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勇敢女性!她走闖酒店7年看遍貧困「小姐」真實人生:上班族可能早就受不了,但她們都不害怕…

謝孟穎
·22 分鐘 (閱讀時間)

「我們實際遇到的小姐都是選擇很少,要賺小孩的錢、要補貼家用、非常小17、8歲就來工作……要說她們不好嗎?她們很努力,而且我覺得她們非常了不起,進來做這工作、這樣高風險的環境、還可以支撐自己到現在──上班族來酒店生存可能早早就受不了了,但我們這些小姐,很多人都不害怕……」

常人總以為酒店小姐過得不是極端奢靡就是極端可憐,然而曾在酒店待過7年的資深經紀人筠筠看來,這行裡有著人生百態──辛苦的部份確實有,有曾任酒店小姐的阿姨到60歲已經無法喝酒、長期疾病無法彎腰無法坐好,有18歲就入行的公關到現在喝醉後會小便失禁、想轉向一般職場卻無法找到穩定工作,儘管如此,在此之前她們都沒有空間去害怕,天天在高壓力高風險環境奮戰,一路支撐自己到現在。

談起實際遇到的酒店小姐,筠筠說大多是在一般職場難以求職的單親媽媽、年紀輕沒學歷早早出來工作的女性,她們是原先在社會體系被「漏接」的一群人、原先生活就只允許她們過一天算一天、在酒店工作大多也無所畏懼,然而一個人再怎麼拚命終有沒力的一天,離開酒店以後人生如何更是前途茫茫,想離開也未必走得了。

「我們希望原本被漏接的人,可以再次被接住。」筠筠說。即便有人有心想幫忙酒店小姐,大多也是抱以憐憫眼神看待,認為她們沒讀書、私生活混亂,然而真正能拉住一個人的開端是理解,2020年底正式上路的「台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便是希望拉開第一張被整個社會遺忘的、接住最貧困女子的網。

「我們也認真工作,為什麼要這樣被對待?」酒店成窮困轉機 單親媽媽、家貧青年強忍高風險高壓力一路撐

筠筠曾經任職2年公關、5年經紀人、現為「台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理事長,談起公關那段日子她自認順遂,除了常見碰到被客人毛手毛腳外並沒有碰到被性侵、被暴力對待、被言語侮辱等更糟糕的情況,反而是因為酒店工作得到自信──她說自己在高中異性緣其實很差、很多男生會覺得她太「強勢」,但進到酒店工作才發現自己也可以有一些被客人照顧、被珍惜的感覺,甚至也在工作裡具備更好的應對進退能力、可以面對群眾說話仍保持台風穩健,她其實是喜歡這職業的。

20210112-酒店組工會專題配圖,林森北路,鋼琴酒吧,八大行業,條通,霓虹燈。(顏麟宇攝)
20210112-酒店組工會專題配圖,林森北路,鋼琴酒吧,八大行業,條通,霓虹燈。(顏麟宇攝)

筠筠雖然自認在酒店算過得好,但也深知周遭總有一些糟糕的狀況,常碰到有公關來支援卻在發抖、神色不對,各種不好的事情「你知道會發生,但不一定是發生在你眼前」(資料照,顏麟宇攝)

然而周遭總有一些糟糕的狀況,她常碰到有公關來支援卻在發抖、神色不對,也常聽到有急需用錢的人拿不到薪水,有小姐喝醉後會忍不住吐露各種難受經驗、經紀人不給錢不給請假,更嚴重一點會看到同桌有客人對小姐動手、執意灌醉小姐吃豆腐,各種不好的事情「你知道會發生,但不一定是發生在你眼前」,因此萌生念頭轉換跑道、做了5年的經紀人。

「我覺得這行業不壞,我想幫助業界過得稍微好一點,才會成為經紀人……希望可以讓這行業被理解成專業的、會被尊重的,勞動環境可以有一些調整跟改善。」變成經紀人以後筠筠也接到一些原先業績不好的公關,她能做的就是盡力替對方爭取高一點的薪水、保障錢一定拿得到,甚至在此之前也開始經營「酒與妹仔的日常」臉書粉絲專頁,揭露酒店工作要注意的、各種工作樣貌。

