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嘲笑「私立高職生妄想去好萊塢工作?」20 年後,我成為了《蜘蛛人》系列、《綠光戰警》的視覺開發

作者:Jane 和 Eric/讀者投書

日前寫了篇文:《走自己的路》,底下有個留言讓我很有感觸,節錄如下:

「我媽是放養,生平無大志,萬事只求 60 分,我來美國暑假遊學學英文,結果唸了大學,工作後還拿到 EB1(傑出人才簽證),我現在的生活就是 20 歲時的夢想。

我從小到大沒在唸書,不是畫圖、攝影,就是在玩。在臺灣是聯考到沒學校唸,連唸高職美工,老師都覺得我不太適合唸美術,相比之下,美國的確是給我了一個出口。 」

後來,我和他聊了許多,他叫林冠宏。寫出他的故事,讓更多朋友們參考。

(以下文章以第一人稱撰寫)

現在過的生活,就是我 20 歲時的夢想

我爸大學畢業,學農的,媽媽高中畢業。我從小就不會唸書,也坐不住,當時國中是能力分班 A、B、C、D,我直接被丟到 D,就是俗稱的放牛班,沒在唸書的,聯考沒學校唸,後來去唸復興美工科。

唸復興的時候是唸平面設計,學校有一門課是攝影,學校教的很基礎粗淺,但我就此迷上攝影。回家後,把我房間改造成暗房,用地毯把我的窗戶全部封起來,廁所都是藥水,全家都是很酸的化學藥水味,醺的不得了。

我爸媽偶爾也會唸一下:「怎麼水就開一整天」、「整個家臭氣衝天啊」,他們不認同,但也沒有因此阻止我。我整個高中時期就這樣玩攝影、洗照片玩了 3 年。

高中畢業後,沒繼續升學也沒其他目標,就去當兵。 退伍後,那時候《侏儸紀公園》正當紅,我看到了,就夢想著要去做電影,那時候我 20 歲。我就到處問人家怎麼去做電影,告訴所有人我要去好萊塢做電影,被大部分人嘲笑一番:「一個私立高職生妄想去好萊塢工作?

20 歲那年,我和媽媽說,「我想去好萊塢工作。」我永遠記得那一幕:媽媽一邊在炒菜,一邊靜靜地說:「那就先學好英文吧,你英文都考不及格,要怎麼去美國呢? 」於是,我們就一起找了家美語補習班。

後來我真的去了美語補習班補習,當時英文真的是爆爛,我又不是唸書的料,補半天英文還是不太好。我看到補習班有遊學代辦的廣告,回家告訴爸媽說我想去唸語言學校,真的去美國看看。就這樣,請代辦辦到康州的學校。

去康州唸語言學校,還是覺得很無聊,因為我根本沒辦法坐下來靜靜唸書。不想唸了,就乾脆翹課坐火車去紐約玩。在紐約的地鐵上,我看到了 School of Visual Arts 的廣告,心裡想著,這就是我要的啊,趕緊請媽媽把我在台灣的照片寄過來。也順利進了,那時候我真的不會講英文,一句話都不會。

看到這裡,讀者可能以為我的家境很好,說要唸語言學校就立刻去,想留在美國唸大學也不用考慮什麼就留下。但其實我的家庭環境只是小康而已,當初來唸語言學校,家裡也從沒想過讓我在美國唸大學。到差不多大二時,家裡已經沒有辦法再出全部的錢。

幸好,學校大力幫助我,也幫我找了許多攝影打工機會,才勉強畢業的。

話說回進入了想要的學校後,也覺得老師教的東西很無聊,學的內容都是我在台灣高中時玩了很多年了的東西,就決定轉到電視電影後製作科系。

台灣教育責罵太多、鼓勵太少

大學裡的老師都很喜歡我,這是我在台灣求學歷程從未有的經驗。只要我作業一交出去,老師們就用欣賞的態度,毫不猶豫地誇讚我。我記得畢業學分是128 分,其中有 30 分是人文學科,我連看都看不懂,還有一門課考試直接交白卷。老師卻勉強給了我 D ,笑笑地對我說,「下次不要交白卷, 就多畫些圖吧。」後來系主任也有出面幫我,我才能順利畢業。

雖然需要唸書的科目我都完全不行,但是如果是專業方面,我每一科都是 A+,學校給我很大的包容和空間。

大學畢業後,2001 年到 2005 年間我在紐約廣告公司工作 ,2005 年 Sony 在擴大,請我去了加州,2012 年 去暴雪(Blizzard Entertainment), 後來覺得每天開車110 mile 真的太遠又回到 Sony。2017 年跳去 Riot games ,2018 年又回到 Sony。(我發現電玩公司裡每一個人都很瘋電玩,上班玩,回家也玩,我其實不夠瘋,不適合在電玩公司。)

目前我的職位是 senior look development ,中文是「視覺開發」。例如,科幻電影裡的角色、場景,都是我們團隊在電腦裡「無中生有」製作出來的。比方說,橋樑要綠一些、蜘蛛人的衣服要更白或更藍,把他製作好呈現在電影上面。

至今我做過 20 幾部電影,包括 5 部《蜘蛛人》,兩部《魔境夢遊》、《綠光戰警》等等。

現在回頭看看,來美國給我最大感觸的是,台灣教育責罵太多、鼓勵太少。我在美國學藝術,同學們作品拿出來,老師都是先講好話、多鼓勵,大家再一起討論哪裡需要改進,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都可以拿出來講。

可是我在台灣,一直不是社會大眾眼光裡的「好學生」,從小就被老師一直批評,甚至有老師直接說我「不適合走美術」。

幸得媽媽不斷鼓勵和愛,我還是自我感覺良好、很有自信。我現在還是從事攝影的延伸,一直都在我熱愛的事情上努力。

媽媽的愛

我的媽媽從小非常疼我,她身體卻不太好,曾經開過三次刀,子宮卵巢乳房都沒有了。她常常告訴我,女人重要的器官她都沒有了,因此只希望我平凡健康長大,只求 60 分就好了。像是我小時候寫字很醜,她還是稱讚說:「好漂亮!」

長大後,我才知道自己寫字真的很醜。

媽媽今年已經 80 多歲了,雖然她從來搞不清楚我在美國是在做什麼的,還一直以為我在好萊塢修電腦。10 年前我幫資策會開課,特別請她來聽,結果她一來就睡著了。

現在,我和她關係仍然很好,常常通電話,我一兩年回去一次。 她今年初有過來看我。她說她的人生她的根就是臺灣,這次是她此生最後一次來美國。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曾被嘲笑「私立高職生妄想去好萊塢工作?」20 年後,我成為了《蜘蛛人》系列、《綠光戰警》的視覺開發》,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出國讀書最大的挑戰是什麼?請不要小看這個答案

在面試中如何談錢(上):面試第一關就被問到「期望薪水」?你該這樣接招

作者簡介:

Jane和Eric是來自台灣的中年夫婦,2018 年帶著一對國小、國中的孩子全家移居到紐約創業開律師事務所。Jane 在網路上記錄了身邊許多移民的故事、各行各業的故事,平實的紐約生活日常,讓更多新移民家庭日後可以參考。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