不同的政黨,對台灣的支持都是有很高的共識。支持台灣不僅是一個經濟貿易的問題,支持台灣更是一個民主自由,還有這個區域戰略的問題。

我們當然會很仔細的去觀察美中之間的談判過程,但是我們也有信心,就是美國整體不論是行政或立法部門,對台灣的支持是有史以來最強的。

問:中國的崛起對於區域、對於國際社會,不管是在雙邊貿易夥伴,或是在國際體系裡面,都是顯而易見的,您認為北京的崛起對於民主所造成的威脅有多大?

總統:其實我們在過去這段時間,越來越可以看得出來,中國對這個區域、甚至全球的企圖心是越來越強,也試圖用它的經濟實力來支撐其政治上的擴張計畫。因此我們也看到它其實在每一個國家,都試圖用直接或間接的方法,試圖去影響決策者的決定。

問:近來台灣想要向美國購買超過價值20億元的軍售,想必您認為中國的軍事威脅真實且嚴重?

總統:中國軍事的能量持續在強化,也越來越有向外擴張的意圖。不僅是台灣,我相信整個區域其他國家都有開始注意到這個發展,也開始有一些擔心。

所以,一方面,我們有一些國防武器或是設備已經有些老化,我們也必需讓國防很多的設備能夠現代化。另外一方面,我們也希望讓國防可以更符合現代的軍事衝突,或者是說我們所遇到的軍事挑戰,做相對應的調整。

問:在您的第一個任期內,7個邦交國不再承認台北政府而轉向北京。您擔心台灣陷入全面的外交孤立嗎?

總統:我們的邦交國其實是我們整體對外關係的一部分,除了邦交國之外,我們還有很多對外關係,比如跟主要國家、民主國家之間的合作關係,或者是貿易、投資往來,或者是在共同價值的護衛與追尋上面,我們都有越來越好的一個共識,因此我們相互之間的合作也越來越多。即便是在我們的邦交國家,我相信還是有很多邦交國家,是基於共同的理念與價值來支持我們,而不會因為中國經濟利誘而轉向。

問:今年1月,習近平主席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目前,香港正針對「一國兩制」執行情況惡化進行激烈抗爭。台灣和香港的情況顯然大不相同,但是,您是否認為,目前香港發生的事情對台灣人民傳達了一個訊息:北京政府的提議不可相信?

總統:今年初習近平主席提到「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時候,當時台灣社會對這個講話的反應,其實是滿強烈的,也就是說,我們對於所謂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是沒有辦法接受的。不僅對這個方案本身沒有辦法接受,其實還有一點非常重要,就是中國是不是可以信賴。

我覺得在香港這一段時間,從今年稍早3、4月一直到現在的發展,顯現出中國在國際承諾下,維持香港「一國兩制」的承諾,遭到香港人的質疑,對中國的可信賴度,確實在台灣人的心裡大打折扣。

問:但與此同時,香港的困境似乎與您競選連任的聲望提升同時發生,是否可以說,您在香港抗爭中意外獲益?

總統:我想我們應該不要做這樣的解讀說香港的情況是不是有哪一個特定的政治人物受到利益或者是不利益,我想我們應該要這樣來看這個現象,也就是說,當香港的事情持續在發生的時候,台灣的人民需要一個很堅定的領導者,能夠為台灣堅持台灣應該堅持的事情,而且能夠很清楚地講出台灣人的心聲。

問:競選活動受到假訊息還有民粹式語言的影響,其實似乎是全球化的現象,美國、英國以及許多其他國家也都有遇到這樣子的狀況。民粹主義崛起,假新聞攻擊,還有惡意勢力對媒體的影響,這些對於民主國家造成的威脅,您是否感到擔憂?

