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巷內,還有幸福嗎 E05】這位小姐你評幾顆星 網路時代的性工作者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在我訪問的這些小人物當中,另一個我經常訪問的就是性工作者。早年我對性工作者接收到的第一個印象,是來自台灣極為黑暗的一段歷史。那是民國70年左右的萬華華西街,當時的台灣有些父母因為家境困難,或者父親嗜賭、幫人作保欠債等等各種理由,把他們未成年的女兒賣到華西街跟各地妓女戶,中年的讀者應該都有很深的印象。後來有一些婦女跟社運團體出來救援。當時,他們甚至進到華西街去遊行抗議。

我曾經看過參與其中的一位律師沈美真寫她到底為什麼會參與這個援救運動?當年,他在中國時報看到一篇社論,裡面提到了一個案例,那是一個十四歲被迫從娼的少女,她寫了一篇文章,說她被關押在小房間裡接客,但她一直聞到一股很臭的味道,她跟老鴇反應,原來是因為前面一個接客的少女,因為不聽話,被打死丟在床下,後來警察來了,將屍體草草地處理,那個年代警察跟娼館掛鉤,少女報警也都沒用,而她還是要接客。她在這篇小文章裡,還提到如果不接客,會被罰吃蟑螂。

看完這篇文章兩年後,沈律師在廣慈博愛院的婦職所看到這篇文章的原稿。這不是謠言,這是真實發生的事,我實在無法想像當時沈律師的心情,她後來在一本書裡寫道:當她知道這件慘無人道的事時,她非常心痛,根本無法忍受,她覺得一定要做點什麼事來終止這樣的悲劇,否則她晚上沒辦法安心睡覺。後來她就找了一些律師、人類學者,成立了婦援會,開始救援這些女孩。

【暗巷內,還有幸福嗎 E05】這位小姐你評幾顆星 網路時代的性工作者

染色的青春 雛妓少女的血淚日記

在龐大的社會壓力下,警察後來去抄了那些娼館,把一些雛妓救了出來;也成立了中途之家來幫助這些女孩。後來文字工作者纓花採訪記錄了其中幾個女孩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染色的青春》。

這本書在後面附上了一個雛妓Y少女親手寫的日記,這日記是當年中壢警察在進行救援雛妓行動時,意外在娼館床底下發現,日記放在牛皮紙袋裡塵封多年,剛好婦援會來了一個新進研究員,她在整理資料時無意間看到,而Y少女早已不知去向。她從民國72年8月進娼館後開始寫這本日記,日記裏頭真的是字字血淚,她很真實的記錄愛賭的父親如何把她賣到中壢的妓女戶,她又是怎麼的在妓女戶飽受老闆欺凌,屈辱跟毒打,每天要接客到半夜兩點。日記一度中斷兩年,原來她離開娼館自由了,但是後兩年後,又開始寫日記,因為她又回到妓院工作了。

在Y少女的日記跟櫻花採訪的幾個女孩的口述裡,她們除了提到,在妓院每天一睜開眼就要開始接客,早已分不清楚到底現在是白天還是黑夜的苦日子外,就是想念家人。像Y少女曾寫信給媽媽,説自己在娼館七年,已經被做到全身是病,自己貞潔毀了,還要忍痛上班,為什麼媽媽都不來看她?她們也掛念弟弟妹妹,很擔心他們學壞,其中最令人意外的,就是像Y少女這樣的,曾經自由了,但是出去外面,那個看似寬廣的天地,其實對她們充滿嚴重的汙名與歧視;她們因為錯過了重要的學習歲月,沒有一技之長,當面對的現實是如此的硬冷,她們又只好重操舊業。

在《染色的青春》裡面寫的第一個少女,他的爸媽離異,她由阿公阿嬤撫養,原本有個快樂的童年,但是念國一時,在監獄中的父親出來了,把她賣掉到妓女戶,她最後逃了出來,在街頭流浪的時候,被少年警察隊發現,送到中途之家。她後來跟纓花說了一段話,很能代表這些女孩一旦踏入了這條路,根本不知道何時會出頭的那種苦境,她是這樣說的:「我認為那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旅途,太漫長了,好像走在那遙遠的沙漠中找尋綠洲,但是你就是找不到⋯⋯」這些女孩也想找尋自己的幸福,也渴望有個美好的家,但是她們一無所有。

