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窮到快沒飯吃!無名小站神曲創作者 載浮10年終圓鋼琴夢

今周刊

撰文/今周刊  梁凱傑

曾遭唱片公司冷凍,2016年離開台灣找機會,窮得連包梅子都買不起,現在一年17場演奏會,四月還受邀到莫斯科國際音樂廳演出。他說:專注、毫無保留地投入,是他成功的關鍵。

「台灣,我回來了!」76日,一場台北的鋼琴演奏會,這是暱稱Pianoboy的高至豪,在彈奏完開場兩首曲後,向觀眾喊出的第一句話。

他的真情流露其來有自,離鄉發展兩年多的他,好不容易才在鋼琴事業上有所突破,用成績替自己掙得回到台灣演出的機會,怎能不百感交集。

這是個「柳暗花明」的故事。對岸的繁華,為何能給予他台灣沒有的養分?這份曲折得從十四年前,一首暴紅的鋼琴曲說起。這首曲的曲名,叫作「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很多人可能沒聽過高至豪
但一定有聽過他的歌

2004年,「無名小站」作為正竄紅的社群網站,對外徵求頁面內建的背景音樂,供使用者自由挑選。高至豪的投稿作品《The truth that you leave》,是他耗費了七年的心血,也成為後來幾乎等同於無名小站化身的背景曲,刻畫出七、八年級生的青春。

回顧無名小站的榮光,在20072008年最高峰時,註冊會員約有3百萬名,這些都可說是高至豪的潛在聽眾。只可惜,在那個YouTube也在萌芽的年代,流量還無法煉成黃金,無名小站的成就,不足以讓高至豪藉此從幕後走向幕前、以此為職。甚至許多人其實搞不清楚這首歌真正的作者是誰,也曾有被認為是出自周杰倫手筆的美麗誤會。

既然還不能以此為職,那就先以此為志吧!《The truth that you leave》的成功,替高至豪的鋼琴夢注入一劑強心針,讓他更下定決心要走這條他稱之為「流行鋼琴」的路線,結合流行元素讓鋼琴演奏更平易近人,追隨偶像理察.克萊德門的腳步。

只是沒想到,成功爬上第一座山峰,等待他的,卻是將近10年的低谷。

去外面闖是一件好事
遇到挫折也是一件好事

2006年,高至豪台大物理所畢業,原本就在補習班打工、解題的他,正式開啟自己的補教生涯。另一邊,他也和一間老牌唱片公司簽下一份兩年合約,準備開創自己的鋼琴之路。沒想到,2008年這份合約走完時,唱片公司沒能如願讓他替旗下歌手譜曲,他也沒能如願以流行鋼琴家的身分出道、發表屬於自己的鋼琴專輯。

接下來的8年時間,雖然和唱片公司依舊保持聯繫,偶爾提供一些示範曲,卻依然未能跨出下一步。甚至,在2015年底的一次會晤,高至豪還慘遭不看好他的唱片公司大老刻意冷落、羞辱,進而讓他放棄最後一絲在台灣拚搏的念頭。20162月,帶著約半年的生活費,高至豪正式起程轉往中國發展。第一站,上海。

剛到上海的他,面對一個月至少約5千元人民幣的開銷,顯得捉襟見肘。除了吃老本,只能依靠擔任兩小時7百元人民幣左右的物理家教維生。回憶起這段日子,高至豪先是給了一抹苦笑:「你有過在便利商店想買包梅子,發現自己買不起的時候嗎?我還記得有次參加抽獎活動,運氣好抽到1千元人民幣,開心沒多久,卻發現,得馬上拿去繳房租……。」

這段期間,高至豪咬牙苦撐,不間斷向演出公司遞帖,多次碰壁後,終於盼到一線曙光。他成功打動北京一家演出公司,對方的總經理特地飛到上海與他簽約。201610月,北京,高至豪成功舉辦在中國第一場個人演奏會。家教,終於不是唯一的收入來源。

有趣的是,值得紀念的第一場演奏會,高至豪的媽媽和姊姊還特地從台灣飛去中國,替他拎了50本當初出版的琴譜,原以為繁體版恐怕不會太討喜,卻發現這少少的50本琴譜,面對上千的中國樂迷,頃刻銷售一空。原來高至豪在中國缺的從來都不是人氣,是機會。

對於為什麼初到中國發展,就能有如此的人氣,高至豪將這份成就歸功於他的一個習慣。「生於網路、還於網路」的他,一直有著「自己的音樂,一定要能夠在網路上免費就能聽到。」的堅持,這份堅持,讓他的音樂被更多人聽到,遠在他赴中國發展之前,他的歌已經在對岸開疆闢土。

據中國音樂串流平台網易雲的資料,高至豪個人作品,在點播總次數上,已經高達3.7億次,而這只是單一音樂平台的統計數字,遑論未被包含進來的其他音樂平台,或是早期那些無從記錄的收聽數。

2016年舉辦了第一場千人規模演奏會後,20172018年,這種音樂廳等級的展演數,分別是6場、17場(預計)。今年4月,高至豪甚至受邀到俄羅斯的莫斯科國際音樂廳演奏。這項「音樂外交」替他在台灣的媒體博得一些版面,於是才有了7月上旬,一連4場的台灣演奏會。

高至豪表示,目前已有中國籍夥伴,幫他在當地設立專屬的經紀公司,7月底剛拿到營業執照,甚至有金主願為持股經紀公司1%的股權,出資30萬元人民幣。換句話說,這位金主看好高至豪未來的產值,起碼有3千萬元人民幣的潛力。

沒有所謂成功的那一刻
越成功就要越努力

對於高至豪的個性,為何能夠走出這樣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他的姊姊高明瀅給出自己的觀察:「我覺得他最厲害的地方,在於他不服輸的個性。高一剛上成功高中時,他是班上倒數三名,結果到高三時,竟然被他拚到前三名。」

高明瀅表示,高至豪高一之所以在班上吊車尾,是因為國中時他參與了「自願就學方案」,一個不用考聯考,也能上高中的教改實驗。這群「自學班」學生,沒經過聯考的洗禮,進高中後卻必須和其他一般生一同競爭。許多自學班學生上了前段高中,都出現適應不良的現象,最後沒能畢業的大有人在。高至豪也是適應不良的一分子,他卻選擇咬緊牙關,用3年的時間拚出逆轉勝。他回憶:「高中那段時間,基本上,我只做兩件事—念書和彈琴。」對比碩士班畢業後,他也只做兩件事:教書和彈琴。專注、毫無保留地投入,是他成功的不二法門。

然而,高至豪並不以此為滿足,談到對現階段成就的看法,他回答:「沒有所謂成功的那一刻,越成功就要越努力。」或許,努力是為了不斷進步,而不是為了成功。高至豪的答案帶出了這份謙卑。

高至豪的粉絲團,盡是樂迷給他的留言,甚至有不少身心症患者受到鼓舞,留下感謝語,這也是一路走來幫助他堅持下去的動力:「我曾經努力創作的音符,可以陪伴一個不認識的人,參與了他的人生,真的很開心、很激動。」

而鼓舞人心的,不僅是他的音樂,更是他的人生故事。他學琴至今已近30年:「如果你願意為了一件事努力30年不放棄,我相信大部分的人絕對會比我更成功。」努力、不放棄,這是鋼琴家高至豪,對逐夢的評語。

你可能也會感興趣》

還要追夢30年!風潮音樂創辦人:不忘記最初的自我
陳明章為台灣而唱:即使當乞丐 我也想做音樂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