筠筠說酒店工作者最大宗其實是單親媽媽,一般職場在就業就會碰到歧視,但業界長得漂亮就OK、不符合主流審美觀也有機會到店家會提供服裝、較無要求外貌的「制服店」工作,一般職場也往往讓單親面臨「有工作就無法照顧孩子」的煎熬,但酒店不但工作時間彈性、可以陪小孩、還有機會掌握業績替孩子出學費請褓姆, 雖然臨時請假通常要先過經紀人那關,若是有能力帶來財源的公關就好說話,也有一些好的經紀人出於同理心願意幫忙協調請假、補班、調整班數等問題。

就這樣,筠筠實際碰到的公關總是要賺小孩錢的單親媽媽、不到18歲就要出來工作補貼家用的年輕女性,雖然她們在外界看來形象大概是所謂「+9妹」大概是不良少女或幫派女子的意思)、容易被排斥,在筠筠看來她們其實很了不起:「進來做這工作、這樣高風險的環境,還可以支撐自己到現在……一般上班族轉來酒店生存可能早就受不了,但我們這些很多人都不害怕,可能是因為他們原先生命經驗,過一天算一天。」

20210112-酒店組工會專題配圖,林森北路,鋼琴酒吧,八大行業,條通,霓虹燈。(顏麟宇攝)
20210112-酒店組工會專題配圖,林森北路,鋼琴酒吧,八大行業,條通,霓虹燈。(顏麟宇攝)

社會對酒店的批判是最殘酷的,酒店小姐一方面難以說出自己的職業,一方面心裡也不平:「我們也認真工作,為什麼要這樣被對待?」(資料照,顏麟宇攝)

也因此,社會對酒店的批判是最殘酷的,酒店小姐一方面難以說出自己的職業,一方面心裡也不平:「我們也認真工作,為什麼要這樣被對待?」酒店小姐也容易跟所謂「兄弟客」走在一起,比起商務客不是想來「救」小姐就是罵小姐「幹嘛做這工作」,「兄弟客」的處境大多跟酒店小姐類似、同樣身不由己,可以互相體諒、視線也平等一些。

「月收數十萬」迷思背後的「零底薪」辛酸:一天收入扣完不到4000 最低月薪僅24K

當然,酒店工作並不如外界想像得「好賺」。在筠筠看來,先不論客人品質,經紀人就是決定勞動待遇的一關、可以決定要給小姐多少錢,筠筠這邊上檯一節10分鐘給170–180、其他大多只有130–140,甚至有些小姐要請假時會被要求「自買」時數,但:「我們都知道不是不能請,你補班就好。」筠筠也不是不能理解經紀人的心情,畢竟經紀人就是要賺小姐傭金、小姐沒上班經紀人也沒薪水,然而在一些緊急狀況下,不能請假的規定就非常不合理。

酒店要賺大錢不是不可能,沒有底薪、一切取決於業績,筠筠說有些長得漂亮又手腕一流的紅牌,常被客人買下8小時帶出場、第4–5個小時客人累了結束以後又可以回公司上班還被點、節數double,但這無法套用在每個公關的狀況──多數總是在店裡上多久就多久,看能上幾節就賺幾節、不會有「拚框」(被帶出場)的能耐,很難做7小時全程都有人點、有5小時就算不錯、這樣一天收入差不多4–5000元,但這錢也還沒扣掉店家清潔費、抽稅金雜支,扣完就差不多只剩3600元。

聽到日賺3600元,或許有人會以為這樣一周上班5天就有近2萬、一個月就快摸到10萬的邊,但酒店工作無法以一般上班看待,上班天數不可能拚很多,常態是一周上3–4天、4天就很緊繃了,尤其對必須拚酒的公關來說上4天裡之後可能就醉個2–3天,「我們行業特殊性不能每天這樣去上班,不太能說上班就一定會變怎樣,但我們會有潛在病症。」