我們現在其實已經很難想像,10歲出頭的女孩(根據資料,當時最小的只有7、8歲),不是應該好好的過他們的童年、少女生活,好好在學校受教育、交朋友嗎?可是當年,這群孩子卻成天不見天日的在娼館裡服務男人,被老鴇跟客人剝削。後來政府立法通過兒童及青少年性交易防治法,規定要年滿十八歲才可以從事性交易。

當年默默孤寂的死在娼館的女孩,還有這些血淚的日記,這麼一段悲慘暗黑,關於未成年雛妓的歷史,在我很年輕的時候,偶爾就會盤旋在我腦海中。我進壹傳媒時,這些都過去三十年了,我那時有些機會可以去了解,當年這些雛妓,後來怎麼了?還有如果是在這一行的成年女性,又到底是為什麼選擇性產業這個工作?她們的工作、生活跟家庭又可能是怎麼樣的面貌?

為湊奶粉錢 臨盆前繼續接客

我採訪的第一個性工作者是台中公園一個流鶯,她已經懷孕快臨盆了,還在台中公園接客, 那時鬧出非常大的新聞,因為大家非常震撼,不就是一個即將要迎接寶寶出生的媽媽嗎?怎麼會為了湊生產的錢,養孩子的錢,還在公園裡面接客,後來我就去台中公園採訪了她。

我後來跟著她將近一週,尋找她淪落到此處境的原因。小美有個失能的家庭,沒有一技之長為了生活開始接客,因為渴望愛,身邊總是有著奇奇怪怪的男人。後來她懷孕,也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誰?小美是個很愛孩子的母親,臨盆前還去接客,是因為要生產了,身上沒有錢,我訪問她時,她剛生下一個兒子,還放在醫院,手邊還帶著一個五歲的女兒。當時社會大眾很同情她,湧入大量的捐款,想幫助她。但是要幫助小美,談何容易?要她轉業,有一技之長的人要轉行都不容易了,更何況她沒什麼專長,又帶著兩個孩子,怎麼轉業?即使轉業成功,那樣的低薪也無法養活全家。小美後來捐款花完了,那時我才知道,她一直用吸毒來麻痺創痛,最後她走上絕路,孩子則由社會局幫忙送育幼院。

當時,台中公園到處都是像小美這樣需要幫助的人。因為小美,我又採訪了七十多歲的流鶯阿嬤,我第一次看到她,非常不適應,因為她染著一頭大紅的頭髮,滿是皺紋的臉上,畫著很濃的眼影跟妝容,充滿紅塵味,跟我心中的阿嬤形象實在相差太大。

後來,阿嬤讓我進到她租來,要接客的很破舊的房間裡,三、四坪大的空間裡,牆上掛著幾件花花綠綠的衣服,一旁則有條用過的紅色染髮劑。她說,都是附近年輕的流鶯小姐丟到回收箱,她去撿來的;然後她指了指頭上那頭紅髮,説就是用那瓶撿來還剩半罐的染髮劑染的,說是希望這樣裝扮能夠吸引客人。阿嬤很認真的覺得,小姐不都這樣打扮嗎?我那時有個反省是,剛接客的阿嬤覺得性工作者就應該長什麼樣子,一如我也不自覺的覺得阿嬤就應該是要長什麼樣子。可是當我知道這些都是撿來的,我才發現有多少是我們的偏見,或是我們加給他們的標籤?如果不是進一步了解,我們常常會錯過這些標籤下,他們真實的聲音跟樣子。

阿嬤為什麼要下海接客?當阿嬤跟我們說這些事時,他讀小學四年級的孫子正坐在一旁榻榻米。她突然哭起來了,她提到當自己接客時,她的兒子跟媳婦因為吸毒正躺在家裡,而沒人照料的孫子,她只能叫他暫時去網咖。她覺得自己都六十幾歲了,還要這樣拖磨,賺錢養孫子。那天,我跟攝影採訪跟拍到她到半夜一點,在阿嬤陰暗的房間外長廊,阿嬤哭哭停停,妝都花了,我也難受到幾乎訪不下去……

