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的紅線「像鼻涕」 九把刀一句話激他直衝金馬獎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月老》由柯震東(右)和王淨(左)等主演,獲本屆金馬獎3項技術類獎項。 (麻吉砥加提供)
《月老》由柯震東(右)和王淨(左)等主演,獲本屆金馬獎3項技術類獎項。 (麻吉砥加提供)

九把刀暢銷愛情小說《月老》搬上大銀幕,該片帶有奇幻色彩,豐富的視覺效果是電影一大亮點。逾800個特效鏡頭都在台灣製作,也拿下本屆金馬獎最佳視覺效果獎。

《月老》特效由嚴振欽帶領的團隊操刀,他曾以《怪胎》入圍金馬獎、《江湖無難事》入圍台北電影獎。九把刀表示,國片比較少有讓特效發揮的題材,《月老》有個不屬於現實世界的空間,是特效很好揮灑的地方。

他說:「找阿欽前,也不太確定他能做到什麼程度。但是我覺得要合作,有一個關鍵就是信任,並不是說我相信你會做得好,而是首先你不會跟我唬爛、不會騙人。」

《月老》逾800個特效鏡頭都在台灣製作,九把刀對紅線的效果很滿意。(翻攝自九把刀臉書)
《月老》逾800個特效鏡頭都在台灣製作,九把刀對紅線的效果很滿意。(翻攝自九把刀臉書)

 

800多顆特效鏡頭中,最難的是鬼頭成(馬志翔飾)魔化時引發風飛沙的戲。那場戲地點在籃球場,嚴振欽原本建議讓演員在綠幕前拍,販賣機和籃球架後製上去即可。但九把刀認為演員在全綠環境沒辦法展現氣勢,仍採實景拍攝,「結果讓特效團隊會挖key(指去背)挖到死」,是特效團隊也是耗時最久的鏡頭。

九把刀最滿意的特效鏡頭,是月老手中的紅線特效。原本他標準很低,不懂嚴振欽為什麼花那麼多時間模擬紅線的動態。第一支特效預告片出來時,九把刀還笑他:「阿欽,你精心設計的紅線看起來像鼻涕。」自我要求高的嚴振欽重新調整,最後成果讓重視特效的監製黃立成也讚賞有加,嚴振欽更因此勇奪金馬獎最佳視覺特效。

  特效團隊花很多時間設計紅線的概念、模擬動態。(罡風創意提供)
特效團隊花很多時間設計紅線的概念、模擬動態。(罡風創意提供)

 

九把刀認為,《月老》的特效增加電影可看性,不僅有助敘事節奏,觀眾也覺得驚豔。由於本片投資方之一是韓國公司,很多人看過後都詢問是否由韓國包辦,「但我們每顆鏡頭是都台灣做的,希望外界能肯定他們的表現。」

 九把刀本名柯景騰,1978年8月25日生於台灣彰化縣,東海大學社會學系碩士。監製、導演、編劇、作家,作品多次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和舞台劇。編導作品:2021年 《月老》編導,入圍第58屆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最佳劇情片等11項獎
2017年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編導,獲韓國富川奇幻影展觀眾票選獎
2011年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編導,獲2012年香港金像獎「兩岸最佳華語影片獎」

 黃立成1972年12月7日生於台灣雲林,當過歌手、演員,2018年成立麻吉砥加電影公司。投製作品:2021年 《月老》入圍第58屆金馬獎11項獎、《哭悲》獲美國德州奇幻影展恐怖類型最佳影片、導演、《複身犯》入圍第58屆金馬獎最佳視覺效果獎
2020年《馗降:粽邪2》入圍第57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等3項獎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怕慘賠不敢推薦的劇本 九把刀編導《月老》喜奪3座金馬獎
苦惱「大家都對故事有意見」 黃立成一句話讓九把刀噁心又感動
宋芸樺、王淨角色互換也OK 他用「民主手段」讓團隊有共識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