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開救護車 馬寇爾拐彎圓夢

李欣恬/專訪
·2 分鐘 (閱讀時間)
國家交響樂團(NSO)新任藝術顧問簽約記者會日前舉行,新任藝術顧問準.馬寇爾(Jun Markl)表示,音樂是跨越文化的溝通工具,非常期待未來與NSO的合作機會。(范揚光攝)
國家交響樂團(NSO)新任藝術顧問簽約記者會日前舉行,新任藝術顧問準.馬寇爾(Jun Markl)表示,音樂是跨越文化的溝通工具,非常期待未來與NSO的合作機會。(范揚光攝)

爸爸是小提琴家、媽媽是鋼琴家,才剛來台擔任NSO國家交響樂團藝術顧問的德國指揮家馬寇爾,他的音樂生涯並未像外界想像的順遂,他一度跑去開救護車,人生轉個彎又回到音樂世界,視野變得更不一樣。

在音樂裡找到世界

馬寇爾表示,這段8年的歷練,讓他更加決定要走音樂的路,「作為一名救護人員,能夠幫助別人很好,但得要常常面對生死,看見人們面對生死關頭的狀態,那對我而言,很難受。」

馬寇爾說,在音樂家庭成長,自小彈琴、拉琴,是自然而然的事,「16歲時,爸媽告訴我,別走音樂的路吧,太辛苦了,要我試著往醫療體系發展,畢竟我們家族出了很多醫生,也許是一條路。」

為此,馬寇爾先是擔任救護車隊的助理,後來取得救護車的特殊駕駛執照,並當上車隊負責人,以及完成醫護運輸員的專業培訓;他說,假如此刻現場有人需要急救,他是真的可以幫忙。

然而,在最靠近生死的地方,馬寇爾更難以忘懷自小學習的音樂,「我想回到音樂的世界,音樂也包含了許多,生與死,痛苦與幸福,傷心與快樂,世界都在裡面。」

馬寇爾決定回到音樂世界,先完成漢諾威音樂院的學業,之後在劇院擔任鋼琴排練指導,陪伴芭蕾舞者、演員排練,從中磨練如何與人合作,收與放之間,都是修鍊。

喜愛合作 融入團隊

相較於彈鋼琴,馬寇爾說自己更期望能當指揮家,並不是因為握有決定音樂方向的權力,「而是因為可以和別人合作,一起完成音樂。」他打趣形容,「彈琴時往往只有一個人,以及一直打架的手指。」

曾師承指揮大師傑利畢達克、伯恩斯坦與小澤征爾,馬寇爾說,他們各有自己的系統,各占一座山頭,有時觀念還會互斥,可見指揮是一門非常人性的藝術,沒有真正的對錯。

馬寇爾表示,指揮、音樂演奏工作很講究每個人的特質,「這讓同一首布拉姆斯交響曲,每個樂團演起來都不同,重要的是,在音樂面前,『我』一點也不重要,放掉我,我們也融入音樂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