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準確趨勢預測家:景氣再冷四年

商業周刊

這十年來,我們碰到「一脫拉庫」令世界改觀的經濟、政治、金融、社會和地緣政治週 期(Geopolitical Cycle)。

依我之見,現在即將深入我稱之為「八十年經濟週期」的經濟寒冬,隨之而來的,是人一輩子僅見的債務與金融資產泡沫重開機,以及嶄新經濟的現身,如同一九三○年代重演。

這週期會持續下探,一路挺進二○二○年,餘波則至少會綿延至二○二二年。

好戲即將上演,我們來逐一檢視這些預兆,明白世人的生活,即將出現什麼樣的大變革。

預兆一:250革命週期

這次週期的開端是二○一六年年中和年底的英國脫歐和川普上任,可能會持續十年、二十年,一直到二○三三年。

週期上一輪始於一七六○年代,當時十三殖民地反對《一七六四年砂糖法》和《一七六五年印花稅法》,情勢越演越烈,一七七三年爆發了波士頓茶黨事件。隨後,一七七五年到一七八三年間,獨立戰爭開打。這段期間,民主誕生了;時至今日,這件劃時代的大事,仍在新起的國家傳播。

當前的「二百五十年革命週期」,要與我的「八十/八十四年四季經濟週期」的經濟寒冬,還有潘秋里「八十四年民粹運動週期」放在一起看。我越來越覺得後兩者,其實是同一個,而且八十四年是比較準確的時間範圍。

預兆二:84年民粹運動週期

這第二個週期,現今更容易察覺。我們幾乎天天目睹陳抗和騷亂,簡直沒完沒了。

一開始是在美國經濟於二○○八年瓦解時,引發了尋常工人和中產階級市民深深不滿。這群人自二○○○年以來,工資就日漸下滑,積怨已久。

這群人經歷泡沫吹起、破滅,一個接著一個,看著前一%有錢人,斂取高達五○%的款項。一九二九年的股市長多,和經濟下滑泡沫旺季,情況一模一樣,沒錯,時隔八十四年。

更慘的是,在美國,中產階級工資進一步受「亞洲通縮」波及,這要歸功於墨西哥和拉丁美洲為主的合法和非法移民的競爭。

在歐洲,難民危機加劇了工資壓抑。二○一五年有超過一百萬名難民湧進歐洲大陸。二○一○年到二○一一年的希臘倒債和歐元威脅,是另一處起火點。南歐國家的失業率,仍接近歷史高點,黑市猖獗。

英國通過脫歐的投票,民調始料未及。

美國有川普崛起,民調亦始料未及。更多始料未及的分崩離析將會接連出現。反歐盟陣營的候選人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雖未能當上新任荷蘭總理,但只輸一點點,而且他和他的極右派運動,令歐洲陷入的情勢,絲毫看不見終點。

上一輪民粹氣焰這麼囂張的時期,是一九三○年代初期,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在歐洲搧風點火。若沿著這週期往前回溯,首先是一九三三年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民粹運動;再早一輪,則是一八四八年左右開啟的歐洲諸起革命。

人民開始擔憂失去與生俱來的權利。群眾受夠了統治階級的壓迫,但欠缺統合為一的催化劑。終於,馬克斯和他提出的原理,點亮了希望的火炬。激化的不滿加深,歐洲的群眾猛然聯合起來:共產主義誕生。


歐洲大陸就像一座紙牌搭的房子,輕輕一推就倒了。一八四八年到一八五○年間,每一個歐洲國家,都經歷了暴動和革命。

事情發生很快,民眾積怨已深。有點耳熟?五年前沒人料到會如此。那時是工業革命,現在則是網際網路和科技熱潮;那時是貴族的壓迫統治,現在是效能不彰的政府。

歷史周而復始,週期再度來臨。那時之前,美國在一七七四年組成第一次大陸會議,一七七六年,宣告獨立宣言,二百五十年革命週期,被捲了進來。

算一下,三輪八十四年週期,加起來正好是二百五十二年!

預兆三:28年金融危機週期

潘秋里還有一個與金融危機有關的二十八年週期,與我用在商品價格、歷史悠久的三十年週期類似。

一九三三年,這個週期觸底。這時美國出現史上最高的失業率,舉世陷入大蕭條的深淵。

下一個谷底落在一九六一年。經濟在一九六○年和一九六二年連續衰退,以及古巴飛彈危機,和美國總統甘迺迪遇刺案。

然後是一九九○年到一九九一年的經濟衰退和儲貸危機(一九八九年觸底後沒多久)。

另一次重大金融危機,顯然是在二○○八年到二○○九年,而且這場碰上了兩個「世代消費浪潮漲落」期間(殷實的嬰兒潮消費週期高峰,和可怕的經濟寒冬開端)的八十年(更可能是八十四年)四季經濟週期。

最後,得出來我跟潘秋里認為下一個可能的大規模崩盤,時間始於二○一七年下半年,結束時間短則二○一九年年底,長則要到二○二○年年初。

我們又走上了八十四年週期,對應重大分離主義運動,以及對全球化的反撲,多麼大的一個週期演變!

這三個大變革的預兆會合之時,可以想見,在地方和全球的層級,都會出現重大的社會、政治和經濟變動。

擔心末日,不如啟動改變

快轉到當前的金融危機。景氣循環週期在二○○○年三月攀頂,正好是第一次科技泡沫的高潮。這次的重大股災在二○○二年十月落底。

接著下一次的股市泡沫,在二○○七年底到頂,符合世代消費潮。而大衰退則在二○○九年八月探底,此時景氣循環週期也落底。

我和潘秋里都預期最嚴峻的崩盤,會沿著二十八年週期持續下行,在二○一七年年底到二○二○年年初之間來襲。

雖然我們偶爾會覺得世界末日到了,其實不然,但是我們熟知的世界已經走到盡頭。我們要為這一點謝天謝地!因為我們迫切需要改變。

如果現狀沒改變、沒有受到挑戰,我們絕對不會成長。而且在已開發國家,除非我們大力創新,否則不可能逃脫出生率降低的無止境人口陷阱。

●小檔案_書名:全球經濟的關鍵動向

作者:哈利.鄧特二世、安德魯.潘秋里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8年2月7日

哈利.鄧特二世
鄧特二世為哈佛企管碩士、《紐約時報》暢銷書作者,著有《2017-2019投資大進擊》、《2012大蕭條》等書,獲譽為「最準確的長期趨勢預測家」。

安德魯.潘秋里 
潘秋里是富德利斯資本管理公司合夥人兼基金經理人,善於在幾天、幾週、幾個月甚至幾年前,預測各種市場的轉捩點,眾多銀行、機構、企業爭相請他擔任顧問。

延伸閱讀: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