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窮里長為獨居老人送餐20年

·5 分鐘 (閱讀時間)
▲方荷生第一次送便當時為了收20元,他曾被長輩轟出門去,花了很長時間才獲得長輩信任。(圖/記者詹皓帆拍攝)
▲方荷生第一次送便當時為了收20元,他曾被長輩轟出門去,花了很長時間才獲得長輩信任。(圖/記者詹皓帆拍攝)

2021年臺灣新生兒總數跌破16萬人,更是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國家,人口老化將是臺灣未來必需正視的問題,根據內政部不動產資訊平台「僅老年人口居住宅數」資料,2021年全戶皆為65歲以上老人的住宅數超過62萬戶,台北中正區的忠勤里里長方荷生,為了建立起社區的安全網,決定從送餐開始,慢慢建立起食物銀行,即使忠勤里是全台北平均所得最低的里,但方荷生幫著里民的腳步卻不曾停歇,甚至賣掉房子全心全意,要打造台北最幸福的里。

▲
▲台北市中正區的忠勤里里長方荷生,是街頭巷尾都熟悉的「胖子里長」。(圖/記者詹皓帆拍攝)


借鏡SARS經驗 食物銀行迅速啟動備災

「食物銀行平常就是一個小的備災中心」,方荷生在南機場設立的「臻佶祥南機場幸福食物銀行」一直以來幫助許多弱勢的民眾,方荷生堅持要成立食物銀行的原因是,每當緊急災難發生時,社區的食物銀行可以在第一時間提供居民最直接的幫助,這次的疫情亦是如此。


方荷生的社區經營之道,除了建設食物銀行、社區關懷據點,最重要的是與里民之間建立起密不可分的情感連結,在2020年的2月初,那時大家還在觀望對岸的「新冠病毒」,隨著疫情迅速蔓延,同年3月19日起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宣布,所有入境臺灣的民眾皆要實行14天的居家檢疫,方荷生的管轄範圍內就有許多從中、港、澳要返家的住民,為了讓這些沒有存糧的里民獲得生活所需,方荷生開始送物資包的服務,「有里民一到機場就打電話給我,我就會幫他們準備兩袋物資送上門,裡面有泡麵、衛生紙甚至尿布,這樣他們就不會亂跑,造成社區的隱憂」,方荷生與里民的默契絕非一朝一夕養成,若不是真心付出,絕不會有今日的成果,方荷生說:「正因為我可以掌握里民的狀況,我可以很驕傲地說,目前為止我們里沒有一個里民確診」。

▲
▲方荷生的社區經營之道,除了建設食物銀行、社區關懷據點,最重要的是與里民之間建立起密不可分的情感連結。(圖/記者詹皓帆拍攝)


曾經受人恩惠 轉行動力照顧獨居長輩

說起當里長的初衷,方荷生回憶是受到父親的影響,在他小時候,只要是吃飯時間,鄰居家的小孩都會跑到家裡來一起吃,看著父親辛苦工作也要讓所有的小孩有飯吃,這份感動他至今記憶猶新,1988年方荷生當選里長,發生一連串獨居老人在家中過世卻沒人知道的新聞,當時方荷生就心想,或許照顧好長輩的餐食,可以讓他們在受到疾病的威脅時,有體力可以與之抗衡。2012年方荷生成立樂活園地愛心廚房,開始提供長者的「送、供、共餐」服務,至今不曾停歇。

▲
▲2012年方荷生成立樂活園地愛心廚房,開始提供長者的「送、供、共餐」服務,一週送餐5天。(圖/記者詹皓帆拍攝)(圖/記者詹皓帆拍攝)


20元便當 不讓長輩付不起是一種尊重

方荷生第一次送便當時為了收20元,他曾被長輩轟出門去,長輩說:「要錢的不吃」,方荷生拿起便當,開始喃喃自語「伯伯你腳不方便,下個樓梯一來一回要花一個小時,買個便當70、80的,你自己去買,我以後不理你了……」,碎碎念到最後,老伯終於心軟,付了20元,「早期里長兩個字就是選舉用的樁腳」,方荷生說一開始要收20元常被當成詐騙,但他堅持收20元有兩個原因,第一、要維護長輩的尊嚴,「長輩不是吃嗟來食」,20元的便當長輩負擔的起,這對長輩來說是一種尊重。第二個原因是,他預先收了20元的午餐費是可以退的,如果長輩突然要出門遊玩、生病看診,他們都會事先跟方荷生報備,才能把沒吃到的餐費要回來,這個機制讓方荷生可以掌握每位長者的狀況。20元的便當或許無法回本,卻同時照顧到了獨居長者的心情與生理狀況。

▲
▲方荷生第一次送便當時為了收20元,他曾被長輩轟出門去,花了很長時間才獲得長輩信任。(圖/記者詹皓帆拍攝)


疫情期間,長者的餐食服務不能停,方荷生照顧的不只是餐食,還是一份對社區長者的關心,一旦停下腳步後果不堪設想,方荷生也建議政府,要落實地方防疫應該從基層做起,在這場無形的戰爭之中,方荷生希望自己的經驗可以被傳播複製出去,因為此時正是同島一命共同防堵病毒的重要時刻,守住自己家園是每個人的責任。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Tag人物/憂800萬噸塑膠入肚 湛鬥機為海洋而戰
Tag人物/撿二手牛仔褲變潮牌 陳冠百創「衣」回收商機
影/備戰春節後 新年在家苦練馬甲線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