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判生沒錢判死!國民法官一旦上路 律師費恐「數倍暴漲」

·7 分鐘 (閱讀時間)

司法院認為,國民法官可以實現人民心中的正義,但許多法界人士都抱著大大的問號。(圖片來源/司法院網站、後製問號)

國民法官將在2023年1月1日上路,屆時將由3位法官及6位國民法官共同合議並集中審理,司法院為此緊鑼密鼓宣傳,每晚棒球賽都會收看到相關廣告。

然而受到新制的影響,相較現行一審收費約5萬至15萬元,律師界正在醞釀調漲律師費,有律師甚至直言,相關案件一審律師費將調漲到20萬至100萬元,甚至可能還是不敷成本,只好敬謝不敏。

國民法官一旦上路,律師成本漲到回不去

國民法官新制可說是近期法律界吵得最凶的議題,不只因為司法院花大錢宣傳,讓各界聚焦此事,且一連舉辦多場模擬法庭,有國民法官還因「嫌犯抄寫心經很工整」而予以輕判,吸引了國人目光。

吉訟法律事務所所長張晏晟律師指出,國民法官採行集中審理制,可能一整個禮拜都審理同一個國民法官案件,但律師原本每天有不同的案件開庭,一個禮拜原本排好十幾個不同的庭,但為了配合國民法官,其他庭都只好額外花錢找別的律師「代開」,所費不貲,因此律師收費勢必調漲。

法律扶助基金會執行長周漢威律師進一步告訴《信傳媒》,律師公會已提出關切,國民法官會讓律師增加很多成本,為此法扶已向主管機關司法院反映。他並表示,由於距離國民法官上路還有約1年半的時間,各方會利用這個時間,透過舉辦模擬法庭,仔細探究成本上漲的原因與幅度。

律師須花錢補習「戲劇課」,檢察官竟已提前上課

張晏晟律師說,國民法官案件主要是針對所犯最輕本刑為10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故意犯罪因而發生死亡結果者,此類案件通常較少法律見解的爭議,主要關鍵是在如何認定事實,但認定事實需要仔細看書狀,也要看交互詰問,不過書狀通常一大疊,交互詰問也會花很長時間,都需要高度的專注力。

「我真的覺得國民法官是一個災難,以前開庭有人耍猴戲給法官看,法官有經驗還不見得會看,但之後6個國民法官6雙眼睛,他們不太看書狀、不太看證據,但他們會看你在演些什麼!所以我們要去上戲劇課程!」張晏晟律師如此說道。

儘管律師說得非常直白,但他絕非危言聳聽,因為法務部已經特別辦理一系列表演課程,從口語調整到肢體訓練,設法爭取國民法官的理解與支持。換言之,律師將來要面對面攻防的對手,也就是檢察官,都已經開始訓練,律師又怎麼能不去補習呢?

為了說服國民法官,檢察官已投入表演課程,未來律師們也必須花費成本跟上腳步。(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法務部檢察司主任檢察官鄧巧羚對此解釋,國民法官不像職業法官,檢察官不能以法律語言說明,同時也要避免過於冗長的程序或表達。她並表示,國民法官在經過審判程序、進入評議室後,「未必能記得所有在法庭上看到的證據」,所以檢察官必須要有新的思維。

鄧巧羚也說,表演課程老師會出一些主題,檢察官就會對著直立鏡來闡述老師所說的主題,包括眼神、語速、聲調與斷句,老師會給予很多的指導,「這個以後在法庭上都是非常的實用,包括以後怎麼跟國民法官做眼神的交流、肢體要怎麼擺,才可以比較自然。」

徵信社發大財?有錢判生...沒錢就「判死」

綜合代庭、上表演課、設法說服國民法官等成本,相較現今一個審級5萬至15萬的律師費(隨案情及律師資歷會有不同,亦可能更高),張晏晟律師表示,未來若接到國民法官案件,一審律師費將調漲到20萬至100萬元,甚至可能還是不敷成本,那麼只好敬謝不敏,寧可接其他案子。

另有法界人士表示,國民法官案件全都是重大案件,少則10年、重則死刑,倘若當事人很有錢,絕對會傾全力設法脫罪,因此一定會要求律師找徵信社,火速把6位國民法官的偏好、傾向調查清楚,然後在法庭上投其所好,爭取最大的脫罪機會,而這絕對是一門大生意。

相對地,沒錢的當事人該如何是好,且法務部都已經開始投資培訓檢察官、都已經開始上表演課程,會不會愈加擴大「司法貧富差距」?Podcast線上廣播節目《No More Law》主持人陳建佑律師綜合各方意見,研判國民法官制度大概會傾向幾個發展:第一、律師酬金變高;第二、沒錢的當事人只好找法扶、公設辯護人、義務辯護人,或是找有心且願意無償酌收酬金的律師,「但這類律師有沒有盡力、有沒有能力就不保證了。

國民黨司法委員會立委暨黨團書記長鄭麗文告訴《信傳媒》,去年司法院和執政黨強推國民法官制度的時候,對於「司法貧富差距」的問題根本都沒有進行任何說明,如今法界醞釀調漲律師費,更是加重「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情況,窮人的公平正義要怎麼維護?

國民黨司法委員會立委暨黨團書記長鄭麗文痛批,民進黨一意孤行、強推國民法官,根本是「治絲益棼」。(攝影/趙世勳)

司法院挨轟「治絲益棼」,法扶綢繆支出增加

鄭麗文回憶,去年國民黨對國民法官制度始終秉持反對態度,「這是一個非常『治絲益棼』(行事不得要領,反而越做越糟)的制度,既達不到司法改革的效果,又會製造很多問題,所以我們當時是非常高規格在反對,但民進黨就是一意孤行,大開改革倒車。」她並透露,政壇盛傳是司法院長許宗力大力推動,而總統蔡英文在背後力挺。

鄭麗文說,司法院為了國民法官,今年竟編了天價的預算來「宣導」,結果被國民黨發現而趕緊砍掉,「這些錢是不合理的,當初司法院一直喊窮,結果又編這麼多宣傳費,如果直接拿來改善『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問題,豈不更好?」

長江大方國際法律事務所許杏宜律師認為,國民法官上路後,律師費應該是會漲,但也不至於漲太多,畢竟當事人負擔能力有限,律師就算漲價可能也是「有行無市」,最後比較可能會是不敷成本。

法扶執行長周漢威說,沒錢的當事人雖可找公設辯護人、義務辯護人,但也會找法扶基金會,而法扶最終還是要支付報酬給律師,可律師費又要上漲,因此勢必會增加一筆支出。他表示,為此司法院正在跟法扶一起研究,看國民法官制的費用會增加多少,並據以研擬提高給法扶的預算。

更多信傳媒報導
NCC成立以來最難纏的媒體交易案 蔡明忠、呂芳銘兩巨頭說不清的2.4億元
一顆車燈可以買半輛車!從PCB做到e-bike 邑昇跨業跨很大
叫我陸地貨運王!新竹物流去年EPS創歷史新高 今年電商業績仍看多