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建華》我的信仰之旅之五

·3 分鐘 (閱讀時間)
曾建華》我的信仰之旅之五
曾建華》我的信仰之旅之五

【愛傳媒曾建華專欄】高二下、高三上我在台北讀書,週六日有時不會返家,那就得在台北找一間教會聚會。由於從國中開始,年年浸信會聯會都會舉辦夏令會或冬令會,有時間我就會參加,故而認識許多各教會與我年齡相仿的弟兄姊妹。台北嘛有東園街浸信會、廈門街浸信會、仁愛堂(即張天師兄所說的台灣第一所浸信會)、板橋浸信會,事實上,台中、台南、高雄⋯⋯的許多浸信會都有我的足跡。

我就到仁愛堂找一個臨時的落腳處,當時是廖仲捷牧師(已歸天家),週六晚參加團契是高中生和大學生混合的,那時在團契中有淡江數學系的林昇彬林哥,後來也獻身教會讀了神學院,最後還出任母會仁愛堂的牧師。陳公亮陳哥也擔任牧師了。

教會中有一位在浸信會神學院任教李文忠師母,有一個女兒是我高一參加冬令會認識的。週六有時聚會的時間相當晚了,我回不了家也回不了學校,李師母就把我帶回神學院宿舍借住一晚。老師宿舍的房子非常小,只有十坪不到吧,晚上我就在客廳鋪被子過夜,週日早上起來吃過簡單的早飯,再一同去仁愛堂做禮拜。

我心想,師母和我非親非故也不熟,肯收留我是需要多大的愛心呢。前兩年聽說年高九十多的李師母住在美國的養老院中,真想去看看她。因為這些都是耶穌基督在世上美好的見證。

那時應該是浸神的孟渝昭牧師帶領一個「摩利亞團契」號稱是神學院的先修班,我認為我可能去讀所以也參加了。但最終沒有走向神學之路。這幾十年來我一直在想,為什麼上帝沒有呼召我為他傳福音呢?沒有答案。

直到最近我才體會到,上帝對我最大的祝福就是沒讓我去讀神學院,因為我天生反骨、反體制,如果我最終加入了傳道人/牧師的大家庭,對我是一大悲哀,對這個大家庭也不會有什麼好處。尤其是我看到許多「建制派」教會的顢頇無能、治理敗壞,也無能力回應現世代的需求,我就感恩無比。

至於有的教會富可敵國,卻以強烈的政治意識主導教會的走向,扭曲信仰的真諦更是毫不可取。對,我講的就是「台灣基督長老教」,這個打著耶穌基督的名號,幹的都是什麼事呢?和我從小長大的長老教會毫無關係了吧。但是感謝主!我沒讀神學院,而我依然可以為主做工。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