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邦科技高層抗疫日記:起初搞到要與妻訣別,現在學會與病毒相處

·18 分鐘 (閱讀時間)

這波爆發的新冠肺炎本土疫情中,苗栗科技廠群聚感染疫情嚴峻,共有京元、智邦等4家電子廠員工染疫,其中智邦科技有逾41名員工確診,資深副總經理李訓德第一時間奉命到苗栗廠坐鎮,近日他和員工分享自己進駐竹南廠的抗疫心得,他直呼,這段時間真正體會到所謂「與病毒相處」是什麼樣的日常。

李訓德是智邦科技產品暨營銷運籌中心資深副總,目前負責智邦科技銷售與生產製造業務,過去兩周他奉命在智邦竹南廠第一線領導指揮抗疫,他將這兩周的心路歷程記錄下來分享給智邦員工,也期望以此激發更多思考,未來究竟該用什麼樣的心態去面對疫情帶來的變化。

以下為「我在智邦竹南廠抗疫的日子」全文:

自今年5月初新一波新冠肺炎疫情大爆發,我從5月10號就開始長駐在竹南廠。剛開始其實沒有太大的感覺,因為我們已經習慣沒有疫情的日子,也沒想過原來病毒離我們這麼近,更沒想過病毒其實就在我們身邊,所以,那時會有人說:「世界看好了,台灣人只示範一次,兩周內解除三級警戒」。是的,當時我們都如此自信,相信只要把病毒擋在外面就好。

剛開始,我們工廠開始分層/分流,只要有員工曾經跟確診者或家屬接觸,有輕微的發燒,公司就給有薪假,讓同事在家自主隔離,避免可能的風險。那時我們天真的以為這麼做,工廠/公司就安全了,員工也不需要擔心什麼。殊不知,病毒其實已經在門口,而我們的考驗正要開始。

5月26日是關鍵性轉折的一天,我們有一個SMT生產線員工回報他有點發燒,我們的安排當然就是「你在家上班就好」。那時我們自以為是的想法是:「你看一點小感冒,我們都把他擋在外面,多精實啊。」現在回想起來多可笑也多可悲,因為我們連病毒已經來了都不知道。

5月29日,這位在家休息的發燒員工,因為有點拉肚子,就去為恭醫院看醫生,因為當時京元電已經有確診案例,所以醫院要他做PCR。

5月31日,產線有一位菲籍員工的男朋友在京元電,她男朋友跟確診者在同一樓層,而且放假也都會一起群聚,而我們公司產線的菲籍員工也常跟他們聚會,所以這位員工必須要隔離。於是,我們按原本的規劃,立即送她到湖口隔離宿舍進行隔離。

現在想起來,當時我們的作法,其實跟「掩耳盜鈴」差不多,就是以為把人隔離起來就沒事了,但我們那時並不知道,一場更大的風暴正在前面等著我們。

苗栗科技廠群聚感染疫情嚴峻,最早是從京元電子廠傳出員工染疫。(資料照片/王侑聖攝)

我們原本安排每週日消毒,因為前一個週日沒安排,延到5月31日補做一次,但就是那麼巧,當消毒公司到達的時候,SMT 發燒員工的PCR報告也正好出來。下午5點14分我接到電話,通知我這位員工確診,我一時之間完全無法接受,我覺得這不可能會發生,我甚至還天真的認為為恭醫院的報告可能錯了。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是多麼無知、多麼可笑,對這個病毒的認識有多淺薄。

因為工廠消毒和確診案例在同一天發生,讓許多人以為是因為確診才消毒,但特別要向大家澄清,真的不是這樣,一切真的是巧合中的巧合。當天智邦竹南有人確診、工廠消毒的消息不意外的上了爆料公社,但內容有很多錯誤不實,我能夠理解,人就是這樣,會因為未知的事物而感到害怕,恐懼會創造許多傳言,也會製造很多謠言,所以資訊透明非常重要。

6月1日,我跟工廠的幹部還在討論智邦第一個確診員工的感染途徑,那時我們還覺得他是在外面被傳染的,但讓我們想不通的是,這位員工作息都很正常,家人作息也很正常,完全沒辦法推理出可能的原因。

也就是在這天,員工的恐慌也開始蔓延開來,像是5樓的清潔阿姨聽到消息立刻就跑回家了,因為新聞報導講得太恐怖,好像你經過就會得到一樣。但包括我在內,很多人其實都像清潔阿姨一樣害怕恐慌,因為我們對抗的是未知也是無知,我們對這個病毒都是一知半解。而我們也在6月1日確定要讓所有竹南廠的員工做快篩,要讓大家安心,在我們那時的想像中,以為快篩陰性就是安全的,但事後來看,並不是這樣的。