看守小姐的賴醫師 駐守台中公園數十年

那時因為小美,我認識了一個賴醫師,他在台中醫院開了一家破舊的小診所,當時台中或台中公園附近,有非常多性產業從業人員,一個經常幫小美看病的診所醫師,他在公園附近開業,很多小姐因為他掛號費便宜找他看病,這個醫師說,賴醫師就在底層社會照顧著這些婦女。賴醫師這個工作有重要?當女性的都明白,一個黴菌感染就可以讓人苦不堪言,你就可以想像這些性工作者每天接觸這麼多客人,我們的衛教也做得不足,這些性工作者其實是暴露在性病風險當中,他有時看這些性工作者沒什麼錢,就掛號費少收點,讓她們可以好好看病,看好病,又可以重新回到她們的工作上。早年,賴醫師會覺得,「你怎麼好好的工作不做,要來做這個工作?」可是在看了那麼多病,了解許多婦女都不得不走上這個產業。我記得賴醫師曾講過兩個媽媽,因為台商西進,先生到中國工作,後來在中國包了二奶,丟下了家庭,孩子還在念書的年紀,原本在當家庭主婦的她們,要出去找工作在台中頂多一萬五,一萬八,都不到兩萬塊,只好走入這一行賺錢給孩子付學費。

賴醫師說,他經常看到這樣需要幫忙的婦女,但是自己能做的,只是幫她們治好病,讓他們好好再回去工作,賺錢養家,沒有辦法改變她們。他自嘲自己像個機車行的老闆,這些人火星塞壞了、輪胎破了,來找他修修補補,修好補好,她們再騎回茫茫大海。隔一陣子,機車壞了,又來找他。通常,這些婦女都到外縣市工作,就是不想讓孩子跟親友知道。因為這畢竟是個沒有辦法見天日的工作。

賴醫師說,民國七O幾年,剛出來開業時,有些婦女甚至會到日本賣春,簽證三個月到日本工作,日本對性工作者還是比較保護,規定一定要戴套子,收入也比較好,她們賺到一筆錢回來,就可以照顧孩子、公婆一陣子,再飛回去日本工作。賴醫師稱這種媽媽為候鳥媽媽。賴醫師碰過媽媽正要搭機到日本去工作,孩子卻臨時發燒,只能將孩子託給賴醫師,幫忙送大醫院。七O年代到九O年代那時候的婦女,如果離婚,沒有一技之長,為了養家,真的非常容易進到八大行業去工作。包括酒店小姐,我也訪過幾個酒店媽媽桑,酒店經理,沒有專長,可能因為家裡的債務跟負擔,到酒店工作。早年台灣社會重男輕女,這些女生沒有機會受到好的教育,就只能靠他們最原始的本錢–她們的身體謀生。

性交易線上化 論壇成另一個戰場

最近我訪問了一個「個工」,所謂個工就是拜網路之賜,他們可以在網路,透過各種情色論壇,在裡面張貼廣告,可以直接跟客人談交易條件,自己租一個工作室,所謂工作室就是他們可以接客的地方。這位個工我稱呼她為阿紫,四年前進到這一行,她就已經五十歲了。可是她都在論壇裡宣稱她四十歲,五年過去了,她仍然寫她四十歲,永遠的四十歲。

她說剛開始進來這行時,還可以賺到二十萬出頭,現在只剩八萬多。我問他到底是什麼原因?她說,第一是個工越來越多,尤其是透過來台灣工作、結婚,被稱為所謂八國聯軍的東南亞女性,他們或逃跑或離婚各種原因,進到這個產業的人非常多。像某個網路論壇,光中永和跟板橋地區登錄做廣告的個工就有五、六百個,其中本地婦女佔少數。另外一個原因則是經濟不景氣。

阿紫一個月收入八萬多塊,算算也有四十個客人,她已經五十多歲了,靠什麼吸引客人?當然需要有獨特的技巧,像阿紫說她口爆很厲害,然後如果她做得到,她會盡量配合客人的需要。不過她說,有些她做不到的會拒絕客人,比如客人要求從後面,或者要她作出A片各式各樣光怪陸離的服務,她在網路上談條件時,就會拒絕。他笑說,自己能宣稱遠遠的四十歲是因為看網路的都是新客人,如果是舊客人,大概會笑他,姊姊,我四年前認識你,你就四十歲了,怎麼現在還是四十歲,你是袂老喔?

