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階梯

靈歌
·1 分鐘 (閱讀時間)

時間的階梯

〈二十歲〉

往前都是草原,寬闊適於野餐

往後都是階梯,一口氣上來不喘

有時角色扮演綿羊

嚼著草彷彿咬破大地的傷

有時在沙地上空轉

想把粗糙的磨平

丘陵中的水,即使碎了

每一片還是明鏡

〈四十歲〉

衝刺到起跳點

半生悲歡凝聚

爆發、躍起、翻過

真相逐漸老去的橫桿

風起時,讓墜落成為飛翔

有時累了

想將陳年蒙塵的五官

交給灰階的手指

只是彈開的

是拉高並站穩的音階

還是破音點?

〈六十五歲〉

退休的日子,搭上捷運

全世界都起身

只有我,坐下

突然斷了電,分岔的枯枝

像從車廂下來的

裂開的二個人影,漸行漸遠

一個成為河流

另一個是船

向日落處頂浪

〈八十歲〉

像一片葉子,啃嚙季節的邊緣

讓自己慢慢老成消失的樣子

一條大河流經的歲月

一些支流總會接走

斷枝隨浪潮來去

寫下忘了的字

漲潮時,那些刻深的字流滿淚水

退潮時面目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