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預言消滅YouBike,如今成為城市垃圾 oBike的失敗代表了什麼?

天下雜誌

文/吳靜芳

新加坡共享單車公司oBike進入台灣2周年後,各地違規及廢棄的單車,證明這是一場失敗的城市交通實驗。台灣從這場智慧交通的美好理想中醒來,應該學到什麼?

2年前的4月,新加坡共享單車公司oBike挾著新創光環風光進入台灣市場,台北市長柯文哲還曾預言:「YouBike一定會被oBike消滅。」

但不到2年內,oBike成為城市垃圾,公司更被收購重整,大部分業務裁撤。各地擺放的oBike單車雖仍有基本營運,但大部分都成了違規車輛或是廢棄物。

oBike在台北市投放約8,000輛單車,「現在約剩600輛。」台北市交通局運輸管理科科長王湮筑指出,至今業者仍持續配合市政府領回違規車輛。

台北市以外的其他縣市就沒這麼好運了。在民眾檢舉之下,基隆市清潔隊光是在海洋大學附近海堤就清出了30餘輛遭惡意堆棄的oBike,經過7日公告、拖吊後1個月無人認領之下,作為一般廢棄物拆解回收。基隆市清潔隊表示,直至今日oBike公司仍未主動前來洽詢後續處理。

共享單車的崛起 把創新成本攤給所有人

高雄市在2017年年底針對共享單車制定《高雄市共享自行車發展管理自治條例》,要求業者需申請營運許可,但即使給予緩衝時間,oBike也從未申請,已是違法經營。

高雄市交通局運輸管理科股長許乃文無奈指出,雖然交通局連繫上oBike在台灣留下的人員,但對方也坦言目前只能回報總公司,在台人手不足,無法處理高雄違規車輛。

換言之,已經竄進城市各個角落的oBike,地方的環保局或交通局只能一台台蝸步處理,什麼時候能完全清理完,沒有人知道。台灣為了oBike所付出的行政成本有多少、要找誰討,也沒有答案。

這樣的亂象並非沒人預想。在共享單車正夯的2017年,新加坡國立大學商學院戰略與政策系系主任戴里歐斯(Andrew Delios)就投書新加坡《海峽時報》,指出共享單車新創公司並沒有考慮到這種商業模式帶來的外部成本。

「自行車使用公共道路和公共空間,和汽車及其他運具是一樣的。不過為了承擔與道路相關的公共成本,汽車車主要繳納稅費、意外保險,在高密度人口的都會區也要負擔停車費。」戴里歐斯分析,以上這些費用,共享單車公司和其服務的使用者一點都不需要負擔。

簡言之,共享單車的崛起,是搭了整個城市用路人的「便車」,把創新的成本攤給所有人。

如果將這些外部成本納入商業模式,隨借隨停的無樁式共享單車有可能順利運行嗎?

obike隨借隨還的便利性 同時也是致命傷

美國達拉斯是個好例子。去年6月,在5家共享單車進駐美國達拉斯1年後,市議會對於共享單車隨意停放的市容亂象忍無可忍,通過條例要求營運商必須繳納808美元的營運許可費,此外業者投放的每台單車也需繳納21美元的規費。條例中更要求,一經民眾檢舉,業者必須在2個小時內處理違規車輛。

1台共享單車成本僅僅數百元台幣,條例一出,ofo直接告訴當地媒體市議會要求的營運費用「過分離譜」。沒幾個星期內,ofo、摩拜及Spin等共享單車公司都宣布徹底退出達拉斯。

交通大學運輸與物流管理學系系主任邱裕鈞觀察,oBike會失敗,關鍵原因要從運輸業的本質去思考,「運輸業絕大部分是管制型的特許行業,很多事務需要政府配合。」

YouBike最初也是政府支持的BOT案(Build-Operate-Transfer,民間興建營運後轉移模式),公部門才有理由規劃、挪出公共空間做為站點。

空間是智慧運輸最後一哩路的決勝點。

oBike順利還車的執行難度很高,因為還車的位置很關鍵。」邱裕鈞解釋,台灣都會區自行車停放空間短缺、機車停車格經常占滿的情況下,oBike隨借隨還的便利性同時也是致命傷,「很難找到合法的停車位,代表很多用戶不會停在該停的地方。」

共享單車乘載著低成本運輸的理想而崛起,立意雖好,但經過23年時間,證明理想與現實仍有一段不小的差距。經過這場動員所有人的實驗,日後任何共享運輸的規劃都將記得這慘痛的一課。……(完整報導,請見《天下雜誌》網站)


更多天下雜誌文章

阿茲海默症有救了?讓醫生也驚奇的逆轉失智療法
4強烈跡象 好員工即將走人
別多花錢買家中最沒用的「5種家具」 用半年保證後悔
沒賣掉的新車 最後去了哪裡?
看電影愛哭的人,會是好領導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天下雜誌》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今日熱門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