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轉世靈童】NGO跨國合作 延續藏人社區生命力

仇佩芬
上報

自從1959年為了逃離戰禍翻山越嶺而來,當年流亡藏人在達蘭薩拉搭起的簡陋房舍逐漸發展成市鎮。一甲子以來,透過藏人行政中央的努力,加上印度政府的照顧,這座山城從安身立命的處所,變成藏人的第二故鄉。近年來,儘管觀光發達了,經濟改善了,藏人社區卻面臨基本生活條件難以提升、社區成長停滯等現實問題;代替政府機構,來自NGO的援手為藏人社區帶來不同的發展道路。

基於流亡藏人國際處境的特殊性,外界對於聲援印度流亡藏人社區的NGO印象多集中在以捍衛宗教自由、民族自治為宗旨。但對於藏人而言,流亡印度的生活雖然給予他們宗教自由和一定的政治權利,但日常生活的窘迫卻也是不得不面對的問題。因此像LHA慈善基金(LHA Charitable Trust)這樣的NGO適時伸出援手,從改善藏人基本生活條件出發,維繫藏人社區得以長遠存續。

早年的顛沛流離,加上匱乏的流亡生活,藏人過去沒有太多機會接受正規教育,謀生技能自然十分有限。為了讓藏人能藉由更多的職業選擇改善經濟,或是協助有意到大城市謀生的人,LHA開辦了完全免費的語言、電腦、設計等課程,協助沒有受過教育的成年人培養一技之長,藉此找到工作以改善生活

LHA開辦免費的語言課程,協助沒有受過教育的成年人培養一技之長;影片為志願教師開設的中文課程。(取自LHA YouTube頻道) 在技職課程之外,不少NGO在當地推動飲水清潔計劃和醫療服務。(取自LHA臉書)

LHA主任Dorji Kyi 說,原本LHA也和其他性質類似的NGO一樣,一開始針對難民的生活基本需求擬定協助計劃,都集中在食物供給等面向。然而在進行一段時間之後,根據學術機構在當地的實際調查發現,難民最大的經濟問題還是財務困難,發放食物的作法並不能徹底解決難民的經濟問題,長遠而根本的解決之道,還是讓藏人擁有自我謀生能力,因此修正方向,開始發展技職課程。

或許正因為切中藏人需求,LHA在麥羅肯機的教室雖然小,卻是當地居民口中「對我們非常重要」的地方。根據LHA統計,最受歡迎的語言課程開辦以來,已經有將近1萬2千名學生受惠;而這幾年才開設的電腦及設計課程,也已經有約3千名學生參加。

難民最大的經濟問題是財務困難,因此讓藏人擁有自我謀生能力,才是根本的解決之道。(攝影:羅佳蓉)

這些課程之所以能夠完全免費,除了國際社會向LHA的捐助之外,來自全球共42個國家的志願者投入擔任教師及課程設計工作,也是一大助力。Dorji Kyi 難掩感激地說,平均每年有600名志願者到當地投入工作,不僅有來自台灣的人,甚至還有中國志願者冒著政治風險而來。志願者初來乍到時或許還不太適應,但隨著人數累積,LHA建立起相對成熟的志願者系統,再加上近年來陸續有藏裔志願者加入,協助外國志願者與當地藏人溝通,運作也更形順暢。

Dorji Kyi說,每年平均有600名志願者到這裡投入工作,除了有來自台灣的人,甚至有中國志願者前來。(取自LHA臉書) 志工醫師前往達蘭薩拉看診,替當地藏人檢查視力。(取自LHA臉書)

但對Dorji Kyi和其他第二、三代藏人來說,在這些輔助性的課程之外,LHA這幾年特別開辦了西藏文化課程,是最有意義的一項行動。課程內容包括西藏語言、傳統文化、佛教入門等,不但對所有國家的學員開放,部分課程更可以在YouTube頻道看到。

之所以著手推動這樣的文化交流計劃,最大動力來自對西藏傳統文化可能流失的危機感。在Dorji Kyi看來,年輕一輩藏人固然可以藉由向外國人述說屬於藏人的歷史,體會民族文化的珍貴價值,更重要的是,越多的外國人了解西藏歷史,西藏問題就越不可能被單一政治強權操縱,而這正是流亡藏人對抗北京政府打壓西藏語言文化的有力武器。

LHA這幾年特別開辦了西藏文化課程,課程內容包括佛教入門;影片為由拉卓格西(Geshe Lhakdor)主講佛教的生死觀課程。(取自LHA YouTube頻道)

事實上,流亡藏人還面臨另一項危機,是社區的逐漸萎縮。2008年北京奧運前的「西藏抗暴事件(中國稱為「西藏騷亂事件」)之後,中國收緊對藏區的管制,人員出入更形困難,出走至印度的藏人也大量減少,達蘭薩拉藏人社區頓時陷入成長停滯。而在短期的政治因素之外,現實生活的壓力也是導致藏人社區萎縮的原因之一。

出生在達蘭薩拉的流亡藏人第三代才仁告訴我們,不同於其他國家或社群,人口增加對他們極為重要,「因為我們必須互相照顧」;不只是傳統節慶的聚會,更重要的是日常生活相互照顧,才仁說,「不管是小孩出生或是老人生病,我們藏人本來就是要一起幫忙」。

才仁是流亡藏人的第三代,也是「西藏手工藝中心」的經理,他管理的手工藝中心除了提供藏人工作機會,最重要的是保存西藏傳統文化。(攝影:羅佳蓉)

因此在技職課程之外,不少NGO在當地推動飲水清潔計劃和醫療服務,還為老一輩藏人開辦藏語讀寫課程,這些活動在主旨之外的最大目的其實正是定期探視。而對流亡藏人來說,家鄉太過遙遠,未來仍不可見,但來自鄰里的噓寒問暖和日常互動,能夠藉由這樣的過程將家鄉人緊緊繫在一起。

點此觀看更多國際現場!

更多上報內容:

【最後的轉世靈童片】「西藏才是我家」 致力保存藏族文化的流亡第三代

【最後的轉世靈童片】「想再見一面」 達賴喇嘛與他的流亡守護者

【最後的轉世靈童片】流亡海外的信仰明燈 達賴:用慈悲去影響世界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