20200505-疫情專題、酒店、林森北路、酒與妹仔的日常(謝孟穎攝)
20200505-疫情專題、酒店、林森北路、酒與妹仔的日常(謝孟穎攝)

「很多人會覺得我們這樣很賺,但外送員很拚也可以拚到10幾20萬,那是取決於業績,沒有業績我們就不可能拿到這麼多薪水。」(資料照,謝孟穎攝)

做經紀人5年來,筠筠旗下也只有1–2個公關可以不喝酒、都全框(被客人買下10小時帶出場)、不接S(性交易)還可以一周賺4–5萬元──確實酒店優點之一也在可以自行掌握薪水,顧及身體健康就上2–3天、想多賺點就天天上,可以解決某些人的財務困難、真的有緊急需要用錢也可以選擇「日領」,但酒店也像一些工地臨時工作,身體差無法繼續做的話下個月就沒錢:「很多人會覺得我們這樣很賺,但外送員很拚也可以拚到10幾20萬,那是取決於業績,沒有業績我們就不可能拿到這麼多薪水。」

最極端狀況下,也有公關每周上班5天只領到6000、一個月才24000、還沒扣掉每天妝髮成本費用,筠筠說可能是都沒坐到檯,可能經紀人薪水給太低、被扣一分鐘50元遲到費、被偷節數,也可能公關不適合那間店、或店家生意太差;無論原因如何,公關處境會類似計程車司機,有載到客人才會開始跳錶,卻也可能跑一整個晚上都沒錢、耗神又虧油錢。

最累的狀況可能是所謂「活動周」,酒店會釋出不同服裝規定、有些還要跟店家買飾品買衣服,有些根本是破布等級的魔鬼氈黏貼粗糙短裙套裝就要收費1000,有些還要求小姐穿平常根本穿不到的露三點薄紗,2020年耶誕跨年檔期更是連注重形象端莊、平時都要穿小禮服的「禮服店」也有薄紗裝──有些小姐本來就是衡量身材條件才去不必太裸露的禮服店上班,在「活動周」被強迫套上只有半截的上衣,「如果我有肥肉我要怎麼活?客人是來看漂亮小姐的!」甚至禮服店客人多為高階商務人士,這些服裝不合客人[喜好、被嫌廉價也連帶影響小姐業績,小姐被強迫買醜衣服還賺比較少。

20210112-酒店組工會專題配圖,林森北路,鋼琴酒吧,八大行業,條通,霓虹燈。(顏麟宇攝)
20210112-酒店組工會專題配圖,林森北路,鋼琴酒吧,八大行業,條通,霓虹燈。(顏麟宇攝)

雖然非制服店的小姐平時會自備服裝,到「活動周」酒店會釋出不同服裝規定,有些還要跟店家買飾品買衣服、有些還要求小姐穿平常根本穿不到的露三點薄紗(資料照,顏麟宇攝)

更累的是,「活動周」店家總會強制小姐人人到班,心態上是「一年就這麼一次 」,有些店家9天都禁休連病假都不能請、請假就要罰款或是「自買」。有些在「活動周」之前還有「上班進修天」,規定幾點前報班、超過也要自買時數,還有開會無論原因遲到扣3000、不到扣5000,酒店原先上班時間彈性之優點瞬間蒸發。

以店家來說當然公關人數越多越有優勢、可以跟客人說「妹妹很多趕快來」,但全部人都去上班當然不可能全部人都有業績,有些店還把大框(帶出場買下小姐一天時間的選項)8小時改成10小時、原本訂10小時的也會改成11小時,還有強迫小姐買千元「賓果券」再要小姐想辦法自己轉賣、賣不掉就只能自用,讓人困惑:「客人抽到小框(帶出場約4小時)可能很划算,但小姐自抽小框是要怎麼用?」