總統:確實假訊息或者民粹主義對於執政者的挑戰是非常大,在去年的地方選舉裡面,我們就明顯地感受到民粹主義跟假訊息對於我們整個選舉結果的衝擊。

但是我們在檢討上一次的選舉之後,開始強化了政府的溝通能量。包括我們用社群媒體來強化政府訊息的傳送,同時用很快的速度能夠把錯誤的訊息排除掉。我們也讓政府機關用比較淺顯易懂的語言,甚至有時候用圖畫、圖文,來讓整個政府的訊息可以更快地流通,而且更清晰地流通。

事實上,民粹主義跟假訊息兩者也是實質相關的,因為假訊息可以激發更嚴重的民粹主義。而且民粹主義也會讓民眾去選擇相信錯誤的資訊。所以台灣社會的民主成熟度,就變成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因素。在上一次選舉之後,台灣的民眾開始感受到,上個選舉確實有一些事情讓我們感到不安,對台灣的民主制度也是一種挑戰,我們也看到越來越多的台灣民眾,願意站出來協助政府來澄清很多的假訊息,對台灣民主來講,確實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也就是說,你有你的人民來參與,共同處理這些假訊息的問題。

問:目前看來,台灣人一方面也希望可以跟北京及中國擁有更好的關係,但是同時又希望能夠保持國家的自主、主權,以及現有的生活方式。如果考量北京對您的政黨的反感,您認為您是否是能夠執行這個任務的最佳人選?

總統:我想,這兩個確實是台灣人民都想達到的目標。但是,如果兩個是不可以兼得的話,我想台灣人選擇的是讓我們國家的民主自由能夠不受侵犯,我們的主權也不受侵犯,這是最重要的事情。

但是要維持跟中國的關係,必須要來自於台灣人的自信跟台灣人的實力,我們才有那個條件跟中國坐下來談,談出一個雙方可以改進關係的方案。

所以我覺得真正的問題就是我們是不是夠團結,我們的實力是不是夠強,這樣子我們在談判桌上,或者我們跟中國坐下來談的時候,我們才會找到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方案。

當然,北京最想看到的是,台灣是一個分裂的社會,台灣的經濟跟各方面的發展遲滯,讓他們在形塑雙邊的關係上,有一個比較好的著力點。但是從現在來看,台灣人對於台灣的主權、民主自由這件事情上,其實意見還算蠻一致的。

在我們執政的這幾年,經濟還有很多社會各層面的發展,都持續在進步當中。

問:就社會層面而言,在您的執政下,台灣成為亞洲的第一個同婚合法的國家,台灣人民要向世界傳達什麼訊息?

總統:台灣基本上是一個華人社會,所以也有一些華人的傳統,尤其是保守的傳統。但台灣也是一個移民的社會,所以在移民社會裡面,你可以看到包容、開放的精神。

所以看到新的議題,比如說同婚議題,在台灣的社會裡面其實進行了很多的辯論,還有很多的掙扎。不同世代的人、不同信仰的人、不同價值觀的人,對這件事情都有不同的想法跟看法。

台灣在這個議題上,爭論了大概兩、三年,但在大家共同經歷了一個很痛苦的過程之後,我們總算有一個方案出來,現在台灣的社會也都大致可以接受,這顯現出來台灣人是開放的、是包容的,同時,台灣的民主制度也是夠成熟的。

問:隨著香港現在的情勢變化,自由受到侵害,您是否認為,台灣經濟會因此獲益?讓目前在中國投資而仍希望留在大中華圈內的外商、媒體轉移基地到台灣來?

總統:其實,現在我們看到了美中的貿易戰也好,或香港的情勢也好,已經引發了一些投資案轉向到台灣來,尤其是在中國的台商,開始把他們的投資轉回來台灣。從今年1月到現在,我們所收到台商回到台灣來投資的申請,已經超過6000億台幣。

事實上,我們也看到很多的訂單現在都轉到台灣來。台灣越來越是下一個世代的通訊電子產品,及很多高階產品,最安全的生產地,所以外商也在這裡增加投資;另外一方面,很多在創新產業裡面的新的公司,也都在台灣陸續地設立起來。

台灣的言論自由應該是亞洲數一數二的,這是亞洲最自由的地方之一,對媒體來講,是一個最好的環境。另外就是,台灣其實是一個非常舒適、適合居住的地方,所以,我們歡迎國際媒體利用台灣做區域中心,他們會覺得這是一個很舒適、很自由的國家,對於媒體的運作也充分尊重國家。

更多新頭殼報導
向青年溫情喊話!蔡英文:當民進黨失敗時我不會忘記....
力搏韓國瑜 蔡英文選前之夜不去新北 集中火力拼凱道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