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

賴舒亞

中國時報【賴舒亞】

能看見你寫給我的「晚安」,是我一天之中最欣喜的時刻,假若再附加一枚有微笑符號的貼圖,那會讓我睡得更香甜。

鮮少有通電話時刻的我與你,三不五時能透過LINE天南地北一番,已是我暗自開心的小確幸。雖然這些天南地北大部分都屬於公務的範圍,但我仍重視並感謝諸如此類的機會,甚至祈盼能再多有些和你共事的時間,聽你用獨到的見解,協助我跳脫舊有思維模式,讓我擁有一次又一次美麗的出發。

我們是夥伴,在我心裡,你的地位早已友達以上,無關其他。因為珍惜,所以謹慎,深怕一不小心就弄壞了這份情誼,許多時候,我們通訊息,你經常是惜字如金,起初我不以為意,等到有些靠近,我開始覺得有點失落,才恍然自己的潛意識,不知什麼時候竟允許你在我的心內有了些微的分量,並非驚濤拍岸的震撼,卻是一種不著痕跡的安心,像酷暑中吹來的舒涼熏風,也宛若文學之於憂喜參半的人生。

母親離世前的數月,我拖著沉重的步履走在回家的路上,透過路燈的光暈,揣測落雨的重量,很晚了,但彼時天空宛若未暗透般,像童年鑲滿星星的金瓜石穹蒼,我想,那是不是,因為我的心中始終住著文學的緣故,才隱約有了飛翔的輕盈?

對你,除了由衷感謝還是滿溢的感謝,假如沒有你,我的文學花園很難開出此般美麗的花朵,縱然我不會任憑它只是唯一的一朵。我跟你說過好多次謝謝,也不曉得是過多的言謝,或別的因素,你與我變得忽遠忽近,察覺到你刻意的冷淡,我只能識相地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我必須坦承自己受傷了,既不想喪失我們之間的關係,也不擅處理這樣的尷尬,曾想找你談,又怕彼此間出現鴻溝,最後只能裝作若無其事,把所有的難過獨自往心裡吞,選擇和你維持一般的君子之交。

數次眼見你與同行朋友的相談甚歡,而我卻不只一回被晾在旁邊,彷彿比空氣還透明的隱形人,無人肯將我稍微拉進大家閒扯淡的範圍,說不難過絕對是騙人的,而我不想說謊,被漠視的感覺等於間接遭受否定。分明是三五朋友午茶之約,到頭來就自己成了局外人,我沒有要責怪任何人,只是希望能公平參與其中。波蘭有句諺語:「每個人都想比其他的人更平等。」這是否意謂這世界的人與事本來就不可能享受一視同仁的對待,總會有人被邊緣化?果真如此,能否容我懇求,請惠賜我些許的公平,讓我也能有機會走近你。

明爭暗鬥向來並非我待人處世的作風,安分守己、不奪不搶才是生活之道,但這不表示我的心臟強大到對所珍視之人的冷落可以刀槍不入,我還是會中標。如果你決定以淡漠相待,我也只得不打擾地退至你看不見的角落,在框架內欣賞你的生活,然後祝福。

有一次朋友半揶揄我,連對方喜歡什麼電影都不知道,我根本不懂你。瞬間,不算口拙的我無以言對,也覺得莫名其妙,我沒有讀心術,若你不說給我聽,我又何來通天本領去翻讀你的腦頁,窺見你獨鍾的一切。縱然這樣,我仍猜改編自吉田秋生的原作漫畫,由是枝裕和執導且獲獎無數,描寫四姐妹故事,畫面溫柔輕淡的《海街日記》,以及用簡單的日常、平凡的人物,細膩地敘述容易被忽視心靈的《比海還深》你也會喜歡。

我願意聽你在分享異國旅途點滴之餘,可以跟我聊電影,誠如我想告訴你,改編自諾曼麥克連的同名自傳小說,由勞勃瑞福導演,謳歌大自然,描繪人生歡笑與淚水的《大河戀》,一直以來是我鍾情的私房電影。來自波蘭的奇士勞斯基是我佩服的導演,其代表作也是探討自由、平等、博愛現代民主三大主題電影的《藍色情挑》、《白色情迷》與《紅色情深》是我喜歡的三部曲。當然如果能和你一起重溫,那是再棒不過的恩典了。

假若可以,是不是能答應我,讓我也有榮幸離你近一點,聽你傾訴有關自己的這款那項,文學或電影,公務或人生,都好。容讓彼此珍貴的情誼可以細水長流。臨睡前,望著牆壁你繪製的美圖,我內心覺得溫暖,那是全世界獨特的一幅,其中滿溢你對我的祝福。

夜已闌,可能我們還無法變成自己希望成為的大人,仍容讓我以茶敬你和我們的情誼,祝福好眠,我珍視的朋友,晚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