這論壇有個好處是,客人會在上面給些風評,比如客人會寫,這位姊姊雖然有點年紀了,但是服務非常好,房間非常乾淨,而且時間會做滿,如果你們不是很在乎年紀的話,可以找姊姊。

有天我跟她約訪問,我彷彿嫖客,沿著她的指示,走進一棟大樓,穿過一層層的鐵門,進到工作室。一走進她房間,佈置的非常舒爽乾淨,浴室微亮一盞黃燈,非常溫暖。有些性工作者是客人來立刻進浴室洗完澡,很快跟客人做完,但是姊姊總會先讓客人在沙發上坐下來,彼此先聊聊天。阿紫很看重這個聊天,她總會問客人:你做什麼工作啦?一個月大概賺多少錢,要不要拿錢回家給媽媽?有沒有存錢?如果問到客人沒有存錢,他就會特別叮嚀他一定要存錢。阿紫會特別關心客人有沒有存錢,是因為他自己會走進這一行就是因為女兒在四歲時罹患腦癌,到女兒十九歲過世,多年累積了龐大的醫療費,有許多都是跟朋友借的,為了還清這筆債務,她在一位朋友介紹之下開始從事這一行。所以她深深地了解,當你急難,沒有錢時,是非常可怕的。他常跟年輕客人說,不管賺多賺少,多少都要存一點錢。

聽完,大家會覺得非常沈重,可是我自己事後來看這些女性,他們竟是在承擔家庭或男人,比如這裡面的男人,有人包二奶啦,有人把家庭丟了,跟別人跑了。像阿紫老公是沈淪於賭,女兒病了,她沒有辦法,得承擔起這些責任。還有賴醫師所看到的,那兩個老公去包二奶的媽媽,或者更早之前的雛妓,都是家裡的長女,因為家裡負債出狀況,把她們送出來。家庭造成的問題跟後果,都是由這些女性承擔。

很多人會問我,為什麼這些性工作者願意坦承跟你們講這些?其實不要說記者,只要任何人願意去理解,聽這些人的故事,他們都是非常願意說的。他們做的工作,真的是不見天日的工作。就像阿紫會說,她在外面,大家都叫她阿姨,她就是個尋常的歐巴桑,去運動,買菜,聽人聊是非,跟一些婆婆媽媽聊股票,知道他做這個工作的,就只有她未婚的姊姊。當年她姊姊跟她一起照顧女兒,並拿出幾十萬存款讓她買房子,現在換她照顧著姊姊,她所有至親只有姊姊知道她在做這個工作。所以雖然現在做個工可以透過網路直接跟客人談條件,相對工作比較彈性,沒有中間雇主的抽成剝削,對比以前,工作環境好多了。她仍然說,這是個無法跟別人講的工作。

像她接觸這麼多客人,她也在承受這些客人的好好壞壞,她也會有負面情緒,她要跟誰說?她們在那個時候剛好遇上我,正好可以跟我們說那些她無法跟別人說的事,希望尋求有人理解她。當然,我們已建立一些基本的信任關係,她們信賴我們不會曝光她們的身份,有些資料會隱匿或做些變形。再加上我們都是女性,有些姐妹情誼在。我能完成工作,我真的是非常感謝這些人。因為他們的分享,我開啟了一個世界,尤其是那個底層的世界。

台灣社會太不看重這群人了,政府整個施政,是不太會考慮到這群人,更別論去了解這群人,或者訂出最大多數,包括這群底層人的利益的政策。就像廢除公娼,我下集就想來談這個問題。1997年阿扁下令廢娼,2001年,台北市公娼正式走入歷史,在這過程中,很多公娼及妓權工作者抗爭多年,爭取性工作者的工作權。

下集我要來談,公娼廢了,這些公娼跑到哪裡去了?當然就跑去當私娼了。政府會說,她們要轉業啊,那轉業,結果又是怎麼樣呢?廢除公娼這個政策妥當嗎?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各地多雲 東部零星雨、西部溫差大
人口危機 2050年跌破2000萬
女曬「防蟑5招」 釣出更強秘訣
釘子戶奇觀 老屋不拆變分隔島擾交通
紅龍果好處多 因為有「這個營養素」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