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肉乾3】曾是朱木炎陪練員 阿公失智返家接老店

謝君怡
·3 分鐘 (閱讀時間)
邱信翰回家接班後從頭學起烘烤肉乾的技巧,家裡的肉乾都是用溫度先低後高的二階段烤法,逼出油脂、帶出香氣。
邱信翰回家接班後從頭學起烘烤肉乾的技巧,家裡的肉乾都是用溫度先低後高的二階段烤法,逼出油脂、帶出香氣。

逢年節市場搶客最凶不能放假,他被逼著叫賣,7、8歲就站在攤位和婆媽們你來我往,「她們懷疑小孩秤得不夠,我就指著秤子回:『半斤,妳看不到嗎?』」邱信翰聰明也頑皮,小一就被送去學跆拳道消耗體力,一路保送至國立體大,大三當上朱木炎的陪練員,鬥志高昂地朝奧運國手目標前進,比賽中卻意外弄斷前十字韌帶,一切歸零

告別體育圈後,他繼續「逃」到台中當業務,直到接到阿嬤的一通電話,「她說我也出去一段時間了,該回去了。」那時九十多歲的阿公邱水根失智,雖有父親掌管大局,但邱信翰心裡有底,自己無法狠下心讓老店後繼無人。整頓好心情歸巢,他立志要讓家業發揚光大,理想跟現實卻差很大。

邱信翰(右)過去是跆拳道選手,曾擔任朱木炎(左)陪練員,一心想參加奧運。(邱信翰提供)
邱信翰(右)過去是跆拳道選手,曾擔任朱木炎(左)陪練員,一心想參加奧運。(邱信翰提供)

身為家中唯一壯丁,回家後,照顧阿公的重擔理所當然落在他肩上,每日把屎把尿,當時不過24歲,看別人臉書貼文生活愉快,自己卻被卡住,心有不甘。而老師傅們還要他從頭學起,「自以為什麼都會,好幾次擺爛不做。」說服他留下的,是生病後變柔軟的硬漢阿公,不時和他聊起奮鬥過程與事業目標,「阿公希望這間店能延續100年。」這句話讓他知道自己不能輕易放手。

回家第3年,阿公有了看護幫忙,邱信翰基本功也重修到一個程度,開始要大展手腳。「我一直在想,為什麼5、60年的店出了彰化沒人知道,甚至彰化的年輕人也不認識。那幾年業績都下滑。現在人很少進傳統市場,平常都賠本,只靠過年跟中秋節。」口感、包裝到價格他都想調整,卻遭眾人反對。

第二代老闆邱永適改良推出的厚片豬肉乾,醃入蜜香中藥醬汁,是水根肉乾的經典款。(200元/包)
第二代老闆邱永適改良推出的厚片豬肉乾,醃入蜜香中藥醬汁,是水根肉乾的經典款。(200元/包)
薄片豬肉乾最初是邱水根在金門當游擊隊時放在身邊的食物,搬到彰化後就以此開端創業。(200元/包)
薄片豬肉乾最初是邱水根在金門當游擊隊時放在身邊的食物,搬到彰化後就以此開端創業。(200元/包)

「回家工作,最難翻轉的是溝通。」保守陣營除了爸爸,還有老師傅們,「平時是員工,但意見不同的時候角色切換變阿伯,有『你出生我有抱到耶,我講話你不聽嗎?』的感覺,關係很微妙。」

勸不聽也吵不贏,邱信翰乾脆帶著產品到農會、車站、市集四處販售,有人批評太鹹、太硬、太便宜品質是不是有問題,蒐集好資訊,拿著去說服父執輩。父親稍稍讓步,但依舊砲火隆隆。

更多鏡週刊報導
【時尚肉乾4】改走文青風 包裝紅變白被嫌晦氣
【時尚肉乾1】退伍老兵謀生 戰地糧吸錢潮養家
【時尚肉乾2】窮到住在回收場 市場叫賣翻身買地

更多財經相關新聞
廣達開第一槍 NB代工喊漲
用電大戶條款 優惠加碼
「開放銀行」二階段 七家過關
首張紅單罰款 重罰120萬元
跟進台積 世界先進加薪10%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