6月2日,我們接到菲籍女員工京元電男友確診消息,緊急安排她做PCR,並開始準備匡列她的接觸者。SMT的人力因為匡列減少,部份產線因此暫停,只讓主要的線體開線。晚上11點57分,芝僑打給我,說今天第一家電子大廠篩出了100多個確診,我當下其實是手足無措的,因為我知道如果他們篩出100多個陽性,智邦很難不被波及。

6月3日,這位菲籍女員工確診,CT值36,這表示她可能是無症狀感染者,也表示她已經感染一段時間,已經快要好了,但相關的匡列還是要進行。在第一位員工確診時,匡列22人,第二例確診,匡列了36人,扣除其中重疊的部份,總共匡列了44人,所以我們決定暫停1樓的SMT線,全力主攻5樓,等待6月4日的快篩後,讓快篩陰性的來上班。在當時那個點上,我們還是一直在想要如何能夠開線,但不可否認,我們也注意到員工的恐慌心理正在持續擴大中,已經開始一些員工請假不來上班,或者是家人不讓他們來上班。

6月4日,竹南廠展開快篩,第一批篩了233人,早上快篩出7個陽性,下午快篩出3個陽性,當天總共快篩陽性10個人(1本籍9外籍)。但我看到前一天的新聞報導,文化大學對314個學生做快篩,其中有14個陽性,但後來PCR全部陰性,我還有被稍稍安慰到:「我們應該也一樣吧,這應該是快篩偽陽性吧」。

智邦竹南廠4日展開快篩首日共驗出10人陽性,李訓德坦言,起初樂觀以為應該會是偽陽性。(擷自Google Map)

為了要讓員工安心,我們安排6月5日、6月6日(週六、週日)全廠暫停作業消毒,也還好當天做了這個決定,現在回想起來是非常正確的。當晚11點9分報告出來,10個人全部都是PCR陽性,當下我就知道病毒已經在廠內擴散,我整個晚上輾轉難眠,一直在想接下來要怎麼處理。

6月5日,我一早打電話跟工廠幹部討論了一下,因為京元電的疫情破口就是在外籍員工與宿舍,我緊急跟芝僑更改6月7日快篩地點,從竹南廠轉到大智宿舍,現在回想起來,是一個很重要的決定。沒多久,王必勝指揮官打電話來,約好6日要來智邦竹南廠碰面。

6月6日是一個下雨天,我的心情也是一樣,很擔心、很糾結。王必勝指揮官本來約定10點半到,但臨時改到下午1點,而東森新聞在早上10點半就在圍牆等著拍照,但後來王必勝指揮官提早在12點半到廠,我跟他說明我們的防疫應變措施,也提出我們會先處理移工宿舍分流的作法,他給我們的評價是正面的,認為我們是朝正確的方向在走。說實話,那天我沒有覺得王指揮官幫我們什麼,但我誤會了,隨著後面情勢發展越來越緊張,他給的幫忙和建議,就像及時雨一樣,沒有他,我想智邦的疫情沒辦法這麼快就控制住。

6月7日,我們在大智外籍員工宿舍進行快篩,這是我們最擔心的地方,也是被認為風險最高的地方,事實證明也是如此。

當天早上篩出4個陽性,我們覺得還好,但下午一口氣篩出17個,就知道疫情擴散了,我持續跟王指揮官同步狀況,他也到宿舍來看,雖然他當場沒說很多,但後來我才知道,他做得比說得多。

我很感謝那天在場支援的團隊,總共11個人到場參與作業,包括了工廠健倫、海王子、鈞元、嵩崴,HR的Mark、Claire,總務Aki,職安敏忠,還有敏杰,再加佳欣,大家都揹負很大的壓力,我相信他們也都很害怕,但他們都義無反顧的跟我一起守在現場,頂著大太陽在大智宿舍待了一整天。出發前,我們這些人有一個默契,也是對彼此的承諾,就是「不能有一個人被感染」,因為我們要讓員工知道,我們這些工作人員會是接觸最多智邦確診病例的人,但只要自我防護做好,病毒其實沒那麼可怕。

