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號或是手銬

符芝瑛
·2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報載文化部將對引進大陸版權的圖書進行審查,通過才能申請書號,如果違反規定,將不得享受免稅優惠。此消息一出,台灣出版界譁然,期期以為不可。

兩岸出版界交流自90年代開始,早期大陸購買台灣版權較多,例如蔡志忠、戴晨志、曹又方、劉墉、朱德庸與幾米等作者,大陸讀者通過簡體版圖書認識他們,從而認識台灣,嚮往台灣的社會制度及生活方式。不過,大陸的審批書號制度曾經是出版合作交流中的一大路障,也成為大陸不民主、不自由的表徵,飽受抨擊。用審批書號來箝制思想,阻礙出版,源於他們對文化不夠自信,懷疑國民的思辨判斷能力。

誰能想到,驕傲的民主自由台灣,如今竟打算讓早已廢除的審查制度殭屍還魂,還以取消免稅優惠來威脅出版業者。難道這也是對自己的文化不夠自信,擔心台灣人民被大陸圖書洗腦統戰?

喬治‧歐威爾在《動物農莊》裡描繪,豬認為所有動物都是弱智,只有自己才夠聰明(夠腐敗),才能當統治階級。未來書號制度一旦實施,由誰審查?發不發書號的標準何在?出版界現在最怕的是又搞出一群NCC審查委員之流的「高級動物」。

曾在出版界工作過的人都聽過一句名言:「書賣得好,紙張變鈔票;書賣不出去,鈔票變廢紙。」網路興起,疫情搗亂,讓台灣出版界不僅度小月,更是度小年,書號新規無異是另一副手銬,箝制打擊出版業,恐傷害台灣民主自由的根基,自廢文化武功,請相關官員慎之又慎!(作者為《人間福報》前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