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董座不是他 靠鴨子划水征氟石化半導體龍頭大廠 上品綜合工業董事長侯嘉生專訪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上品綜合工業在董事長侯嘉生帶領下,從生產各式鐵氟龍應用材料、內襯設備到整合設備工程,提供一站式服務,成為亞洲鐵氟龍內襯設備的龍頭。
上品綜合工業在董事長侯嘉生帶領下,從生產各式鐵氟龍應用材料、內襯設備到整合設備工程,提供一站式服務,成為亞洲鐵氟龍內襯設備的龍頭。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侯嘉生39年前加入上品綜合工業,從菜鳥業務做起,創辦人陳世祿引進日本鐵氟龍內襯貼合成技術,卻因不純熟,第一張台塑大單就出包,他連夜登門道歉。

「我們錯在先,我的態度是:只要不叫我去死,要我做什麼彌補我都願意。」身段柔軟又有打不死小強精神的侯嘉生,靠著平日耕耘的人脈,終於在4年後台塑六輕建廠時成功破冰,爭取到6千萬元管路訂單,讓公司業績成長2成。

十年磨一劍自製板材專利,上品拿下台塑逾9成訂單,2000年切入電子級內襯槽桶,打入面板與半導體業,推出TEFPASS自有品牌,4年後更獨家開發全球最大2米寬鐵氟龍板材,逆勢賣給早年技轉的日本公司。

2014年,和侯嘉生有著革命情感的上品創辦人陳世祿癌逝,曾經是一人之下、眾人之上的侯嘉生,卻未入選決策核心,失去舞台的日子裡,他靠著「忍」字訣沉潛5年,卻未忘穿針引線推動IPO,盼圓創辦人遺願。

「以前的我很衝,可以24小時不眠不休,從桃園殺到高雄搞定辦事處,有人猜測是功高震主,但陳董做這決定,到底有什麼考量,我也只能推測,無法獲得證實。」「我告訴自己必須忍,這些都是人生的過程,沒有誰對誰錯,只能說到底怎麼做才是對客戶、對公司、對所有員工都是最好,而不是對我個人。」事過境遷,侯嘉生反而能更坦然看待這段失去舞台的日子。

3年前,他接受董事會任命,接下董事長一職,積極穿梭兩岸協尋合適輔導券商,過程中一度被全球冷媒龍頭巨化相中,有意併購,「對方二度追來台灣,價格隨便我們開,但我研判這行是精緻產業,人才與技術必須親力親為、長期培養,大集團不可能管到那麼細,合併對我們的前途未必是加分。」

沒有被巨人的邀約沖昏頭,上品步伐堅定、積極擴建彰濱廠,大肆搶進化學槽車內襯供應鏈,今年初,新廠啟用後隨即迎來產能大爆發,侯嘉生坦言:「客人的態度是,只要上品吞得下就通通塞給我們,無形中也幫我們拉開和同業的距離。」今年前3季營收26.97億元,EPS衝上9.85元,營收、EPS皆創新高,從名不見經傳的小廠,拚成亞洲鐵氟龍內襯設備冠軍。

詳細報導內容可點入閱讀:【頭家開講】他靠忍字訣沉潛5年始接董座 領無名小廠征氟亞洲冠軍


更多鏡週刊報導
【征氟亞洲番外篇】不爽被稱胖業務 他20年維持70±1狂操6塊肌 上品綜合工業董事長侯嘉生專訪
【征氟亞洲番外篇】婆媽最關心鐵氟龍鍋啥時該換 董仔達人報你知 上品綜合工業董事長侯嘉生專訪
【征氟亞洲番外篇】哥哥的大公司他不去 39年前的10人小廠憑啥吸引他 上品綜合工業董事長侯嘉生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