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崩潰的事實!科學家證實已於2019年絕種的動物

魯皓平
遠見雜誌

科學家近期宣布,他們已證實了確定在2019年絕種的物種……

滋養萬物的地球,可不是單單人類一個物種的家,但自從人類出現以後,大肆濫墾濫伐的建設、毫無節制地掠奪,原本應該是和諧共處的自然資源,卻在總是「人定勝天」的荒謬觀念下,有著無以復加的摧殘和傷害。

若從地球45億年前形成的初期,歷經冥古宙、太古宙和元古宙的地球演變,直至5億年前至今之古生代、中生代和新生代的生命繁衍,若以24小時比喻為地球孕育的生命週期,20萬年前出現的智人人類,僅是一日中最後的2秒鐘──但人們所對地球的侵害、戰爭的紊亂和工業革命後肆無忌憚之汙染,卻是千古以來令環境難以承受之劇。

曾幾何時,我們總在霎時間的無形中,間接地讓某種動物的生存遭受威脅,也或許又在浪費各種資源的背後,令累積的碳足跡成了無法抹滅的感慨。

科學家最近對地球上所有生命進行開創性的嶄新評估,顯示人類在地球生命中雖然微不足道,但卻握有完全的主導地位。

《Revelator》報導,科學家近期宣布,他們已證實了確定在2019年絕種的物種。而事實上,在一個物種宣布正式滅絕之前,科學家往往必須經過數十年的追蹤和分析,直到真正確認再也無法發現其生活蹤跡時,才能宣告絕種的真相。

專家強調,絕大部分的滅絕都發生在未被正式觀察或命名的物種中,牠們往往活在狹小的棲地內,容易在受到汙染、破壞、物種入侵或極端的天氣事件中滅亡,很多甚至沒有經過科學家正式的研究。

而這份名單警告著世人,如果人類再如此不知省悟的掠奪和豪取,世界上只會有更多物種不斷的離我們而去……

1、金頂夏威夷樹蝸牛

金頂夏威夷樹蝸牛
金頂夏威夷樹蝸牛

金頂夏威夷樹蝸牛

金頂夏威夷樹蝸牛只在美國(USA)夏威夷瓦胡島森林中有分布,最早的紀錄可追溯至1780年代,當時的數量非常多。由於漂亮的外殼和特徵,讓該蝸牛成了製作項鍊的首選,超大量的捕捉導致族群急遽下跌,漸漸消失在大自然中。

1997年時,僅存的最後10隻金頂夏威夷樹蝸牛被送往夏威夷大學飼養,曾經成功孵育小樹蝸,但最後卻接連死亡。僅存的蝸牛「喬治」存活至今,也在2019年1月以14歲年齡過世,確定該物種完全消失。

2、諾氏拾葉雀

諾氏拾葉雀
諾氏拾葉雀

諾氏拾葉雀

諾氏拾葉雀是巴西(Brazil)的特有種,最後一次有人類目擊的蹤跡已經是2011年的事,牠們消失的主因,最關鍵就是熱帶雨林的開發──大片如足球場般的森林不斷被砍伐,改種植其它經濟作物或提供造紙、供應家具市場,令人無比心酸。

2019年時,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將該物種正式歸類為滅絕。

3、珊瑚裸尾鼠

珊瑚裸尾鼠
珊瑚裸尾鼠

珊瑚裸尾鼠

珊瑚裸尾鼠是澳洲(Australia)的特有物種,存在於大堡礁北端的植被珊瑚礁,最後一次被研究人員發現時已是2009年。

2019年,澳洲政府正式宣告此物種滅絕,該物種是唯一的珊瑚礁特有哺乳動物,更是因為氣候變化而滅絕的第一種哺乳動物。

4、中華白鱘

中華白鱘
中華白鱘

中華白鱘

中華白鱘又稱為中國劍魚,最大的特徵就是該魚有著如旗魚般的堅挺外型和特徵,當代因為其生存水域遭受破壞,其物種稀少,所以有「水中大熊貓」之稱。

中華白鱘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魚種之一,牠存活歷史悠久、廣泛生長於長江中下游水域,自古以來便有許多文獻紀載。不過由於人類過度捕撈、三峽大壩的興建等棲地破壞,2019年9月,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宣告該物種滅絕。

5、布倫斑點石龍子

布倫斑點石龍子
布倫斑點石龍子

布倫斑點石龍子

布倫斑點石龍子是紐西蘭的特有種,科學家形容牠是一種「完全的謎」,最主要是牠在第一次發現和紀錄後,就有130年再也沒有相關的紀錄。專家在2019年宣告此物種滅絕,希望藉由這個警訊,喚醒他人對其它石龍子的關注。

6、毛島蜜雀

毛島蜜雀
毛島蜜雀

毛島蜜雀

毛島蜜雀最早是於1973發現於夏威夷,是只有在夏威夷有的原生種類。根據美國魚類和野生動物管理局的數據,1981年牠的物種數量僅僅只有150隻,之後的10年內,數量又再大幅下降90%。

毛島蜜雀消逝的主因,在於夏威夷觀光崛起後的棲地消失,加上野豬的侵入捕食、貓和老鼠的獵捕,以及疾病的影響都是主因,人們嘗試保育和人工繁殖都未果。根據最新的調查顯示,上一次發現毛島蜜雀的蹤跡,已經是2004年。科學家在2019年宣告其滅絕。

7、斑鱉

斑鱉
斑鱉

斑鱉

斑鱉是一種產於長江流域和紅河流域的淡水鱉,是世界上體型最大的龜類之一,已有2億7千萬年的歷史,只不過這樣的歷史卻無法抵擋人類入侵後的大幅棲地破壞和濫捕,中國人認為其有中醫療效的傳統觀念使牠大量被捕殺,1972年以後就再也沒有野生的蹤跡。

2019年4月時,全世界僅存的最後一隻雌性斑鱉因為在試圖人工授精的過程中在動物園遺憾去世,代表斑鱉再也不可能繁衍,科學家隨後以液態氮冷凍保存其卵巢組織,盼未來有可能透過技術的突破延續後代。目前全球僅剩3隻公斑鱉。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