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花一現的言論自由(下)】 中國公民記者深入武漢直擊疫情 卻遭強制隔離

劉瑞芬
鏡週刊Mirror Media
自行進入武漢直擊疫情的公民記者陳秋實表示,前有病毒,後有公安追趕,但只要他還在這座城市裡,他會持續報導所見所聞。(翻攝陳秋實推特)
自行進入武漢直擊疫情的公民記者陳秋實表示,前有病毒,後有公安追趕,但只要他還在這座城市裡,他會持續報導所見所聞。(翻攝陳秋實推特)

中國網路審查分為兩個層次,首先在微博或抖音等平台,都有自動化的審查機制過濾出「敏感性字眼」,此外也動用真人,根據政府核發的審查指南;其次,一旦某則貼文上線後,觸及大量讀者,而政府的審查員對其內容有意見,該平台可能被要求移除貼文或限制流通。

武漢病毒疫情爆發後,官方審查的例子不勝枚舉:一名年輕女子在微信上分享她和父親短暫重聚的經過,她爸爸在照顧病危的妻子後自己也感染了病毒。這段描述被網友瘋傳,即使後來並未被微信刪除,卻無法再分享,理由是違反了某項不知名的規定。

還有來自北京的律師陳秋實,他自2016年起開始拍攝影片,原本是對門外漢解釋法律名詞,後來他發現自己對針貶社會事件很感興趣,開始以公民記者自居。去年8月,他飛至香港,現場目睹節節升高的反送中抗議行動;他對《紐約客》的記者表示,「我到香港後,我所有的社群媒體帳號全被刪了,」這意味著他失去了150萬個追隨著,以及抖音上的400則影片。

但陳秋實並未止住腳步,他翻牆得知未經審查的新型冠狀病毒消息後,在1月24日(封城隔日)自行進入武漢,「用我自己的雙眼作見證」。他騎著電動腳踏車往返醫院、超市、墓地以及醫院建造地點,報導他所見所聞,包括一個因失去親人悲痛不已的家庭。

公民記者陳秋實進入武漢倉促建好的方艙醫院,但簡陋的設備,讓他擔心恐怕引發更多交叉感染。(翻攝陳秋實推特)
公民記者陳秋實進入武漢倉促建好的方艙醫院,但簡陋的設備,讓他擔心恐怕引發更多交叉感染。(翻攝陳秋實推特)

他在武漢製作了大約20支影片,即使拍攝剪輯並非專業等級,但扣緊眼下最熱議題的密切性和內容卻引起大眾的興趣,部分影片點閱率飆破百萬。

其中一則影片裡,陳秋實造訪一個設在展覽中心的臨時檢疫隔離所,工人忙著從巴士上卸下補給品、設起隔離的設備,陳秋實在鏡頭前表示,與其說這是隔離中心,這裡更像臨時避難所,並懷疑是否會導致更多交叉感染。

《紐約客》記者張漢(音譯)問他接下來怎麼打算,他回答,既然無法離開武漢,就繼續報導唄。但原本一直和家人朋友保持密切聯繫的他,上周四表示要造訪數天之內神速蓋好的方艙醫院,從此卻失去聯繫,後來證實他被中國保安送去強制隔離,即使他並沒有發燒,也無任何症狀。

陳秋實被隔離的消息傳出後,許多網友在微博上要求政府釋放他,一名網友寫道:「我們無法承受再出現第二個李文亮了。」

吹哨人李文亮起初遭到訓誡,還被冠上「散播謠言」的罪名,即使最高法院最後洗刷了他造謠者的汙名,但這不表示最高法院替資訊的自由流通背書;事實上,在判決書中,法院特別強調對謠言提高警覺的重要性,尤其是那些會導致「社會失序」的不實言論,包括「詆毀政府無能,無法控制疫情」,以及「製造疫情在醫院失控的假訊息」。

但什麼是謠言,什麼又不是,仍然由公安部門來定奪;自習近平首次宣布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後,中國至少已有350人因「散播與冠狀病毒有關的謠言」而遭到公安申誡或羈押。

同時,媒體主管要求記者集中撰寫「正面報導」或傳播「正面能量」,並避免某些特定議題,例如對於武漢紅十字會的批評,或者嚴重慢性病患者難以得到醫療照護的報導,就遭到撤換。

本月3日,習近平要求官員強化「輿論引導工作」,隔日中共中央宣傳部門立馬派出數百名記者前往武漢,他們肩負「引導輿論」的任務,不難想像,寫出的報導不外是「武漢加油」,或「為武漢鼓掌」這類溫馨且符合中央指令的政令宣導。

資料來源:紐約客、CNN

 

更多鏡週刊報導
【曇花一現的言論自由(上)】憤怒讓他們找回說真話的勇氣 中國訊息管制暫現鬆動
【金正恩的疫情危機(上)】年度大閱兵靜悄悄 北韓會是全球防疫大黑洞嗎?
【疫情下的種族歧視(上)】中國人歧視武漢人 亞洲人歧視中國人 西方人歧視黃種人...

新冠肺炎全球燒
女台商康復功臣是他 寫「出師表」曝心聲
降價自救 墾丁旅宿折扣戰殺到見骨
重磅!湖北十堰張灣區實施「戰時管理」
廣州1棟樓6確診 疑經電梯或排汙管傳播
上海「錯峰開工」 上班族出動雨衣防疫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