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的自由主義:後國民黨的庶民政治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上報

民眾黨打民進黨的抗中立場,目的在搶國民黨的票(見陳佩琪發文),而時代力量打民進黨的抗中不力,搶到的則是民眾黨的抗中票(見立院促統黨提案),這兩小黨在選後的光怪陸離,原因都在國民黨潰散,台灣政黨重組的現象正在發生。這些不顧大局的小動作,沒什麼關係,因為民進黨全面執政,剛好當家裡的大人,穩住國家局勢,這時就看出選蔡英文這種無聊但穩健的總統的好處了。

選前我說藍綠歸隊,統獨議題的海嘯,吞滅所有其它議題,所以柯文哲選擇打綠不打藍,搶選後的藍營共主。但選後,其實浪潮已經又變了。817萬票,加上每四年一百萬的天然獨選民,我們看得出來,韓國瑜的五百萬,已經是統一隊的巔峰數字,再來只有走下坡了。所以柯文哲的民眾黨,雖然裂解國民黨的心急切,甚至想法也不算錯,但走錯了方向。現在才是他說的「統獨是假議題」的時刻,因為台灣選民已經做出決定,統獨不重要,台灣不要和中國統一。

柯文哲或是時代力量,想要取國民黨而代之,要走的不是統獨、藍綠二分之路,甚至不是左右二分之路,而是該走菁英-民粹二分之路,但他們都選了擁擠的那條路,注定失敗。

柯文哲或是時代力量,想要取國民黨而代之,卻都選了擁擠的那條路。(湯森路透)

不管是民主政體或是專制政體,所謂的「庶民」始終會是政治的一股力量。菁英統治的時候,國家有秩序,社會安定而經濟成長,但菁英政治一定會犯錯,不是菁英無能,菁英貪腐,就是菁英自大而判斷錯誤,菁英不可能製造出永遠的太平盛世。在民主政治之前,庶民反撲的最大後果,自然就是革命。近代的共產革命,甚至是法西斯專政,都可以說是庶民的反撲。

但在民主政治裡,尤其是美式的總統制,庶民的反撲,就是選出一個民粹總統。民粹政客在菁英的眼裡,粗俗而沒有教養,衝動而不精細,代表了大眾最不堪的那些特質,但民粹政客的當選,民粹政客在傳統政治裡的不按牌理出牌,卻是抒發庶民情緖的最佳管道。從一個角度來說,民主政治要能長久,還得讓民意像水庫洩洪一樣,三不五時要來個一次,讓川普之流,整一整壟斷政治權力的菁英政客,國家才有均衡而能長治久安。

韓國瑜的韓粉,就是這般庶民的力量。但韓粉所托非人,加上全球抗中的浪潮,讓庶民們被壓了下去。但這股力量,蠢蠢欲動,韓國瑜沒有那個心力轉換韓流為可大可久的政黨,傳統國民黨政客,更不可能吸納並引導這力量。郭台銘的老氣及非庶民形象,也讓他無法轉為韓粉的新共主。

柯文哲其實是最有資格接收韓粉,因為他也是民粹起家。柯文哲也很清楚這個板塊勢力的轉移,所以他拚命打綠,以為韓粉都是「恨民進黨」的親中族群。某個角度來說,這個策略是沒錯的,韓國瑜的鐵粉,很多是老國民黨、憎恨民進黨。但在這些老國民黨眼裡,他們心裡也有一本帳,很清楚知道柯文哲的綠底出身,如果他們忘記了,柯媽上電視一次,就會提醒老國民黨一次,「柯文哲不可能是藍的」。柯文哲拿不到這些人的票,其實也不需要。因為這些老國民黨、老藍營,就算造勢場合的聲勢再浩大,也打不過「時間」這個大敵人。自然凋零的老藍營,不該是柯文哲政黨的主要吸收對象,所以柯文哲的親中打綠牌,是錯誤的。

柯文哲要吸收的是「庶民」,這些人不一定是鐵藍,這些人也不一定打心裡憎恨民進黨,因為他們也討厭馬英九和朱立倫代表的國民黨,他們是政治、經濟轉型的時候,被拋棄一旁的人。當柯文哲講話不同於藍綠政客,很有趣的時候,庶民愛死他了。但柯文哲開始搶藍營地盤的時候,他就變成庶民不喜歡的政客。更重要的是,柯文哲一開始的都會左派形象,不是庶民喜歡的政客形象。你以為「社會住宅」是庶民喜歡的政策嗎?錯了,在庶民的眼裡,這些為數甚少的社會住宅,只是政客拉攏「自己人」的政策買票。庶民要的不是效率政治,庶民要的是修理官員的政客,庶民要的是拿在手裡的錢,庶民要的是講他們話的政治人物,庶民要的是一個領袖,一個英主,一個可以把過去對他們不公不義的社會扭轉過來的非典型政治人物。柯文哲剛好做相反的事情,他越都會,越講效率,就離庶民越遠。而且,他不是領袖,做不來大哥。

時代力量比柯文哲更都會、更精英,更不可能變成庶民的代言人。所以現在很諷刺的,韓國瑜空出來的地盤,反對黨反而吃不下來,只能望著民進黨獨大。但民眾黨和時代力量的越往菁英路線靠,越把民進黨內部的矛盾突顯出來。未來的兩黨政治,說不定要靠民進黨的分裂,才能達成。左派、菁英的文青陣營,日漸和柯、黃合流,而本土、保守的陣營,藉由民粹政客的崛起,吸納庶民,自成一黨。這也許才是後國民黨的台灣未來政治。(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摘自作者臉書)

更多上報內容:

陳佩琪再酸民進黨「芒果乾」只利選票 心疼柯文哲從政蒼老許多

遭葛來儀指「中國潛在合作對象」 柯文哲:她越看越像綠營側翼

投書:柯文哲是藤蔓 不是檳榔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