6月8日,本籍員工開始快篩,總共篩出了6位陽性,我當然也期待是偽陽性,但6月7日的21個快篩陽性,結果有20個PCR陽性,所以我知道機會不大。

中午看著快篩陽性的同事在棚子下等待送往防疫旅館,我其實很難過,因為我們沒有照顧好他們。我一個一個送了便當給他們,然後敏忠再一個一個去收回來,一直都有工作人員去看同事是不是需要水,或需要什麼其他東西,我們努力想讓同事感受到,他們並不孤獨,公司會一直陪著他們走過這段時間,也想讓其他人知道,病毒雖然可怕,但如果能夠做好防護,就能夠保護好自己不受病毒威脅。

6月9日,竹南廠快篩作業的最後一天,但我還是持續處於緊繃的狀態,不是只擔心竹南,也擔心新竹廠的菲籍員工,我們這段期間都是靠新竹的產能在撐著,還好7車136名菲籍員工快篩都是陰性,智邦新竹工廠的員工也都是快篩陰性,當天竹南廠快篩也全數陰性,這應該是過去10天來,我第一次腦子裡出現「好消息」三個字。

但我知道,危機還沒有過去,因為6月8日的6位快篩陽性員工,也確定是PCR陽性了,到6月8日為止,智邦內部已經掌握的確診數是40名,包含3名本籍、37名菲籍。在8日當天,全程支援快篩作業的工作人員也都做了PCR檢測,都是陰性,包括我自己在內。

王必勝指揮官也正式來智邦竹南廠會勘,給了我們一些建議,而他給我們最大的幫助,是協助我們把近500人的菲籍員工,在6月8日到9日之間移出到集中檢疫所安置,而這樣的作法讓我們得以控制住局面,避免疫情持續擴大,因為以後來移出的菲籍同事來看,從6月9日到6月14日,仍陸續有出現症狀後確診的狀況。

另外,我也在這一天上了指揮官的FB,用另一種形式成為台灣這場抗疫戰爭記錄的一部份,而我不是一個人,在我背後挺著我的,是智邦工廠的整個團隊。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6月10日,今天終於有機會把這段時間從混亂中學到的知識稍作整理,下午防疫醫生跟工業局來訪,我又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我把過去這段時間累積的一些問題,像是匡列的條件、匡列的區間、減少人員密度、降低感染風險等等都問飽問滿,到最後連如果夫妻都確診、家裡的狗要怎麼處理都問了,而防疫醫生都很專業,給了很多實用的作法,對我們幫助很大。

6月11日,在前一天和防疫醫生討論過後,工廠幹部可以把一些項目作法訂下來,像是匡列標準、獎勵制度、隔離作業準則,讓大家更清楚接下來要怎麼做。我們也確定要在6月16日做一次全員PCR,確認所有人目前都是安全的,一個人的PCR檢測費用是5000元到7000元,一次全員檢測就要500萬元,但這是必要做的,因為,這是為了員工,也為了員工的家人,要讓所有人都能夠安心。

我想跟大家分享我過去這兩週的感想。過去兩週,我直接間接與近50個確診者有過接觸,我承認,剛開始我跟大家一樣,覺得「只要經過就會傳染」、「只要碰到就會傳染」、「只要在同一個空間就會傳染」,搞到我每天早上要出門都像林覺民一樣要「與妻訣別」,跟我老婆交待我在哪裡藏了多少私房錢,我都覺得我還沒得「肺炎」、但已經先把自己搞到像「妻管嚴」一樣。

但隨著越了解新冠肺炎傳播感染的知識,我發現新聞報導的可能是少數的特殊狀況,但過去兩週每天密切確認確診同事的狀況,我們看到大部份人都是無症狀,只有少數的人會有咳嗽、發燒、喉嚨痛等症狀,而且都非常輕微,即使感染之後,只要有及時的醫療處置,就不至於有太嚴重的狀況,我們第一位確診的同事其實在上週就出院回家休養,距離他被確診住院也還不到兩週時間。

在過程中,隨著每天更了解一點狀況,我慢慢的感覺到自己不再那麼恐懼不安,我開始真正體會到所謂「與病毒相處」是什麼樣的日常。把口罩戴好、常洗手、常用酒精消毒等等,都是我們已經知道1年多的事,只要做好這些最基本的,其實真的沒有像我們想像中的那麼可怕,把自己保護好了,就可以讓病毒沒有機會侵擾我們的生活。

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如果不幸被感染了,其實也不用太過驚慌,好好養病,其實有90%的人都可以順利復原,也不會有什麼後遺症,而身在智邦的我們,更不用擔心,因為有公司會照顧我們。智邦對員工的好,是要讓同事無後顧之憂,讓同事能夠安心幸福的生活,在疫情當中更是如此。

