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我的班上有位孩子:全班27位,有26位不喜歡他

黃俊堯
·5 分鐘 (閱讀時間)
圖僅供示意,非當事人。shutterstock
圖僅供示意,非當事人。shutterstock

曾經,我的班上有一位孩子,全班27位孩子,有26位討厭他,對他口出惡言、對他毫不體貼、對他處處針對,甚至有時候會想要動手打他。

在我接班時,原班導就有向我提醒這個狀況,我來了一個禮拜,沒錯,原班導師講的一點都沒錯。

這個孩子的人際關係真的有太大太大的問題了,他的衛生習慣極為不好、反應遲鈍(先天因素),看不懂人家臉色,喜歡在別人玩到一半時應插進別人的遊戲中。他觀察班上其他同學可能會開玩笑而打來打去,因此,他也開玩笑的跟別人說來打我啊來打我啊,結果他就被打了。

但這個孩子很善良,在打掃時間時,我請他幫忙擦黑板,這是我人生第一次遇到擦黑板比我乾淨的學生。

對了,忘記跟你們說,我中年級的孩子們說:「俊堯老師超會擦黑板的,沒看過黑板可以擦這麼乾淨。」這個孩子只要我交代的事情,他總是很認真很認真去做,即使做得不好,他依然很認真很認真。

這個孩子時常來跟我分享他生活的大小事,即使我常常聽了只是敷衍他,在一天的社會課時,社會老師請社會在老師收社會習作,就是這麼剛好,這個孩子就是社會小老師,班上的同學出現了這一段話:「老師,我們班沒有社會小老師。」而我就坐在後面默默地聽著孩子們說這些話。

下節課時,我拜託社會老師將那位孩子請去老師那邊幫老師做事情,上課後,我問孩子們班上同學:「有沒有人很討厭他的,麻煩你舉手,老師保證不會罵人。」

班上有大約八成的孩子舉起了手。

我繼續問:「請問有沒有人很希望他能馬上轉走的?如果有請你手繼續舉著。」

矗立在空中的手臂們漸漸地放軟了下來,收回自己的身體旁,但仍然有五隻手臂屹立不搖地高舉著。所以,我問了他們原因,原因不外乎是我上面打的那些問題:衛生整潔、不善觀察他人臉色、愛亂入別人的遊戲。我每個都很贊同,我一一附和每個答案,我說:「如果是我,我也會很不爽。」

我繼續問,我說:「有沒有希望他最好能馬上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有的請你手繼續舉著。」

五隻屹立不搖的手臂被這個鋒利的問題震懾住了,沒有人再堅持下去。

我說:「在成長的過程中,老師很怕你們在學校遇到一種現象,這種現象可能發生在每個時代、每間學校,它叫『霸凌』,而其中老師認為最容易將人逼上絕路的霸凌叫做『關係霸凌』。」

心理學家阿德勒曾經說過:「人生所有問題,皆來自人際互動」,關係霸凌就是一種長期的人際互動冷落與排擠,37年前,在澳洲,有一位小男孩,一出生便沒有了下半身,這位只有一半身體的小男孩經過搶救後,幸運地存活下來。

但他因為存活下來從此一輩子過得幸福又快樂?

並沒有。

在他小學的階段,他被他的同學叫他怪物、叫他惡魔,叫他不要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嚇人,他被他的同學當作球類,一天丟到垃圾桶裡、一天丟到廚餘桶裡;他被他的同學拿美工刀劃他的軀幹,一天又過一天地循環著。

這位小朋友叫做力克胡哲。

有沒有人知道小力克在小學階段有多少次想自我結束他的生命?

答案是:超過十次!

我向孩子們說:「如果是我,看到我只擁有一半的身體時,我也寧願不要活了,更何況每天每天我的同學們把我當作怪物,每天每天我周遭的環境讓我認為我是一個不值得存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

這時候有位小朋友舉手說:「老師可是力克胡哲是沒辦法改的。班上這位同學是可以改的。」

我反問那位同學說:「你看過他的診斷報告書嗎?」

他搖搖頭。

我說:「有些先天病狀反映在身體,我們一目瞭然,然而有些先天病狀反映在心理,我們唯獨了解才能瞭然。有沒有人想過,他有多羨慕你們,他好羨慕你可以把桌面收得這麼乾淨、他好羨慕你不會因為空氣品質而一直流鼻水、他好羨慕你解數學時都不會卡住、他好羨慕你字可以寫得好端正、他好羨慕你可以擁有朋友,但這些羨慕,他卻一個都做不到。」

「生命是一段連續而不可逆的現象,每個人的童年都有一次,你跟他同學也就兩年甚至四年,一年後,我們畢業,可能你跟他以後就永遠沒在碰面,但這些他所面臨的困擾,卻可能是伴隨著他一輩子的。」

「老師我,沒有要你當他的朋友,但我希望我們能一起合作,讓他有一天長大後,回想了他的求學歷程時他會說:『我覺得我的同學們對我很好,至少,他們把我當同學。』」

更多親子天下文章
霸凌我家小孩的人,竟是她最好的朋友!
霸凌事件,從「微排擠」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