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飛逝 宇秀寫詩像電影

李怡芸╱台北—溫哥華報導

中國時報【李怡芸╱台北—溫哥華報導】

以〈下午有這樣一件旗袍〉獲新詩組首獎的宇秀來自大陸,旅居海外多年,她表示自己大學時代便開始接觸台灣的詩,「當時就感覺台灣的詩在美學上比同時期大陸以宣傳為主旋律的詩歌高出很多,也特別合於自己心意。」

在宇秀的詩中透出自己對生命短暫,對時間飛逝的感嘆。評審之一的唐捐表示,此詩除了以尋常的語彙卻經營出獨特的語言風格,另有故事性作為基礎的舖墊而骨肉完整。

宇秀自言在詩中,故事的線索有自己、年輕的媽媽、年老的媽媽等不同時空對象,都是訴說有限時間中的生命姿態。

宇秀表示「詩既是日常的累積,也是偶然得之」,她回憶創作當下「一個夏日的日常午後,女兒正在練琴,天很藍,讓人想到很多事,從自己想開始做瑜珈,到自己和媽媽的旗袍…像電影場景般在眼前」。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