當然你可能還是會害怕,也不想進來公司,但其實仔細想想,病毒無所不在,很多事情不是逃避就會消失,只有選擇面對它,學會如何管理它,才能從困境走出來,沒有人能幫你克服心裡的壓力,只有你自己可以。6月14日端午節,我跟健倫再次出動去完成一項任務:幫確診同事把他們家的狗狗送去寵物旅館。走進確診者的家是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對很多人都是,對我們兩個自然也是,但我們不能讓確診同事還要擔心他們家的狗,這是該做的事,所以我們就去做了,當然,前提是我們都做好了防護。

最後,抗疫生活結束了嗎?我想還沒有,其實才剛剛開始。就我個人的看法,疫情未來6~12個月會好轉但不會結束,我們很難回到過去那樣的生活了,因為有太多無症狀或輕症,我建議大家把每個人當確診者、把每個碰觸到的物品都當成是確診者碰過,用這樣的原則去做自我防護。大家可能會問我,那這樣就不會得了嗎?當然不是,被感染的機率永遠都存在,就像產線良率要做到100%一樣。但真的確診,我們應該要能夠先有心理準備怎麼去面對,在智邦,你不會一個人,大家都會陪你一起渡過。另外,之後如果有疫苗可以打,大家就要去打,疫苗不一定會讓你免疫,但可以讓你避免重症的風險,像流感一樣。

而在這過去十多天的日子裡,要感謝的人實在太多了,許多人知道我們有了狀況,都透過各種不同的管道來幫忙。對我而言,每一份幫助,我感受到的,都是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溫暖與善良,真心感謝所有支持我們、幫助我們的人。

和智邦竹南廠同一棟大樓的隆達公司,在這段時間像是我們的生命共同體一樣,隆達的溤文政處長、泰文、Henk不斷與我們同步分享許多作法,一起建立起更強的防疫能力。新竹市長林智堅市長一知道我們在防疫旅館及快篩安排上有困難,就立刻安排給予幫助,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而我也要感謝竹南鎮長方進興鎮長的幫忙,讓我們的員工和家人、以及所有竹南鎮民,在這段疫情期間都得到了非常好的照顧。

感謝慈濟醫院的莊淑婷副院長、以及許多慈濟師姐師兄,他們知道我們需要快篩,就第一時間來教導我們快篩作業方式,到後來知道我們要做全廠員工的PCR檢測,他們也馬上組織動員,安排在6月16日進行全員PCR。透過這幾天與慈濟的合作,我發現慈濟的用心、態度、和熱情都是值得我們學習的,即使時間非常緊迫,但所有的安排仍然有條有理。

最後,我要由衷的感謝王必勝指揮官,以及防疫醫生陳婉青、Mu Han(抱歉,我只知道這兩位醫師的名字)給我們的幫助,沒有他們,智邦這波疫情不會這麼快就獲得控制,至少目前我們是在一個可控的狀況。因為有他們的經驗分享與建議,再加上我們所有員工的防疫意識更加嚴謹,我們一定可以打贏這場抗疫戰爭。

我也想要跟所有智邦的同事說:「不好意思,讓大家擔心了」。但經過了這一次對抗疫情的經歷,我們的團隊合作更加的緊密,團隊的向心力與凝聚力也更強了,讓我們更有信心面對未來的考驗。感謝上天諸神,感謝老闆們,感謝所有主管們,更要感謝智邦全體優秀的員工,從開始到現在,有許多同事還是每天到公司跟我們一起奮戰,我知道他們都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和擔心,但他們還是來了,跟大家一起努力。我也要感恩智邦這個大家庭,智邦是一個很特別的公司,在平常時候,我們身處其中的人可能沒有太多感覺,但在最困難的時候,智邦的的人文關懷文化,發揮了很大的關鍵作用,我們都在智邦這個大家庭裡面,我們就是一家人,遇到了困難,就會一起面對、一起渡過。

至於我自己的健康狀況,我過去2週都有保護好自己,也做了PCR檢測,並沒有被感染,至少「目前」沒有被感染。而我也會繼續努力保護好自己,我希望在未來可以驕傲的跟大家說:「我學會了與病毒相處,也打贏了跟新冠肺炎的這一仗!」

更多上報內容:

疫情釀血荒!全台急需0型血「撐不到3天」 捐之前先預約

台中2長者打完AZ死亡 若確定疫苗致命最高賠600萬

【快訊】國一南下民雄路段連環大車禍 警消緊急到場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