一天1支威士忌是常態:喝咖啡就心悸、反覆發燒感冒、酒醉失禁 「沒達到業績就只好一直開車」不得不喝釀職災

酒店工作難熬的還有各種身體傷害、職業災害,筠筠說最常見的疾病就是支氣管炎、胃潰瘍、胃食道逆流、穿高跟鞋扭傷、久坐久站衍生的脊椎與髖關節問題,就算症狀不明也可明顯知道身體非常差,長期高壓高風險環境下身心狀況也會惡化、衍生心理疾病,若是患上憂鬱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生活也可能因此停擺很久、無法勞動;雖然對酒店小姐的暴力事件不算多,但被客人性侵是相當常見的,天天活在成為犯罪被害人的風險:「這在我們業界實然是職災,但我們覺得性侵不該是職災,是犯罪。」

問起酒店小姐們健康風險有沒有意識,筠筠說其實大部份不會想得這麼遠,要用對方聽得懂的方法講、例如問「酒喝這麼多,會不會傷身體」,一群女子才會頻頻點頭「對對對」,但,就算誰都知道過量飲酒會傷身,那危險並不是一瞬間就變得很危險、而是長期累積下來瞬間「碰!」地炸開,便容易被輕忽。

酒店小姐的日常就是會喝酒熬夜、常喝到半支甚至一支威士忌,跟客人喝酒打招呼是禮貌、陪客人喝酒玩遊戲是實際服務項目,如果客人倒很多酒還不喝也可能被請出去,雖然店家都會聲稱「進來不見得要會喝酒,靠手腕」、有些公關的長相還會讓客人不捨逼酒,每類型公關的服務項務跟技能都不一樣,大多都無法避開酒。

20200505-疫情專題、酒店、林森北路、酒與妹仔的日常(謝孟穎攝)
20200505-疫情專題、酒店、林森北路、酒與妹仔的日常(謝孟穎攝)

酒店小姐的日常就是會喝酒熬夜、常喝到半支甚至一支威士忌,多數迫於生計無法考量到生病的空間,只能想「喝下去的話這檯能不能留比較久」(資料照,謝孟穎攝)

這樣長期喝下來,可能從本來第1天喝醉第3天還能上班、變成第3天勉勉強強爬起來,但多數酒店小姐迫於生計無法考量到生病的空間,無法思考「喝這麼多會不會有問題」、只能想「喝下去的話這檯能不能留比較久」,類似計程車司機,沒達到業績就只好一直開車、一直開車,酒精如疲勞,一天天累積未爆彈在體內。

筠筠初入行認識的一位阿姨已60多歲,現在已經無法喝酒了,長年壓力累積下來導致脊椎無法彎腰好好坐著、這裡痛那痛,即便還年輕的也不少人有心悸問題,抽菸又撞酒、客人喝提神飲料又混酒配成各種「炸彈」,傷害看似隱性,但如果寒流來、小姐走出店外碰上極大溫差,就有風險發生意外猝死。

最普遍狀況就是身體不好,筠筠剛入行時本來一天可以喝4杯咖啡配上幾根菸還活跳跳,但過25歲變成喝1杯咖啡、5根菸就心悸,無法跟以前一樣覺得「還好」,長期熬夜下來也容易反覆發燒感冒。最極端狀況,筠筠曾碰過一位公關18歲就入行、一開始坐「搖桌」(陪客人用藥)後來轉酒桌(陪酒工作),喝醉後常發生小便失禁、最後也無法留在酒店工作──儘管如此,法律上能否有酒店業相關職災定義、項目有哪些、喝酒熬夜到底會不會被正式承認為工作上的風險,還有長一段路要爭取。

筠筠也碰過一位阿姨,30歲為了還債投入酒店業,後來自己開店又做卡拉OK、身體狀況越來越無法負荷、如今在做清潔工,雖然阿姨不是沒存錢,但那錢不可能照顧自己一輩子,最麻煩是年紀大還要做體力活。

除了身體上的傷害,被經紀人欠薪、不發薪水也會讓小姐一切心血都付諸流水,有些紅牌一點的可能直接不幹、1–3萬元就送人、店家跟經紀人反而會巴著她不放,但大多數只能放棄那筆錢離開酒店業,還有人會找兄弟處理,但通常兄弟也會把持人情回過頭來開條件、打人小弟被抓到的話可能會變教唆犯罪,越地下化的管道就越沒保障,持續陷入惡性循環。

