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對的選擇(下)】柯彼得:「寧可被關兩年 也不要被驅逐出台灣」

劉瑞芬影音 林德熙
鏡週刊Mirror Media
柯彼得在2017年終於如願得到台灣身分證,成為正港台灣人,享有一般台灣人的所有權利。(翻攝台東縣政府)
柯彼得在2017年終於如願得到台灣身分證,成為正港台灣人,享有一般台灣人的所有權利。(翻攝台東縣政府)

柯彼得偏鄉行醫30多年,曾獲厚生基金會的醫療奉獻獎,2017年終於如願拿到台灣身分證,當時他受訪說要老死在台東,如今太太不在世了,我們好奇,現在的他還是抱持同樣想法嗎?

柯彼得幾乎是反射性回答,「我回去澳洲幹嘛?我離開那麼久了,那邊的朋友越來越遠,還是有一些 ,但是回去澳洲的話好像是重新開始,我不可能有一個我夢想的房子,而且這是我自己做的房子,你可能一輩子只有一個對不對?你不會有第二個。 」

而且他如今拿到了身分證, 被認可是台灣人,享有法律和產權的保護,也讓他感覺更安全。

「你申請的時候,你要說你為什麼要拿台灣身分證?我就是寫三個大理由,第一個就是我很想belong(屬於)一個地方。」

第二個理由,是萬一涉及刑事糾紛,一旦被判有罪,如果只擁有居留證,他會被驅逐出境,「你叫我要離開台灣,不能回來,或是被關一年兩年,我會選擇被關一、兩年。」他語氣堅定,

第三個理由則和房子有關,因為依規定外籍人士不能擁有農地,擁有身分證,他家的產權才能轉移至他名下。

完美主義

有點蒐集癖的柯彼得工作室有好幾台木工機具,還有一整面牆全是木工零件,他笑說台東的五金行他都很熟。
有點蒐集癖的柯彼得工作室有好幾台木工機具,還有一整面牆全是木工零件,他笑說台東的五金行他都很熟。

太太過世後,原本就熱愛木工的柯彼得,現在花更多時間在屋子旁的工作室裡。他似乎有點蒐集癖,工作室裡有五輛自行車,多半是依據他的需求量身訂製,也很耐用,最資深的一輛已陪伴他20年了。

工作室裡還有幾台看起來很厲害的專業木工機具,他告訴我們,原本是太太喜歡做木工,後來變成他接手。

「本來她的工具蠻爛的,我就是慢慢換,越來越好,變成一個瘋子,」他自嘲自己的瘋狂。

不過,這些特地蒐集來的機具可都是物盡其用的,他們家裡多數裝潢、家具都是自己手作,連鏤花燈罩也是柯醫師某次摔車斷了肋骨和鎖骨,在家休養了數月,無聊時完成的。

工作室裡有一個原木工作檯,質感細緻,側面還鐫刻了他的英文名字,顯然製作的人對此成品十分滿意。「這個工作檯也是我做的,很棒對不對?我喜歡可以用的東西也很漂亮,這樣品質很好對不對? 」

完美主義的他,就連家具背面看不到的地方,也毫不馬虎。

坐在客廳裡專訪時,他指指挑高二樓的窗簾桿,說「妳可以拿一個望遠鏡看,木頭榫接很漂亮,那種小東西對我很重要,比如說我做那些櫃子什麼的,你也可以拿起來看後面,看不到的地方都非常美。」

上班之餘,他還要騎車,做木工,忙得不可開交,問他哪來這麼多時間,他不以為然地說,「你不覺得大部分人浪費很多時間嗎?我平常不看電視什麼的,那台(客廳裡)電視前幾個月才買,我20幾年沒有電視。」

愛其所擇

在諾大的屋子裡,柯彼得盡量按照一貫的步調,和心愛的三狗一貓過著他的日常。

柯彼得1985年第一次來到台東後,幾度離開,又一再返回,除了好山好水,也因為這裡有個讓他牽掛的人:後來成為他妻子的王媛玲。

柯彼得之前到南極當隨船醫生,妻子王媛玲也一同隨行。(柯彼得提供)
柯彼得之前到南極當隨船醫生,妻子王媛玲也一同隨行。(柯彼得提供)

這對夫妻都多才多藝,愛建築、會畫畫、甚至會自己做衣服,兩人聯手在都蘭的半山腰蓋了房子,特地把家裡的牆面布置成有如美術館,展示自己的畫作;喜歡四處遊走的兩人連續九年一起攀登喜馬拉雅山,一起搭破冰船去南北極,感情極好。

另一半走得那麼突然,連道別都來不及,柯彼得不讓自己糾結,他豁達地說,「我覺得OK,我每一天告訴她我愛她,很多人一個人突然走,『喔,我應該跟她怎麼說』,有一點小糾紛還沒有解決,什麼什麼的,我完全都沒有。」

人的一生,總有幾個面臨關鍵抉擇的時刻,34年前一個偶然的選擇,決定了柯彼得日後的人生軌跡,我們問他,回頭看,有沒有哪個決定是最對的?

他沉思半晌,轉過頭直直盯著我們回答,「和我老婆在一起吧!」


更多鏡週刊報導
【最對的選擇(上)】在台東,擁有最好的生活--東基急診科主任柯彼得
【最對的選擇(中)】急診醫師躲不過生命無常 騎車做木工不讓自己耽溺悲傷
【馬背上的奇蹟1/4】溫柔又堅定 在台推動馬術治療的德國人Uta林嫵恬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