20210112-酒店組工會專題配圖,林森北路,鋼琴酒吧,八大行業,條通,霓虹燈。(顏麟宇攝)
20210112-酒店組工會專題配圖,林森北路,鋼琴酒吧,八大行業,條通,霓虹燈。(顏麟宇攝)

除了身體上的傷害,被經紀人欠薪、不發薪水也會讓小姐一切心血都付諸流水(資料照,顏麟宇攝)

面對欠薪問題,真的要不回來、公關真的很窮的,筠筠有時還會自掏腰包拿最後一檔薪水給對方、騙她說是跟店家要來的,但如今工會上路,筠筠希望工會有能力協調勞資糾紛、加入談判、談不成也有機會循法律找調解委員會,唯有提供不同選擇,小姐才有機會被接住、避免墮入更深淵的深淵裡。

「希望原本被漏接的人可以再次被接住」她組工會撐開安全網、也堅持辦講座面對面溝通:歡迎有職業歧視的人來聽!

酒店工作確實接住一些原先在社會上求職無門、走投無路的貧困女子,有人因此改變生活、也有人因為環境更往下掉,談起經營工會的目標,筠筠的最終盼望還是:「這裡接住一些『漏接』的人,我希望社政再接回去……希望原本被漏接的人可以再次被接住,不管社福資源社政體系,求助都不要這麼困難。」

被漏接的人會變什麼樣子,筠筠有太多深刻見證,其中一位公關M就因長期職業傷害變成身心障礙者,無法繼續工作也無法找到新工作、房租付不出來、也沒有家人可以依靠,險些成為無家者(街友)。那時筠筠為了解決M的難題,打電話給戶籍地、所在地社會局都被互踢皮球,最後筠筠只能對戶籍地社會局直說:「她現在就是要處理沒地方住的問題,不然要叫她去流浪嗎?」社會局才給了幾通電話介紹在地社福機構,好不容易破例住進庇護所,卻不到3個月又被要求離開了。

談起社政體系的難處,筠筠坦言,政府社工在界線上比較保守、不能給個案太多情感支持,即便幫個案介紹房東,有些房東怕被查稅、不給租屋補助,個案就會面臨要繳的房租一樣多、求職卻依然困難的狀況。

身障者理應有些對應制度來協助,但以M的狀況來說,雖然有明顯身障問題、去一般職場求職難以被選上,以身障者來說又不符合「極端可憐」的標準──外人可能看她年輕又手腳「正常」,「但她就有狀況啊,就無法找到工作啊!」即便後來M終於憑自己能力找到工作,卻也只能找到約聘職,無法穩定持續、隨著年紀增長選擇還會越來越少。

這些酒店小姐的狀況其實與社工接觸的貧困者沒有太大差異、社工會遇到的工會也都遇到了,有些社工也試著想幫忙,但總是有些困難──不理解酒店的人往往是以「可憐」來看待小姐,有些覺得小姐沒讀書、吸毒、私生活混亂,有些則是劈頭就要人家離開酒店、不斷勸說「這行業不好」,即便社工能理解小姐處境,所屬機構也會把目標放在「不要做」,連社工都會困惑:沒提供其他選擇、沒後路,要怎麼建議他離開?

20200505-疫情專題、酒店、林森北路、酒與妹仔的日常(陳品佑攝)
20200505-疫情專題、酒店、林森北路、酒與妹仔的日常(陳品佑攝)

原先到酒店工作的人選擇就有限、不是說離開就可以轉身離開,但連身心科醫師都未必能理解這些身不由己(資料照,陳品佑攝)

原先到酒店工作的人選擇就有限、不是說離開就可以轉身離開,但連身心科醫師都未必能理解這些身不由己。筠筠記得有些個案曾去身心科就診,醫生一開始就問:「開心的滿分有10分,妳覺得自己現在幾分?」個案雖然覺得怪還是回答了,這時醫生又說:「妳做這工作讓你不開心,有沒有想過要離職啊?不離職就無法解決喔!」個案深知離職只會產生更多問題,這些做不到的建議就成了負擔,許多個案找心理諮商也是輾轉換過好幾個,無法找到真正能傾聽的、可以長期配合的對象。

在社政體系接回酒店小姐前,目前由筠筠擔綱理事長的「台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想做到的,就是希望可以先接住一些個案、也讓社工更了解如何與小姐相處,例如「為什麼不離開」可以轉換成「怎麼可以讓妳酒喝少一點」,不是直接要人離職。

而就工會開出的保障,最基本是替酒店小姐加保勞健保、接回一部份的社會制度,再來就是處理勞資爭議案件,有相對友善、了解業界的律師可以提供法律諮詢,工會幹部本身也都算酒店「圈內人」、熟悉業界運作,找到正確目標去爭取欠薪比較可以避免爭議;此外,工會也會協助制定合理的工作合約範本,讓公關自己帶著這份契約與經紀人簽約,上頭明訂薪水拖欠多久要付利息、離職要多久前預告,這不只保障公關也保障經紀人,以簽約方式改善行業問題。

工會也有提供心理健康諮詢管道、免費而安全隱私的性病篩檢資源,如果真的在行業待不下去想離職、但真的困難到無法自行尋找其他工作,工會也會聯繫社福機構協助轉職。

雖然現階段要確立勞僱關係還很難,大型酒店一家就4–500個小姐、日式酒店的小姐也會來來去去,要店家願意適用勞基法真的很難,筠筠說這部份還在看有無可能推動專法;此外,特種行業高達25%的營業稅也是確立店家與小姐之間雇傭關係的一大阻力、店家太害怕報稅,如果能去檢視不合理的稅制,店家跟工會之間關係也不會那麼緊張。

20210112-酒店組工會專題配圖,林森北路,鋼琴酒吧,八大行業,條通,霓虹燈。(顏麟宇攝)
20210112-酒店組工會專題配圖,林森北路,鋼琴酒吧,八大行業,條通,霓虹燈。(顏麟宇攝)

這是一張被社會遺忘、被政府外包的社會安全網,認真而專業的工作者也該得到社會一份基本尊重(資料照,顏麟宇攝)

就長期戰線來說,工會也想持續跟社會溝通、持續破除對酒店的迷思與歧視,這點筠筠就很堅持辦實體活動,讓社會大眾透過真實接觸、真實面對面談話看清楚是「誰」在酒店工作,才不會像原本一樣以為酒店是很龐大的族群、都在做很糟糕的事──筠筠記得曾有場講座通知被寫「不歡迎有職業歧視的人來聽」,工會元老成員幾個想想就一筆改成「歡迎有職業歧視的人來聽」,就是要講給你們聽的。

工會前身「酒與妹仔的日常」長期辦活動下來,確實許多人對酒店工作改觀,有學生活動結束後本來打算捧胸跟看板合照、卻瞬間知道反省「不能這樣」,也有參加體驗活動的學生對酒店小姐產生敬意:「我當小姐一小時就受不了了,你們每天都這樣工作,還要跟陌生人談話這麼久!」

酒店確實不只是為了取悅男性而存在的產業,公關們是服務寂寞的、需要有人聽他說話的對象,甚至筠筠也聽很多按摩店公關說客人來的主要目的是想聊天,而服務人心的工作永遠不簡單,酒店工作是份專業,這份專業同時也接住許多經濟困頓、別無選擇的人們──這是一張被社會遺忘、被政府外包的社會安全網,認真而專業的工作者也該得到社會一份基本尊重,那尊重可能遲來,但只要有一天會來,夜生活裡掙扎求生的女子們也將有機會抬頭挺胸、安心地生活著。

了解更多酒店人生百態、酒店公關求助,請參考「台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臉書粉絲專頁(連結)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月收數十萬只是神話!從業公關揭密酒店真面目 上班1天自賠破千不為人知隱形成本
相關報導》 疫情悲歌1》「防疫奇蹟」背後被遺忘的酒店小姐:被迫提早出社會,貧困女子道出「一技之長」最大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